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自称为了看海而从克劳恩皮丝那里出走的海藻妖精被海龙捉住沦为了奴隶,之后被斯塔“解救”后却给当做实验动物使唤——作为惩罚劳动,就在前不久实验结束,斯塔和若鹭姬打起来的时候——

    蕾拉驾驶从“画中世界”淘来的虎式坦克,向斯塔开炮,然后她就被斯塔不由分说地宰杀吃了。

    露娜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斯塔认为就该这样,就算了解了蕾拉的想法,难道还能给她的行为洗白白吗?

    面对都已经打算对“主人”下杀手的反叛者,和面对不死不休的敌人最好是一样的——战场上杀红眼的时候,见到敌人就直接杀死,或者被杀死,没有其他选项,没人会管敌人会不会有什么背景,或有所爱之人在等待,或上有老下有小,服兵役只是为了养家糊口甚至补贴捐赠孤儿院之类的。

    如果有着令人唏嘘或同情的经历就该洗白白,那这个世界大部分敌人都能洗白白了。

    要是蕾拉有某种稀有能力,那还可以考虑留一命,然而并没有,只是单纯有着大部分妖精所不具有的水属性而已,这程度还不值得专门留下。

    但露娜依旧争辩着:“但蕾拉好歹也是皮丝创造的,毁掉皮丝的东西好吗?可我们的本体也是皮丝创造的啊,和蕾拉没什么不同啊。”

    斯塔背过手,踮起脚尖一转,朝向东方,中央大陆所在方向,似乎想要看到某所在一般:“没关系的,皮丝已经知道啦,既然没有向我联络质问就是默认了呢。再说如何创造重要吗?现在皮丝基本上也很喜欢原本只是下等生物的梅莉菲丝呢,要是我们把她破坏点的话,皮丝估计会有些生气。”

    “那,要是我和斯塔的关系变得更糟糕了…………”

    露娜有点犹豫,斯塔忽然转过身双手拿起露娜的手拉到胸前,笑道:“只要不成为敌人就行了哟,光之三妖精不会这么做的吧,是吧,露娜?”

    “嗯,希望如此呢。”

    “那,事不宜迟,露娜,你愿意为了我们,为了皮丝,试一试枪炮的威力吗?”斯塔请求一般地摇着露娜的手。

    “求之不得呢。”

    “是吗,太好了。”斯塔轻轻放开露娜的手,后跳了几步。

    露娜刚开始的疑惑马上转变为了惊吓——

    斯塔掏出一把手枪,对准露娜的脑袋。

    “等!”

    “砰!砰砰砰!”

    “看来我来使用会大幅提高威力也能突破【中阶物理无效化】。”斯塔自顾自吹了一下枪口,总结道,“明明热兵器的优点是任何人都能使用,在这个世界却也受到能力值和属性、技能影响,在一般人手中甚至不如弓箭弩炮,这么一想枪炮确实无用啊。”

    “呜呜呜呜,斯塔好过分。”变成抱头蹲防状态的露娜生气道,“居然直接开枪了,还是四连击,很痛的啊。”

    “不是你说愿意试一试枪炮的威力吗?再说试一试当然得有多个试射样本对照不是吗?”斯塔学着西部牛仔一样玩转着手枪,笑道。

    “你是故意用那种有歧义说法的吧?”

    “这可真是误会啊。”

    “谁叫你有时候会突然伤害同伴的行为让别的妖精都信不过你啊?那你为什么不对着自己试射啊!”露娜站起来生气地手舞足蹈。

    “没意义啊。”斯塔把手枪顶在自己脑袋上(之所以选择脑袋是不想被烟雾和火弄脏或损坏衣服),“我其实已经做过了。”

    露娜大惊:“等!”

    “砰!”

    斯塔一边治疗受伤的脑袋,一边说:“好像自己打自己,只要愿意就能伤到自己的,要是有完全物理无效化的技能那就另说了。可是,虽然很不爽——皮丝的话就算流着眼泪满肚子委屈也会把我的攻击照单全收哟,虽然——这确实也让妖精很不爽。比起这个,得把每种类型能用的武器都尝试一下才能确认热兵器对妖精的威胁。”

    “喂,你什么时候把火箭筒扛起来啦?!怎么能坐以待毙啊!”露娜在地上一滚暂时错开火箭筒射击线,牵引藤蔓抓过一捆手雷,“有本事一起来啊,效率翻倍不是吗?但hp变成黄色前打住哦!”

    “哼,当然的,但要是没有轮过一遍就使用治疗魔法后继续!”

    霎时间,海岛上被枪林弹雨给淹没,两只妖精犹如打雪仗一般在那里用各种武器对轰,沐浴在子弹和爆炸之中。

    “等等!这不公平!”各种声音中响起了露娜的有些恼怒喊叫,“我拿不起枪!没有相关职业缘故吗!斯塔你什么时候拿到枪手职业的!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这不公平!”

    顺带一说,有好好注意避开武器堆放地点的。

    ……………………………………………………

    山丘巨人国度,纽特城,旅馆——

    正在一心二用作画的克劳恩皮丝停下手中的藤蔓笔,看向西边:“斯塔和露娜在那种地方以那种奇怪的走位动来动去到底干啥啊?”

    克劳恩皮丝想要确认自己创造的魔物所在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然后,她放下笔扶了扶头:“用技能和魔法创造的魔物可以感受其所在,可自己生的孩子却不行,这是基于什么原理呢?”

    感受不到爱丽丝、米多莉、舒格的存在,多少有点不便。

    “就算是心血来潮的艺术创作,也给我认真一些啊。”正在看从暗夜死者魔法师那里淘来的书籍的伊碧露亚伊抬起头叮嘱。

    “我说,你不去逛街啊?”

    “想逛的地方都去过了。比起这个,听说你擅长艺术,难得见你的创作过程,给我在这里待着也无所谓吧?”

    “记得你还喜欢诗歌和音乐歌曲,也就是你还真喜欢艺术啰,明明过去都看不出来你有这嗜好?”

    “我原本也算是公主大人哟,喜欢艺术很奇怪吗?只不过那时候满脑子都是救国和报仇,没有余裕罢了。”说完,伊碧露亚伊又暂时恋上了书。

    克劳恩皮丝撇撇嘴继续作画,腹诽着:“哼,你自己还不是一边看书一边看我作画吗?还有资格催我认真点?我一直都认真的(只有两重思考回路是认真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