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腹心思和疑虑的穆圆圆回到家中,一路之上她小心翼翼,就好像有着什么勾魂恶鬼在身后追着她一样。

    回到家,穆圆圆就拿出了放在柜子里的神像,摆放在了客厅里面。

    吊灯的灯光开到了最大,将整个客厅照得灯火通明,穆圆圆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它,古朴和磨损到难以看清相貌的神灵面孔,分不清时代的长袍,大师级的雕工,还有仿佛染上了一层时代韵味和沧桑的焦黑。

    联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还有之前第一次通过神像获得金银的时候,被店长开除的事件,总感觉这一切也太过巧合了。

    但是穆圆圆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

    穆圆圆摇了摇头:“不会吧?怎么可能和这个扯得上联系?”

    而这个时候,头顶之上的吊灯的固定螺丝也一下子松了,突然垮下来了半边,只差一丝就直接整个掉下来,砸在穆圆圆的身上。

    穆圆圆倒吸了一口凉气,急急忙忙的收起了神像,绕过了大厅中央吊灯的位置。

    抱着神像,穆圆圆用布匹和纸箱将神像打包得严严实实,打开衣帽间柜顶部准备将神像塞进去。

    穆圆圆眼神露出了挣扎犹豫的神色,不过还是毅然将神像塞了进去,然后锁上。

    画面再次转换,穆圆圆的金银首饰店开业了,起名叫做圆福珠宝,店面是金源商贸大楼二楼,凭借着当初剩下的宝石、玉器、金银器一炮而红,顺利在市内扎下了根基,甚至因为开店促销而小有名气。

    而后便顺利走入了正轨,穆圆圆成为了金店的女老板,带着几位同学招募了一帮员工做得风风火火。

    画面变成了提车,将自己原本租的房子也买了下来,和朋友闺蜜们挥霍逛街,在店里工作看着自己的店铺蒸蒸日上,穆圆圆真的过上了她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

    镜头从整个城市摆脱,将整个城市不断收容到镜头下,然后延长到云层之上。

    云海之上,身着黄衣带着戏剧面具的神人一直在俯瞰着整个剧情,一切都发展的非常顺利。

    不过到了这里,故事也进入了一个转折点。

    黄衣神人拿起了手中的《黄昏之镇》剧本看了一下,立刻看到剧本上浮现出了几行字:【朋友的背叛和欺诈,让穆圆圆陷入了困境和高额债务之中,同时官司纠纷也缠上了她。】

    【穆圆圆不得不再次想起了古老神像,在这个时候,只有它才能够拯救自己,且助她摆脱绝境。】

    清晨,穆圆圆突然接到了电话,她的合伙人店长和好闺蜜今天早上没有来上班,所有员工都被锁在店门外,而且电话也都联系不上她。

    穆圆圆匆匆赶到店铺,一路之上还不断的打着对方的电话,但是始终都是提示关机中,穆圆圆的内心已经埋下了一重阴影。

    乘坐电梯上了二楼,就看见门外所有的员工都站着等待着自己,众员工一看到穿着得体面容姣好的女老板走过来,顿时就一窝蜂的走了上来。

    打开店门后发现原本应该锁在金库里的珠宝首饰全部被一扫而空,而企业账户账面之上也没有看到一分剩余的钱,对方跑了,还卷走了穆圆圆的一切,留下了一屁股贷款和债务给她。

    报警,调查,笔录,然后宣布暂停营业和放假三天,穆圆圆在所有员工面前承诺三天后会重新开业。

    在店员面前强撑着的穆圆圆,从大楼之上下来,驱车离开市区,刚刚到半途,车辆停在了一座游乐园空旷的大门口。

    只看见穆圆圆原本自信的表情一下子崩溃了,她无助的趴在车上,

    “混蛋!该死!*****”

    “滴滴滴!”穆圆圆狠狠的拍在方向盘之上。

    “她怎么可以这么做?我对她那么好,我把我能给她的全都给她了,我那么信任她。”

    美林游乐园门口,一个穿着人偶装的员工正在乐园大门前派发着传单,偶尔也会有准备进游乐园游玩的孩子在父母的陪同下,和其进行合影拍照。

    正在派发传单的正是周亮,在上一次第二幕开幕的时候,周亮因为争夺神秘神像失败,便再也没有了插入主线剧情的机会。

    后来的他才知道,自己差之毫厘,就成为了主角。

    远处车辆的滴滴滴声吸引了周亮的注意力,透过车窗,这一次周亮又看到了上次那个从他手上夺下了古董神像的某人。

    对方坐在一辆宝马三系里面,穿着光鲜亮丽,和炎炎初秋还在外面快热昏过去依旧在发传单的自己相比,就好像天堂和地狱两个等级。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更不要说在这种情况之下。

    云海之上的黄衣神人捧着剧本,册页翻过新一页,上面再次出现了变化:【一无所有的美林游乐园员工周亮机缘巧合之下再次遇上了穆圆圆,昔日穿着普通的穆圆圆再次出现的时候,开着豪车满身奢侈品,让周亮认为她变卖了古董神像才获得了这一切,他决定把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回来。】

    【梦境演员徐西东(角色周亮)激活反派角色模板,激活任务:抢夺黄天福广天尊神像。】

    看着对方即将离开,周亮立刻匆忙脱下了身上的人偶装,骑上了自己停在门口的电动车,迅速追了上去。

    穆圆圆丝毫没有感觉到身后的危机随之而来,驱车前往家中,匆匆打开家门便直扑衣帽间,找了半天钥匙才打开了衣帽间柜顶门。

    穆圆圆看着被重重包裹起来的盒子,拖下来便迅速撕开,露出了底下古朴神像的面容。

    她面色一变再变,但是最后想到高额的债务贷款,还有自己起家的店铺和目前拥有的一切,产业、房子、奢侈的生活。

    一旦拥有过,就不可能再放得下了,她不可能再回到曾经那样,只是甘为一个普通的店员和上班族。

    “就用一次,最后一次!”

    说完穆圆圆就抱起了神像,再次来到了阳台窗户前,面对西方摆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