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任务要去的泥之国挨着水之国,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多泥的国家。雪奈他们的任务是要去采一种名叫月见花的稀有草药,这种草药只在泥之国生长。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唯一要注意的一点只有要在花期之前赶到泥之国。由于时间还很充足,一路上倒也不是很赶。

    在必需绕行的情况下,势必要穿过很多截然不同的地形地貌。比起任务,不如说是八田守在带着三个下忍出来旅游。

    他们现在正穿行在风之国连绵的沙漠中,这里只有被晒得发烫的黄沙和阴凉处冰冷的黄沙。最开始的好奇褪去,干燥的空气以及强烈的光线都让雪奈极为不适。为了躲避阳光,她甚至放弃了美丽的和服,让漆黑的斗篷紧紧得裹住自己的身躯和面庞。

    “八田老师,还有多久才能到泥之国啊? ”雪奈问。同行的两个男生虽然没问出来,可露出来的眼睛都写着“不想继续在沙漠中行走了”。

    八田守看起来丝毫不受影响,他估计了一下三个下忍的脚力,得出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数字。

    “还有五天。”

    五天。雪奈想象了一下自己五天后会是什么样子然后叹了口气。

    这个数字也超越了八田守的想象,他藏起来的脸上面色也不太好。

    四个人立马加快了速度,急着走出这片沙漠。

    变故出现在谁都没想到的时候。

    星野雪奈一脚踏入沙尘,陷下去一个沙坑,细沙进入鞋与脚之间,惹得她脚趾微动。这是在沙地上走路的常态,雪奈已经习惯。但这一次好像不太一样,她怎么也拔不出这只脚来。右脚像是被沙子拉住了一样,一股力紧紧得包裹着她的脚。

    “阿勒?”她停下,低头查看自己的脚怎么了。

    就在这时,八田也一脚踩入沙地之中,他的瞳孔猛然一缩,大喝:“跳起来!”

    三人皆是一愣。

    八田没解释,而是直接伸开手,将两侧还在发懵的鞍马和赤西抛了起来,然后立刻转身,强行拉着星野雪奈一起跳了起来。两股力同时拉扯着雪奈的腿,她吃痛叫了起来,生理性的泪水犯上眼眶。脚被强行从沙地里□□的一瞬间,小腿上的肌肉就报废了,以一种不自然的角度扭曲着,只有神经传递着一波又一波的痛感。

    下一秒,一根细不可查的丝线从地面高速擦过,在阳光下闪烁着蓝色的光。这线实在太细,细到鞍马以为自己在空中看错了。

    但八田不这么认为,他将雪奈夹到左腋之下,右手掏出一苦无,朝着丝线奔去的方向扔了过去。苦无准确地命中目标,一阵烟雾在苦无命中的地方升起,丝线凭空消失了。

    一个人影闪现在不远处。

    鞍马和赤西掉在了地上,他们连忙爬了起来,都掏出忍具机警地对着那个不明的人影。八田落在了两人后方,将一条腿动不了的雪奈放到地上。与两个男孩一起面对敌人。

    “哈哈!”带着神经质的笑声从狂沙中响起,敌人一步一步走近四个人。鞍马和赤西都在发抖,他们看了八田一眼,可八田的注意力都在身份不明的敌人身上,没有给俩人任何指示。两个人只能继续警惕着。

    男人的身影从漫天的灰尘中显露出来,驼着背的高大忍者带着一个划了一道的砂忍护额,手中拎着一把奇形怪状的刀。

    “木叶的忍者。”男人疯狂的眼神在四人身上转了一圈,“我还真是好运。”

    八田眯了眯眼睛:“知道我们是木叶的忍者还敢挑衅。”

    男人听到他这么说发出两声闷笑,大嚷道:“我最最最喜欢木叶的忍者了!”

    这样说着的叛忍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着八田飞奔而来。

    八田纵身飞出,双脚踩在叛忍脸上,将其蹬了出去,借力跳回了赤西和鞍马面前。三个下忍都充满希望的看着轻松的八田,感觉死亡的威胁终于离他们远了一些。八田在心里估算着,敌人大概中忍水平,不知道有没有哪方面的特长或者血继限界。

    八田这一脚没将男人踢倒,他又颤颤巍巍地站了回来。笑声更盛,再次朝着几人飞奔。

    刚刚八田的动作给了赤西和鞍马勇气,他们同时朝着男人扔出两枚苦无,但都被男人躲了过去。

    鞍马再次摸出一把苦无,但赤西放弃了继续扔苦无,而是直接冲了出去。

    “圭太!”鞍马吃惊的大喊。

    笨蛋!这种时候就要交给老师处理啊!雪奈在心中大骂。

    果然,在赤西碰到男人之前就被一脚踢飞出去。男人高扬着手中的武器,马上就要刺入赤西身体,鞍马立刻扔出一枚手里剑,手里剑划破了男人的手臂,阻止了男人的动作。

    男人看了一眼流着血的小臂,放过了赤西,转脸盯上了鞍马秋生。

    “小鬼。”他将手臂抬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冒着血珠的伤口,“我绝对要杀了你。”

    鞍马紧绷着脸,不想泄露出一丝一毫的恐惧。他再次扔出一枚手里剑,被男人挡了下来。

    鞍马一击不成再次扔出一枚手里剑,叛忍侧身一闪,躲过鞍马的手里剑又扬手飞出一把苦无,极快地朝着鞍马额头飞去。

    “趴下!”雪奈大喊。

    鞍马反应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枚苦无越来越近。

    在碰到鞍马前一秒,八田捏住了那枚苦无。逃生的感觉让鞍马一下脱力,坐在了地上。八田看了鞍马一眼,眼珠转了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叛忍再次朝着鞍马逼近。这时候赤西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再次大喊着朝着男人冲过去。男人一下扼住了赤西的手腕,轻巧一转,将赤西抛到空中,朝着一旁的八田扔去。

    八田守啧了一声,向后跳了一步,赤西落到了八田脚前。趁着这个功夫,男人逼近了地上的鞍马。

    鞍马连忙想要再摸出一把苦无,但被一脚踩住了手。

    完蛋了。

    鞍马秋生看着男人扭曲的笑容,绝望地想。

    要死在这了。

    唰地一声,一只手里剑极快的飞过男人的脖子,锋利的刀刃划开了男人的血管,一瞬,鲜红的血液一股一股的从男人脖子中喷涌出来。男人的瞳孔瞬间放大了,身体一僵,朝前倒在了鞍马身上。

    刚刚在耀武扬威的男人死了。

    鞍马一愣,一下用力推开了男人的身体,哇得一声蹲在一旁干呕了起来。在干呕的间隙,他朝着手里剑飞来的方向看去。

    星野雪奈躺在地上,用一只手支撑着上半身,另一手还保持着扔出手里剑的姿势。

    ——————

    距离那天在风之国遭遇砂忍叛忍已经过了三天了。八田将那个男人的尸首封入卷轴后,他们就一直在赶路。三天里星夜兼程终于走出了沙漠。

    因为他们都一心想逃离那个地方,赶路的时候不觉得,出了沙漠,疲惫感才涌上来。

    “呦西,去那家旅店休息一下吧。”八田指着前面一家旅店宣布。

    八田的话让两个男生都欢呼了起来。

    雪奈还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她淡然地从八田守背上爬了下来,一言不发地走进了旅店。

    三天过去了,赤西和鞍马已经从那天的冲击中缓过来了,只有雪奈还是神经紧绷着,时刻都不放松。

    除了第一次杀人的巨大影响之外,还有一点雪奈始终无法放心。

    当时她躺在最后方,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所有人的动向。所以只有她发现了……

    他是故意的——

    ——八田守是故意将他们三人置于那种境地的。

    星野雪奈背对着身后三个人,眸光微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