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猴哥外表刚强,内里其实有一颗闷骚的内心,以至于放屁都带着了狐骚味?”

    他笑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对。

    “这不合理,猴就是猴,狐就是狐,猴哥神通广大,变成狐狸很容易,但却绝对不可能放出狐狸屁,有些本性是变不了的,就如西游记里,他跟二郎神赌斗,他变成庙宇,尾巴却变不了,只能变成旗杆竖在前面,结果给二郎神识破。”

    可为什么孙猴子会放出带狐骚味的屁呢?

    看着醉躺在那里的孙悟空,肖无病百思不得其解。

    左右琢磨,心中突然一动:“咦,研究所不是一起穿过来了吗?我且用最新的x光透视仪照他一照,不管他外表是什么,透视仪下,五脏六俯骨骼全都清清楚楚,再瞒不了人。”

    这么一想,看左右无猴,他一闪身进了无垢戒,把透视仪拿了出来。

    这透视仪极为小巧,是手提式的,专用来给动物做透视。

    动物不会说话,有了病,哪里痛也说不出来,就只好用透视仪,照到身体里去,就能找到病灶了。

    肖无病把透视仪对准孙悟空,开启机器,一照,顿时大吃一惊。

    显示屏上,孙悟空的全身骨骼还有五脏六俯清清楚楚,根本不是一只猴,而是一条狗,或者说,一只狐狸。

    这样的体形,肖无病是绝不会看错的,因为他在研究所里拍过很多小动物的片子啊,狐狸猴子都有。

    “怎么可能,猴哥怎么会是一只狐狸?”

    肖无病惊讶得差点叫出来。

    他以为是仪器出了问题,闪进戒指,又拿了一台出来,一照,还是老样子,醉卧在那里的,绝对不是猴,就是一只老狐狸。

    “好一只老狐狸,居然敢假冒我猴哥。”

    肖无病怒从心头起,他打小就祟拜孙悟空,岂能容许一只老狐狸来假冒,从腰袋里取出九齿钉耙,就要一钉耙挖上去。

    “不对。”钉耙一举,他猛然又迟疑了。

    现在的孙悟空,可不是一般的小散仙,取经回来的孙悟空,可是成了正果,正式给封了斗战胜佛了。

    这是西方佛门和东方天庭全都承认的,这个时候的孙悟空,谁敢假冒他。

    再说了,这是花果山啊,孙悟空的老巢,什么妖魔鬼怪敢闯到孙悟空的老巢里来假扮孙悟空?真当齐天大圣的金箍捧是吃素的吗?

    再说了,即便这老狐是天包着胆,他也得有那个本事啊。

    孙悟空那是什么人啊,上闹天庭,中踩龙宫,下闹阎殿,取经路上,更是横扫妖魔鬼怪,那是何等的神通。

    一只老狐,能取代了孙悟空,孙悟空是死的吗?

    “不可能。”

    肖无病左思右想,觉得无论如何不可能。

    没人有本事,能在孙悟空的老巢里假扮了孙悟空。

    “只除非孙悟空原形就是只老狐狸。”

    这么一想,肖无病倒是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又还是觉得不对。

    即然无人能取代孙悟空,可眼前醉卧在那里的狐狸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仪器出了问题?不能啊?”

    正想着,孙悟空又放了个屁。

    肖无病立刻闪身进戒,取了一台空气采样仪,采集了空气样本,再闪进戒中,进行分析。

    结果很快就有了,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一行字,肖无病彻底傻眼了。

    那一行字写的是:基因分析,此生物样本为狐狸。

    透视仪出错了,分析仪也出错了?

    绝不可能。

    可如果仪器没有出错,那是哪里错了?

    真有老狐假冒了孙悟空?

    且不说有没有那个本事,只问一句:孙悟空自己哪去了?

    肖无病闪身出来,看着醉卧的孙悟空,只觉眼前一片迷雾。

    这时又有小猴上菜,肖无病便装出喝得半醉的样子,扯了小猴闲聊,打听孙悟空最近行踪。

    那小猴是认得猪八戒的,自也不会防备,把孙悟空最近的行踪动向一一说来,无非就是孙悟空交游广阔,各路神仙佛道往来不绝。

    “就前天,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元始天尊一道来访,惊动了无数香客来拜,那才叫热闹呢。”

    小猴子说及那种盛况,手舞足蹈。

    肖无病却更是疑念丛生。

    “观音文殊普贤,这可都是真菩萨,原始天尊为大罗金仙顶阶,接近混元大罗金仙了,功果不在观音等人之下,以他们的眼力,难道看不出猴哥的本原?”

    这么一想,更加迷惑:“难道是因为穿越的原因,所有仪器都失灵了。”

    可再一想,又不对了:“仪器失灵,我这鼻子不会失灵啊,八戒的鼻子,可是灵猪鼻,最为灵异的,我明明闻到的是狐骚气啊。”

    迷惘之际,脑中电光一闪:“对了,托塔李天王那里,不是有照妖镜吗?研究所里的仪器可能穿越失灵了,但照妖镜不会失灵吧。”

    这么一想,他腾地站起来:“等我借了照妖镜来,照他一照,自然明白。”

    吩咐小猴一声:“猴哥醉了,我且去别处转转,猴哥醒来,你只说我过几天还会来。”

    小猴恭声应了,肖无病腾云便上天庭来。

    猪八戒现在也成了正果,虽然净坛使者不太好听,好歹是个正式的职司,所以上天庭也无人阻拦,进了南天门,到李靖府上,却见一个小哥领着一伙天兵正往外冲。

    肖无病一看,认识啊,这小哥正是哪吒。

    “哎哎哎。”肖无病一把扯住:“哪吒,你去哪里,又跟人去打架不成。”

    “天蓬元帅啊。”哪吒自也是认识八戒的,八戒以前是天河水军元帅啊,品职与托塔天王李靖是一样的,加之猪八戒取经回来,又还得了正果,也是老熟人了,把脑袋乱摇道:“不是去打架,是去除妖?”

    “哪里又有妖?”肖无病惊问。

    “多了。”哪吒一脸烦恼:“现在妖魔越来越多,前日总计,不算无名的,那成了气候的,就有三十六道妖尘,七十二路魔王。”

    “这么多。”肖无病吓一跳:“哪来那么多反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