雪奈见担当上忍那天最担心不是她的父母(当时星野夫妇正在峰之国出任务)而是奈良家的人。

    “也不知道雪奈怎么样了?”鹿丸轻声地自言自语。他此时正背着手,叼着一根草躺在自己家的房檐下躲太阳。

    尽管他的声音很低,但还是被坐在一旁的鹿久听到了。他揶揄地看了鹿丸一眼,看的鹿丸不好意思地转开脸。

    “怎么担心就去看看呗。”鹿久开口。

    鹿丸不去自然是有理由的。

    “雪奈不让。”

    “那就偷偷去。”

    鹿丸被鹿久说动了,起身想要走。可刚离开地板几毫米,又坐了回去。“算了。”他挠挠头发,“被发现了雪奈又该闹脾气了。”

    鹿久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得皱纹都显露出来了。鹿丸低声骂了鹿久几句,鹿久笑得越发开心。

    “说什么这么开心?”奈良吉乃从屋子里走出来,抱着一盆刚洗完的衣服。

    “在说雪奈呢。”鹿久笑着回答。

    “雪奈啊……”吉乃叹了口气,“她怎么就和那个赤西分到一组了呢?那种人根本没法成为伙伴吧。”

    吉乃一起皱起了眉毛,脸上显露出又担忧又厌恶的神色。她又想到几年前,雪奈躺在医院里的样子。

    很快吉乃就从这种情绪中脱离出来了。她一边将衣服挂在晾衣绳上,一边还在询问雪奈的事情:

    “小雪奈的带队老师是谁来着?”

    “八田守。”

    “上忍?中忍?”

    “特别上忍。”

    “特别上忍?他是研究什么的?他们那组有鞍马家的人,雪奈的幻术也不错,是不是专攻幻术的忍者?”

    鹿久不笑了,平淡地说:,“他是实验室的人。”

    “实验室啊……研究什么的?”吉乃接着问。

    鹿久回答:“查克拉。”

    “这样啊。”吉乃其实不太明白研究查克拉是什么意思,但研究室那群人研究的都是别人听不懂的东西,她也没放在心上。

    吉乃晾完衣服回屋做饭了。但鹿丸却紧盯着鹿久不放。

    鹿久不自然地咳了一声,问他:“怎么了?”

    “八田守上忍是通过什么实验来研究查克拉的?”

    “这个你问我,我也……”

    鹿丸打断了鹿久:“人体实验?”

    鹿久不说话了。

    鹿丸噌地一下从地上起来,朝忍校的方向奔了过去。

    鹿久看着鹿丸焦急的身影,嘴角忍不住抬了抬。摇摇头,低头拿起一卷卷轴,嘴里还念念有词:“青春啊。”

    跟鹿丸担忧的不一样,第五班极其顺利的毕业了。

    他们的带队老师八田守是一个精瘦的男人,头发灰白色,脸却很年轻。身体看起来不甚健康,皮肤呈现着缺乏弹性的病态,颧骨下面的肌肉萎缩,凹下去一块。

    三个人都有些担心这个仿佛随时都会去世的老师。

    八田守将他们带到了天台,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就直接分发了下忍护额,带着他们去做D级任务了。

    当鹿丸狂奔着找到雪奈,她已经快到家了。鹿丸担忧地问雪奈八田守的事,雪奈沉默了一会,忧愁地说:“跟八田老师在一起,随时都可能体验死亡的感觉。”

    鹿丸更担忧了。

    下忍只能做一些d级c级任务,拔草,找猫,照顾婴儿是他们最常做的。这时候八田守是决定不会帮忙的,只有雪奈三个下忍手足无措。

    大概三四天,他们也就做出经验来了,有条不紊地完成着那些简单繁琐的低级任务,难免他们有些抱怨。

    “什么时候才能去做真正的任务啊。”赤西终于将一个婴儿哄睡了,一下爬在桌子上,呢喃着抱怨。

    “是啊。”秋生抽空叹了口气。他正给婴儿们释放幻术,让他们在色彩的糖果乐园中玩得开心。

    雪奈抱着一个婴儿唱着摇篮曲,没功夫理那两个男生。

    但鞍马秋生不知道为什么,事事都喜欢问一下雪奈的看法。

    雪奈只好停下歌唱。

    “再过一周吧。去年的下忍小队都是先做了半个月这种任务,然后才有机会去领更高等级的任务。”

    “真希望就是明天。我再也不想去拔草了。”鞍马秋生抱怨,然后问赤西,“是吧,圭太。上次我们还倒贴了不少钱。”

    赤西啊的一声,“不要提醒我。我好不容易才把那件事忘了。”

    雪奈撇嘴,转过脸做了一个不屑的表情。

    第五班的对话只会出现三种状况:八田对三个学生说话、雪奈与鞍马秋生说话和鞍马秋生与赤西圭太说话。只要雪奈和赤西中一人开口,另一个人肯定会沉默。他们即使到了必须对话的地步,也会找到鞍马秋生在中间传话。

    鞍马秋生试图改变这种状态,可无论如何都不得要领。

    第五班就这样不尴不尬的相处着。

    大概是从忍校毕业后十来天,雪奈突然被凯从任务中拉走。雪奈根部拗不过凯,只能踉踉跄跄地被拉倒居酒屋。

    她进到居酒屋内后,一眼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父亲?!”

    “哟,小雪奈。”

    星野先生正端着一杯烧酒,脸颊红红的,朝着惊讶的雪奈打招呼。他身边坐着奈良鹿久和猿飞阿斯玛,对面是红和红豆。山中亥一,秋道丁座,旗木卡卡西,不知火玄间都在,连出雪奈不熟的云子铁这俩人都在。

    大家都挨着坐,居酒屋里现在只有这几桌有人,但忍者们吵闹的像是挤了一屋子人。老板在后厨忙,有人叫着要加菜就呦呵一声听到了。

    凯将雪奈送到了,就立刻跑到了卡卡西在的那桌,吵吵闹闹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雪奈在红豆身边坐下。

    星野先生摸了摸雪奈的头顶,带着自豪和笑意:“恭喜毕业。”

    雪奈也露出一个微笑。

    “小雪奈终于毕业了。”阿斯玛感概,“她是最小的了吧,之后没有还在上忍校的孩子了吧?”

    “接下来就该等你的孩子了。”亥一打趣。

    阿斯玛和坐在阿斯玛对面的红脸都红了。

    大家笑了起来。

    “是啊。”红豆用手肘撞了身边的红一下,“什么时候让我们去参加孩子满月酒啊。”

    “瞎说什么呢。”红打了红豆一下,让她闭嘴。

    这时候居酒屋的帘子再次被掀开,又走进来一批人,是鹿丸还有同一届的几个忍者。

    “哇――好多人。”雪奈感慨。

    红豆挎上了雪奈的肩,在雪奈耳边说:“一听说今天在居酒屋庆祝雪奈毕业就都来了呢。真有人气呢,小雪奈。”

    “什么啊。”雪奈推开半醉的红豆,“重点是居酒屋而不是我毕业吧。你们有一半人我都不认识啊,怎么可能是来庆祝我毕业的。”

    “介绍一下不就认识了!”红豆豪迈地说。她站起来朝门口挥手:“喂!那边的小子们,过来!”

    “那么大声干嘛。”一个脸上画着油彩,还带着一只狗的男孩抱怨,但还是朝雪奈这桌走了过来。他身边跟了一个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男孩和一个蓝头发百眼睛的女孩。然后是雪奈认识的小辈的猪鹿蝶三人组。

    只有一个粉头发的姑娘跑去了卡卡西面前。雪奈猜测那就是春野樱,旗木卡卡西所带的第七班里唯一一个还留在村子里的人。

    “红老师。”带着狗和包的严严实实的少年,以及白色眼睛的少女齐声朝夕日红喊了一声。

    红放下筷子。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学生们,油女志乃,犬冢牙以及日向雏田。这是星野雪奈,你们的后辈。”

    犬冢牙一听见雪奈的名字,就叫了出来:“啊!你就是鹿――好疼!干嘛啊,井野!”

    “没什么,手自己就动了。”山中井野笑嘻嘻地收回拳头。

    “好过分啊,你!”犬冢牙生气地朝着山中井野大喊。

    山中井野回复以鬼脸。

    星野眨眨眼,看着他们互相打闹。心中想:他们感情可真好啊。

    “阿诺。”这时候星野听见一个很小的女孩子的声音,“你好,星野同学。我是日向雏田。”

    星野看着雏田的脸在她的注视下渐渐红了起来,真是容易害羞的姑娘。星野笑了一下。

    “叫我雪奈就好,雏田前辈。”

    “好,好的!”雏田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雪奈!”

    雪奈讨厌说两句话就是脸红的女孩,但是雏田却不招她讨厌。相反,雪奈和雏田非常的合拍。

    这一晚上她都在和雏田说话,倒也十分尽兴。他们一直待到了星野夫人前来拉人,才磨磨唧唧地从居酒屋出来。

    认识朋友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见到八田守时达到顶峰。

    “今天我们不做D级C级任务了。”八田老师对三个学生说。

    鞍马秋生问:“那我们今天做什么?老师你要给我们上课么?”

    八田摇摇头,“我替你们领了一个b级任务,去泥之国,明天出发,今天准备一下。”

    “太好了!”赤西和鞍马一起跳起来大喊。

    八田守又嘱咐:“明早五点在木叶大门集合。记得一切从轻,别带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三个人都说了一声是。然后立刻分散开了,自个回到了家中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