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你自己被打得口吐鲜血,却还说别人失败?难道龙霆峰被打傻了不成。

    “你想怎么样?”

    出乎意料之外,水灵芝也并不反对,好像已经承认自己输了一般。

    “哈哈哈,你是美女,当然好说,自己下去吧!”龙霆峰大小几声,随后居然让水灵芝自己下去。

    “你……好是我输了,还我吧!”水灵芝有点无奈。

    随后,龙霆峰伸出手,再他手中,一颗流光溢彩的珠子静静的躺着。

    “轰!”

    无数议论声瞬间炸开,犹如无数苍蝇轰鸣。

    原来如此,水灵芝的水灵珠都已然被龙霆峰收了去,无论还打不打,水灵芝都已经是输了。

    满场骇然,江空骇然,谁也没有想到,这龙霆峰居然有如此力量,能够徒手将极品法宝制服,这需要什么样的实力。

    同级之间,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今天倒是开了眼界。

    “老大,这龙霆峰有点不简单啊,徒手接住极品法宝,这也太猛了,你恐怕不是对手!”

    此时江元霸脸上尽是骇色,这种本领,除非是高上两个大等级才有机会成功。

    “哼,元霸,你也对老大太没信心了吧!”

    江空皱眉沉思片刻,突然醒悟过来,听到江元霸一说,顿时不满,反驳道。

    不过江元霸听后并不生气,立时问道,“老大,难道你还有什么底牌干得过这小子不成?”

    “哼,你小心把牛皮吹破了!”白凝在一边也更加不屑。

    “嘿嘿,这龙霆峰徒手接下极品法宝,看似威力无边,做到了非圣灵境界不可做之事!”

    “但你们可有想象,那水灵珠一路突破好几道关卡,其实已然是强弩之末,再轰击在龙霆峰的风雷战铠之上气势更是弱到最低,这时候龙霆峰出手,就像是在地上捡一般简单。”

    “这样都行……?”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象一番,的确是这么回事,不禁对江空更是佩服。

    龙霆峰张开手,水灵珠再次焕发光彩,爆发光芒,闪了一闪,回到水灵芝手中。

    “谢谢!”

    水灵芝看了一眼龙霆峰,跳下擂台。

    归还水灵珠,龙霆峰可算已经仁至义尽,极品法宝虽然不是至强存在,但也是超级珍贵之物,这已经是他的战利品,现在却无偿归还,着实气度不凡。

    “看来这龙霆峰倒还有点可取之处,如此宝物却能完璧归赵,倒是君子行为!”白凝在一边满脸赞扬,非常满意龙霆峰的做法。

    “君子个屁,伪君子倒还差不多!”江空在一旁嗤之以鼻,满面不屑。

    “哼,你以为所有人都向你,无赖!”白凝大怒,一副凶巴巴的眼神盯着江空。

    “呵呵,我倒没有龙霆峰阴险,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水灵珠又有什么稀罕的,水灵珠的主人那才够稀罕呢!”

    “你什么意思?”白凝伸出手,两根芊芊玉指已然掐在江空腰间的软肉,要是江空一个回答不好,想必他就要下辣手。

    “呃,小白妞,稳住,稳住,你想想,只要抱得美人归,还怕水灵珠飞上天,况且这水灵珠分明是一件赝品,只要操作得当,说不定真的水灵珠都唾手可得。”

    江空急忙解释。

    “你……你以为谁都像你这种心思!”

    白凝也有点怀疑,移开了极品神通二指禅,让江空大大舒了口气。

    “至少龙霆峰是这种心思!”

    “你怎么知道?”

    “男人的直觉!”

    “噗嗤……!”白凝差点笑喷,男人还有直觉?这尼玛说出去还不得笑死一大片人。

    不提江空搞笑,水灵芝跳下擂台,证明他已经失败,连输两场,只能屈居第三,前两名再与她无缘。

    现在江空和龙霆峰各胜一场,冠军就只能在他们两人中产生。

    冠军之争即将拉开帷幕。

    这回足足过了十分钟,令狐刀才再次出现,身法之快,就连江空都没看清他的移动轨迹。

    “现在,我们此次的比斗即将进入最高~潮,迎来最后的冠军争夺战,两个绝世天才将在这擂台上发挥他们最强大的实力,究竟是谁能笑到最后,让我们拭目以待!”

    “首先是龙霆峰,他来自四大家族之一的龙家,并且还是龙家家主的八公子,大家欢迎!”

    令狐刀话音一落,顿时场下直接炸开,这龙霆峰身份如此尊贵,难怪有如此实力。

    龙霆峰在热烈的掌声中站起身来,向着四方摇手,一副不可一世之态。

    “下一位,就是江空,来自地武大陆一个中等城市青帝城,并且,他还是一位飞升者。”接下来,令狐刀再次宣布。

    “轰!”

    顿时议论声四起,江空只是来自一个中等城市,这太让人惊讶了,并且还是一位飞升者,这就更加让人骇然。

    飞升者虽然个个资质不凡,但他们一般没什么后台,缺少修炼资源,所以,除了一些较大门派中的飞升者以外,大都境界不高。

    再加上一些大派更是有着歧视飞升者的情况,就算进了大派也都得不到较好的发展。

    江空能在一个中等城市修炼到如此实力,可想而知,有多让人心中震惊。

    不过也有人更加的嗤之以鼻,一个飞升者,不管怎么厉害,出身也低了他们一筹。

    他们一向将自己的出生视为骄傲,在他们内心中,实在是看不起飞升者,认为他们说垃圾地方炒出来的乡巴佬。

    像雄图烈,公孙雷这些自以为是之流就是这种想法,当一听说江空说飞升者,顿时脸上更加露出厌恶的神情。

    心中也更加的下定决心要处死江空,绝不姑息,也正好,杀死江空还没有后台给他撑腰,不会有强者给他报仇。

    江空对此却毫无感觉,飞升者跟仙灵界本土修炼者在他眼中并无区别。

    只要惹上了他,都是用刀说话,斩杀了事。

    “咦,原来你是飞升者呀!”白凝似笑非笑,看着江空的眼神充满戏谑。

    “怎么,你还嫌飞升者征服不了你不成!”江空瞟了他一眼。

    “你……你个飞升者,我跟你没完!”白凝快要被气得吐血。

    江空不再理他,脚下一朵乌云升起,托着他飞升而起,向着擂台闪电而去。

    龙霆峰早已在擂台相候,此时见江空腾云而来,不禁微笑,但他的眼中却已经杀气凌然。

    只是隐藏得很好,除了江空,还没有任何人看得出来。

    两人相对百里,龙霆峰首先开口了。

    “呵呵,其实我对飞升者并无偏见,原本想要饶你不死,不过,你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人家出的价钱让我无法拒绝,只能对不起了!”

    龙霆峰呵呵一笑,但他的声音很冷。

    江空并未问他自己到底得罪了谁,自己初来乍到,无外乎就是那几人,想也想得到。

    “哦,是吗,就凭你这句话,今天你逃过一劫,原本想要我死的人现在还没有活在人世的,恐怕你是第一个!”

    江空微笑点头,这龙霆峰看来本性并不坏,并且对飞升者也没什么成见,像他这种身份之人,的确少见。

    君不见一听江空是飞升者,出场连掌声都只是稀稀拉拉几声,原先支持他的有好多都改变了看法。

    “好了,废话少说,今天到底是我杀你还是你饶我,都是用实力说话,战吧!”

    龙霆峰眼中杀意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坚定。

    “战!”江空神色凌然,眼睛快眯成一条缝,如同毒蛇一般伺机而动。

    庞大的擂台上,气息波动,光芒璀璨,浩荡气息震荡空间,两道身影各自凝视对方,都在寻找最佳出手时机。

    两人体内,都有着狂暴的气息徐徐波动,弥漫而出,令周围空间都在哧哧做响。

    蓦然间,龙霆峰的嘴角有着一抹弧度轻轻掀起,随即眼光深处一道金色光芒涌出,让其增加了一种锐利气息,一股凌厉杀伐之力自体内悄然弥漫而出。

    “极品金之力!”

    江空眼神深邃,这龙霆峰刚刚施展的是极品雷之力,现在又展现出极品金之力,看来这人也不是简单角色。

    江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龙霆峰身上,看着那一抹弥漫而出的锐利之气,一股澎湃的元气在暗自涌动,水木之力也在体内疯狂流转。

    “两人都很强啊!一个融合了极品雷之力和金之力,一个更是将极品水木之力融合,都不简单!”

    萧古微笑点头,万华宗能得这两大天才,心中大喜。

    “副宗主,那你看这两人孰强孰弱?”二长老饶有兴致的问道。

    “暂时看来,江小子在融合属性之力上,要强于龙家小子,但江小子却要低出一个大等级,虽然他有极品神通之威,但也还是弥补不了如此大的差距,就看他是否还有其他底牌了。”

    “呵呵,想想那江小子刚刚败水丫头之时,好像那力量远不止极品水木之力的三十二倍之力吧!”

    这时候,大长老开口说道。

    “对呀,真不知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刚才那番战斗,至少好像是四十倍以上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