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眼光一亮:“孙大圣法力高深,若得他来,必可降得此妖。”

    当即便派了一员天将,去请孙悟空。

    肖无病暗想:“孙悟空来了,找个机会,拿照妖镜照他一照,到看是怎么一回事。”

    孙悟空跟斗云快,第二天就来了,听李靖一说,孙悟空拍着胸膛道:“看我老孙的。”

    肖无病面上笑嘻嘻,其实冷眼瞧着,看了孙悟空的作派,想:“这倒是符合孙猴子的风格,不急,且等他捉了妖,开庆功会时,必要喝酒,到时我找个借口,借了照妖镜,看他原形,他若是狐,刚好有哪吒父子帮手,一举拿下。”

    只是心中始终奇怪:“孙悟空若真是老狐假冒的,真的孙悟空哪去了?”

    孙悟空出战,李靖把一万天兵尽摆了出来助威。

    那边古丈仙也不甘示弱,同样摆出一个大阵,树妖吼,花妖扭,让人眼花缭乱之余,又心中发毛。

    孙悟空自是不怵的,提捧上前,喝道:“大胆妖孽,吾乃齐天大圣孙悟空,识相的,早早束手就缚,否则老孙金箍捧下,定教尔魂魄齐飞。”

    古丈仙听了,呵呵怪笑:“我当是谁,原来是牵马哨路之徒,也不嫌丢了你齐天大圣的脸,却还在这里大言不惭,我若是你时,羞也羞死了。”

    这话气人啊,孙悟空最大的功绩,就是保着唐僧去西天取了经回来,而在古丈仙嘴里,却成了奴仆之辈,这如何忍得。

    “气杀老孙也。”孙悟空哇呀呀大叫:“吃我一棒。”

    叫声中,他抽出金箍捧,纵身而起,一棒劈头砸下。

    “且让我来称称齐天大圣的斤两。”古丈仙夷然不惧,挺着手中龙头拐,劈面相迎。

    怦!

    棍棒相交,劲风飞溅,周遭数十米,草木倒伏。

    这威力,好象还不错,但肖无病却在心中大叫:“不对,果然不是孙悟空,孙悟空金箍捧不可能只有这点实力。”

    又看了几招,他暗暗估量:“我现在的力量,好象还要强于他,可这不对啊,孙悟空最初是散仙,但吃了老君金丹,再在八卦炉里练出铜皮铁骨,已到金仙顶阶,甚至有可能是太乙金仙初阶或者中阶,否则也闹不了天宫,他那一棍金箍棒,绝不只有这点力量。”

    修仙的层级,分为修士,散仙,太乙散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混元大罗金仙,共分七级。

    有的在太乙金仙与大罗金仙之间,还分一个地仙出来。

    象镇元子,就被称为地仙之祖,其实是不愿意搭理天庭,自得自乐的闲雅之士,山居之人,一个美称而已,并不是真正以实力分出来的。

    他这一边暗暗摇头,那一边,孙悟空和古丈仙却翻翻滚滚争斗,打得很热闹,却好象总缺着一点什么。

    孙悟空的金箍棒看着威风,却如同那一世的中国足球,缺那临门一脚。

    打了数百招,古丈仙故技重施,一条树棍从土里悄悄钻出来,闪电般剌上去。

    “大圣小心。”

    观战的哪吒急忙提醒。

    孙悟空却没有提防,听到哪吒叫声,反而扭头来看,问道:“何事惊慌?”

    便在这时,古丈仙的树根已射上来,孙悟空听得风声,急要闪时,哪里还来得及,慌把猴腰一扭,左大腿上还是挨了一下。

    这一下厉害,那树根尖利若矛,竟把孙悟空左大腿射了个洞穿,一时间鲜血飞溅。

    孙悟空痛叫一声,急要逃时,不想那树根突然倒卷回来,竟然成了个钩子,牢牢钩着孙悟空大腿。

    古丈仙一招得手,呵呵狂笑:“齐天大圣好大的名头,却也不过如此。”

    笑声中,他那树根高高扬起,串着孙悟空,就在地下重重一摔,

    那情形,恰如摔一只蛤蟆。

    孙悟空大腿给钩住,脱身不得,给这么重重一摔,直摔得哇哇怪叫,猴毛乱飞。

    “快救大圣。”李靖大惊,慌急下令,哪吒巨灵神也急扑上去。

    巨灵神个子大,性子憨,他一个飞扑,压在孙悟空身上,双手便扯着古丈仙那树根。

    古丈仙树根回抽,他死命倒扯,哪吒则抽出阴阳剑,对着树根猛砍,接连数剑,终于把树根砍断。

    哪吒抵住古丈仙,巨灵神背了孙悟空就跑。

    古丈仙趁势催动树精大军,掩杀过来,李靖输了气势,天兵抵敌不住,大败一场,直退到山外,这才勉强收住阵脚,天兵却已损失了两三千。

    这一仗,不但折了天兵,更伤了孙悟空,可以说是大败亏输,李靖一时间愁眉苦脸。

    孙悟空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道:“这妖怪居然暗算偷袭,算什么本事?不行,老孙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这场子要找回来,李天王,再调十万兵来,我们打回去。”

    他这腔板,不象齐天大圣,倒象街头打架打输了的混混——大哥,咱们再多叫些人来。

    “他绝不是孙大圣。”到这会儿,肖无病百分之一千笃定了。

    可他如果不是孙悟空,一只老狐,哪来的胆子哪来的本事冒充孙悟空?

    真的孙悟空又去哪里了?

    这题无解!

    听了孙悟空的话,李靖摇头:“造反的太多,三十三天处处烽烟,到处需要天兵镇守,天庭已经无兵可派。”

    孙悟空恼怒:“想不到老孙取了经回来,还是感化不了这些妖孽,真是孽畜,依老孙脾气,一棒一个,全都打死完事。”

    肖无病在一边冷笑:“你也要有那本事才行啊。”

    孙悟空眼光这会儿却转到肖无病脸上,道:“八戒,即然天庭无兵,你且去南海走一遭,请观音菩萨来收了这妖孽。”

    去请观音菩萨?

    肖无病心中一动:“观音菩萨是菩萨功果,功力相当于大罗金仙顶阶,与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不相上下,她一双慧眼,应该能看破老狐原形吧。”

    但随即一想又不对:“老狐即然敢让我去请观音菩萨,应该就有不怕观音看破的底气,而且前次那小猴说了,观音菩萨原始天尊等人也常跟老狐喝酒,并没有看出破绽,难道老狐幻形的功夫这般厉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