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的雷声还在继续,不过已经没有先前密集,看来已经快要停了。

    陡然间!

    “轰!轰!轰……!”

    一连串的轰响声传了出来,这回并不是落雷之声,而是那九层高塔底部的大门正在打开。

    天空中的雷声也停了下来,云层散开,高塔的顶部也露了出来,果然是九层,只不过这九层高塔太高了,怕不有十万米左右之高。

    从外表看,这座九层高塔壮观,大气磅礴,古老神秘。

    整个塔呈锥形,第一层最大,第二层稍小,然后以此类推,在塔的顶端,已经只有十里方圆。

    整个塔外的七色流光也开始在慢慢向四面八方消散,完全露出塔身。

    “轰!”

    一声惊天巨响,整个秘境都晃动起来,那高塔停止了转动,然后直接落在秘境地上,七色流光也扩散到外围的人群中。

    不少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阵震动给绊倒,整个高塔四周顿时一片混乱。

    呼入那七色流光,众人更是暴躁起来。

    于是,厮杀开始了!

    几乎同时,四面八方就已经有人趁乱开始杀起人来。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内心都开始狂躁,稍有不如意,就要想斩杀对方,就连江空和牛推山都一样,眼睛血红,身上杀气毕露。

    不过江空很快就发现问题,一定是这高塔在作怪。

    “牛兄,赶快平心静气,运转仙灵之力气,清神静心,平息怒气!”

    虽然被高塔影响性情,但它却不迷失心智,牛推山听到江空言语,果断运行仙灵之力,瞬间驱除那股侵袭脑海的狂躁意念。

    下面也有不少高人恢复清明,但更多的却是继续厮杀,整个场面已经乱成一锅粥。

    就算你恢复清醒有怎么样,要是不小心,还是会瞬间被上百人甚至几百人同时出手诛杀。

    江空和牛推山就亲眼看到,一位清醒的祖灵九星强者,在退后之时,不小心碰到一个空灵境界的渣渣。

    那空灵境界之人虽然有点畏惧对方,但在那股无形的力量支持下,抄起手中的大刀对那位祖灵九星强者就是一刀。

    但那祖灵九星强者何等人物,反手一拍,直接将那渣渣脑袋拍得爆渣,红的白的四溅,将周围之人的衣服上溅得到处都是。

    如果是平时,所有人绝对话都不敢说,但这会他却捅了马蜂窝,所有人二话不说,同时各出神通,全向那祖灵九星强者攻击而去。

    那强大的冲击波直接炸开,波及更多的人,顿时,那一片就混乱了,不到三秒钟,那里已经有近十万人参战。

    那祖灵九星强者直接被炸成碎肉,当然这还没完,剩下的人又开始互相屠杀,持续一分多钟,现场还只剩下几千人。

    向这种场面,高塔四周在不断发生,人也在大量死亡。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那七色流光很快变淡,众人心中的杀气都渐渐消散,不少人都停了下来。

    但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场面,所有人都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江兄弟,看来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啊!要是我们还在那人群中,说不定早死了!”

    见此惨状,牛推山不禁咂舌说道。

    “呵呵,这还只是开始呢,等会绝对还要再杀一场。”

    江空轻轻笑道,人命在此时显得如同蝼蚁般,毫无价值。

    果然,随着那宝塔之门完全打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冲啊!”

    随后所有人都动了,不要命似的向着宝塔冲去,跑得快的冲前面,如有阻挡,一拳轰死。

    顿时,杀戮再次爆发,不少在前面的都被后面的干掉。

    人员再次死了一大波。

    江空大致看了一眼,现在剩下的人已经不足最初时候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已经有近十万亿的人死在此处。

    十万亿,地球上都才七十亿人口,不过十分钟不到,就死了一万多个地球的总人口,简直骇人听闻。

    所有人都在前进,留下一片死尸,整个场面已然血流成河,全部向着被雷击出的那条围着宝塔的深沟留去。

    “走,牛兄,我们也可以出发了,小心一点!”

    江空眼光闪烁,周围还有很多像他这样的聪明人,都已经从暗处出来,开始向宝塔靠近。

    毕竟这里人太多了,落后太远恐怕宝物都被别人得去了。

    随着第一个人进入宝塔,渐渐的,不断有人冲了进去,这宝塔四面八方都有大门洞开,门内外被一阵青光遮挡,在外面并看不见里面的场景。

    一个多时辰,江空和牛推山也不知打倒了多少人,终于也接近了其中一扇大门。

    他们二人还算心软,并没有斩尽杀绝,最多只是将人打倒,除非遇上一些拼命的。

    “牛兄弟,走,进去小心点!”

    “江兄小心!”

    二人先后踏进塔门,眼前的景象猛然大变。

    江空只感觉身体一轻,就到了一条走廊之上,这条走廊一望无际,两边都望不到边。

    这条走廊前面则是一间间密室,转头看去,身后也一样,每间密室都有一道不知用什么材质制成的门。

    这条走廊上不断有人被传送进来,但江空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却并不见牛推山,想来那宝塔大门可能是一个传送阵,能将人分开传送。

    不过,江空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宝塔从外面看,不过五十多里方圆大小,但这里面随便看一眼就不止百里,这是怎么回事?

    皱眉沉思片刻,想不通就不去想他,现在该研究下一步该如何去做了。

    瞟了一眼其他人,有的人开始四处打转,到处观看,有的人却已经寻找了一处门户,走了进去,还有的人在四处奔走,寻找同伴。

    在这里,所有人都不再厮杀,各做各事。

    “这位兄台请了!”

    正当江空思索之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江空抬起头,眼前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少年郎,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书生打扮,好一个漂亮的小白脸,不过这人江空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仔细想来,又毫无印象。

    当江空看向那人之际,那少年也见到江空真容,不过他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又恢复正常,江空并未发觉。

    “这位小哥是叫在下?”江空奇怪的道,虽然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人,但他的确不认识。

    “当然,这里只有你离我最近,不是叫你还叫谁!”那小白脸脸带不爽。

    “额!”

    江空没想到这人脾气还不太好,自己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对方却发起小脾气。

    不过不知为什么,江空心中却没有厌恶之意,无奈道,“那小哥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我想邀请你一起来闯闯这密室,有好处一人一半如何?”

    这小白脸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江空不由自主的从上到下仔细观察了一遍这个小白脸,他怎么看这人处处透着古怪,而且他身上的境界也有点朦朦胧胧,让人着实看不清。

    不过江空并不怕他,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江空也是爽快,直接答应。

    “那好,我们随便选一间!就是这一间吧!”

    说完指着江空面前的这间密室道。

    “那好,谁先进去?”江空看着面前的小白脸问道。

    “当然是你嘞,难道还要让我一个……!!”说到此,他突然发现差点说漏嘴,转口道,“难道还要我这种文人先行!”

    “额!你还文人?”

    江空挺郁闷的,文人能到此地?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快走吧!”那小白脸催促道。

    “那好吧!我叫江空,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不会让我叫你小白脸吧!”

    “什么小白脸大白脸大,你叫我林白吧!”

    “林白,好名字!”

    “好什么好,感觉的,真啰嗦!”林白心中却在狂笑,真是个傻子,随便编一个名字,他还觉得好。

    “额,那好吧!你跟紧了!”

    说完就靠近身边的门户。

    这道门不知用什么材质制造,看起来坚硬非常,江空这里敲敲,那里瞧瞧,就是不知道怎么开。

    身后的林白怒了,他恨不得踹江空两脚,“你是不是傻呀!”

    说完推开江空,走过去一脚就将门给踹了开来。

    “看看,就这么简单!”说完不屑的瞪了江空一眼。

    “额!”

    江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么神秘商店门户是一推就开的。

    “呵呵,林白兄真聪明!”江空只得尴尬的笑笑。

    “聪明?我看是你太笨了吧!开个门都搞得这么复杂!”

    “噗嗤!”

    边上的一人见此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江空面色一冷,他岂容别人嘲笑,正想去收拾一下那人,但那人或许知道自己嘲笑别人会惹祸,照着林白的模样,飞快踹开面前一扇门,钻了进去。

    “算你小子逃得快,不然非收拾你一顿不可。”江空悻悻的说道。

    随后他也直接踏进身旁的门户,见江空进入,林白也紧跟其后。

    里面又是一番风景。

    里面果然是一个密室,密室不大,有一百个平方左右,整个密室被刻了无数秘纹,到底有什么作用,江空是一无所知。

    密室对面,又有一扇门,不知道又通往何处。

    正想过去看看,身后陡然一阵波动,林白的身影凭空出现。

    他快速扫视一圈,见江空动作,赶紧道,“站住,别动!”

    江空赶紧收起将要踏出的步伐,转头看着林白道,“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情况?”

    “这里有一个极为厉害的阵法,稍稍踏错一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林白的脸色凝重,那双大眼睛滴溜溜直转,大脑也在不断思索。

    “阵法!”

    江空猛的一惊,原来这些纹路全部是阵法图案。

    他目前还只是高级阵法术师,连神级的边都没摸到,更遑论这仙级阵法了,可以说是十窍通了九窍,还剩一窍不通。

    但他却非常惊讶,这林白倒是不简单,看年纪不大,境界深不可测,至少祖灵八星,更是精通阵法术,简直比自己都要天才。

    “乾坤阴阳大阵!我知道了,这个是乾坤阴阳大阵!怎么会,这不是死定了吗!”

    林白顿时满脸煞白,口中喃喃自语,看表情,快要哭了。

    “怎么了?这个阵法很厉害?”江空也紧张起来。

    “何止厉害,今天看来是必死了!”林白苦笑一声,无奈的说道。

    “不对!”他突然眼睛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

    “又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这不是乾坤阴阳大阵,如果是的话,我们早死了,这只是乾坤阴阳大阵的简化版,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林白额头瞬间舒展,再次下了推断。

    “到底什么是乾坤阴阳大阵?看把你吓得,镇定,遇事要镇定,知道吗?”

    “哼,你个土包子知道什么,乾坤阴阳大阵是神灵级别的无上杀阵,就连神灵境界的绝顶强者进入,都必死无疑,你想想,这如果是真正的乾坤阴阳大阵,我们还有命在?”

    江空一听,顿时打了个寒颤,尼玛,神灵境界强者进入都必死,那这回怎么办?

    “别慌,还好这只是一个简化版的,而且杀戮之力也减少了无数倍,应该有办法破除。”林白自信的说道。

    “那你小心点,我的命可是交给你了,任你处置!”江空还不忘开句玩笑,缓和一下气氛。

    “放心,你的命只是渣渣,哪及得上我的万分之一!”林白白了他一眼。

    江空就搞不懂了,一个大男人,经常白眼相向,这真的好吗?

    不过林白已经陷入沉思,江空也就没有打扰,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我知道了,走乾转坤,前四退三,震五离四,左二进一……”

    一连串的术语,听得江空一片茫然。

    “楞着干什么?跟着我的脚步走,真是的,本来想找个人帮忙的,没想到却是个累赘,千万别走错了,不然还要连累我!”

    “额!好吧!你先走,我跟着!”江空今天郁闷的次数是这么久以来最多的一次,而且还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