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恩皮丝对格·顿说的装逼话语基本胡诌,可结合当时朽棺龙王的态度,这胡诌应该多少和真实有共同点,但已经死无对证,无所谓了。

    僵尸化区域的战斗痕迹,想必这些国家都会派出调查队,让他们结合自己有意传出的话语,脑补去吧。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克劳恩皮丝问。

    “一点也好,我想见识一下山巅之上的天空。”

    “难道还想打一场吗?恕难从命呢,随便一下就会死掉哟,你还不值得我这么做,但是,只是见识一下就如你所愿吧,我只是来回收我的宠物呢。”

    克劳恩皮丝举起手,张开魔法阵:“【召唤第八位阶魔物[suonnsters8th]】!”

    “轰隆!”一个巨大树人自半空魔法阵中出现落下,落在格·顿跟前,克劳恩皮丝种族转了冥界妖精,树人便也可以召唤出恶魔系的树人了。

    恶魔树人一身紫黑色树干,树洞拟化一样的五官和本该留有树叶的枝杈,都摇曳着红紫色的火焰。

    格·顿一动不动,不是愣了,也并非勇敢,而是第六感直叫“赢不了”。

    全场也很快完全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尽管观众没有直面那可怕存在的压力,但从气场不同似乎都隐约感觉,就算恶魔树人的体格和格·顿差不多,甚至看起来还要瘦一些,可格·顿一定赢不了!

    “我说过是来回收宠物的,走了哟,拜拜。”克劳恩皮丝坐到树冠上,命令恶魔树人拎起森林贤王,回头迈开步伐,从北门走了出去,消失在斗技场中。

    刚才是不是该借一下主办方的魔法扩音器说些什么演说更好呢?事后克劳恩皮丝不禁这样想,然而并没有准备好演讲稿,克劳恩皮丝对自己即兴发挥也不是很有信心,所以后悔很快就消失了。

    要是斯塔或者大妖精知道了,肯定会责备一番啊。这么想的克劳恩皮丝就又微微懊恼了一下。

    收了主办方给的出场费后,克劳恩皮丝正准备去观众席,谁知伊碧露亚伊带着两个还扛着未吃完的零食的奴隶主动找来了。

    克劳恩皮丝正意外,伊碧露亚伊淡淡提醒:“就这么离开吧,待会儿会变得拥挤的。在这里用飞行魔法的话就太不符合礼仪了。”

    “嗯,好吧。嗯咦?”

    “怎么了?”

    “……不,没什么。”克劳恩皮丝抬着森林贤王跟上伊碧露亚伊的脚步。

    这件事和伊碧露亚伊无关,刚才她感觉到,自己创造的唯一水属性植物系魔物所化的妖精,与斯塔距离很近的时候,消失了。

    “算了,一个叛逆者而已。虽说如果不清楚她叛逆的原因说不定会留下隐患,可我其他孩子都贯彻始终灌输让她们把我当做神一般的做法了,没问题——

    “没问题,吧?”

    克劳恩皮丝走着,眼睛扫了两眼早就被文森特教育得服服帖帖的奴隶。

    “既然斯塔这么做了,就是没问题吧。”

    ……………………………………………………

    次日,海底遗迹迷宫所在海域某小岛上——

    战斗的痕迹已经被冷却得一干二净后的不久,一只一身白衣裙如月色般的妖精降落在了岛上。

    “斯塔,我来了哟……哦,从哪儿弄来这么多有趣的真·二战武器啊?”

    各类枪支弹药手雷和大炮就堆了不少,已经给斯塔稍微按照外观分类堆在不同地方了。

    “露娜你喜欢机械的吧,虽然不知道这些可以给你玩儿多久……但可以过瘾一下吧,因为继承记忆不足,所以枪支手雷和火炮不大清楚名字呢,但那几辆坦克我还是知道的哟。”斯塔指了指位于大堆武器后面给斯塔一个个用魔法【全体飞行[ssfly]】搬运起来排整齐的战车。

    【全体飞行[ssfly]】是让以施术者为中心一定范围全体指定单位跟着施术者飞的魔法,但并不能抬起过重的单位,但对于这种精密机械的战车有个更好的办法——既然是全体魔法,战车所占体积也就是那样,不比魔法范围大,那只要把飞行对象分别指定到单个零部件即可。

    “斯塔,不用你说啦,那点记忆我也拿到了的呀。”露娜摆了摆手,指向坦克依次点名,“8地狱猫坦克歼击车,0狼獾坦克歼击车,a3e2小飞象突击坦克,a4萤火虫坦克,二号山猫侦查坦克,四号灰熊突击炮,五号黑豹坦克,六号虎式坦克,六号虎王重型坦克,剩下的……嗯,三号坦克?追猎者?t-34/76?虎p抢修车?6潘兴?”

    “为什么后面变疑问语气了?”

    “因为……前面这些不都是动物吗?还有抢修车出现?”

    “三号坦克是四号军马的孪生姐妹,追猎者坦歼是黄鼠狼坦歼后继者,t-34是黑豹坦克她妈,还有别小看抢修车作用啊,虎p就不是虎啊?顺便说一下,虎和t-34都是还能开动状态哦,蕾拉还开着虎式坦克向我开了两炮,哼哼。”斯塔抄手捋着自己漆黑的发丝,一副炫耀模样。

    “蕾拉?她现在怎么样了?工艺品加工能力还不错的。”

    “当然是吃了。向我开炮,怎么能放过她呢?”斯塔笑着张大嘴,把手摊开。

    “理由?”

    “她一开始就那样吧,当场叛逃哟,所以理由什么的我就懒得问了。说到底,皮丝创造的最初三十株植物,后二十个的诞生方式都过于随意了,会出现什么性格的妖精都不奇怪。”斯塔依旧摊着手。

    “那,至少先得找到原因…………”

    “那又能怎么样呢?莫非这样就能把叛逃皮丝向我开炮的事情给洗白白吗?”斯塔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不想死的话,好好听我们的话就可以了吧?话说本来先开始无法无天的就是蕾拉。我是进行过警告的哟。确实我们对某些种族和个体的要求有些困难,被记恨是理所当然,但就算知道了记恨者有着怎样的记恨也只能让我们徒增不愉快而已。露娜,要是你的话,会问吗?问你至今为了自己兴趣劈掉的那些素材的感受。”

    “肯定不会啊,人会去记得自己吃了多少片面包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