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肖无病忙应道:“就是前儿个吃了一场席面,有点儿伤食,肚子里不太舒服,不如请李天王派个人去南海走一趟吧。”

    李靖便应道:“我派一个人去请吧。”

    “你个憨货。”孙悟空对肖无病瞪了一眼,肖无病便拿出猪八戒惯常的嘴脸,嘿嘿的笑。

    他这会儿虽然笃定孙悟空是老狐冒充的,可却想不清为什么会是这样,尤其是真正的孙悟空的去向成迷,所以他暂时不想惊动老狐。

    猪八戒素来是这样子,贪嘴好吃性子憨粗却又有一点小狡猾,孙悟空也是知道的,也拿他无可奈何,只是哼了一声,不理他了。

    孙悟空伤了腿,李靖军中倒是好伤药,给他上了药,包扎了。

    肖无病因此又看出一个破绽:“齐天大圣铜皮铁骨,当日斩龙台上,千刀万剑,雷火天钉,也伤不得大圣半根毫毛,这会儿却给一条树根扎了个对穿,大圣若只是这点儿本事,别说齐天,屋顶都齐不了。”

    古丈仙赢了一阵,也没有出来攻击李靖军营,等了几天,观音菩萨果然就来了。

    听得观音菩萨来,肖无病心中有点儿发虚:“观音慧眼,会不会看出我是魂穿的?应该不能吧,我是八戒的体,又有八戒的记忆,只是换了魂,她也能看穿?孙悟空就看不穿,当然,孙悟空是个假的。”

    心下忐忑,但也不能躲,跟着孙悟空李靖等人迎将出去,不出头,落在后面。

    他一则自己心虚,二则想要看观音对孙悟空的态度。

    老狐果然肆无忌惮,迎着观音菩萨,不但没有半点心虚,反而大大咧咧,直接就扯着观音菩萨袖子道:“老孙这腿伤了,菩萨,快用你瓶中净水给老孙治上一治,免得好不利索,得一个老寒腿。”

    “你这泼猴。”观音菩萨似乎拿孙悟空无可奈何,用杨柳枝沾了净瓶中的水,给孙悟空洗了伤口。

    他这净瓶中水果然灵异,孙悟空的伤口虽然大半愈合,却还是没好利索,这也证明老狐的功力不行。

    但观音净水抹上去,那伤口立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这净瓶中的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治伤效果为什么这么好?”肖无病惊讶之余,起了好奇之心。

    他是科研猿嘛,研究的又是生物,研究所也经常在小动物身上做试验的,药理试验,病理恢复,这些都是常规。

    但从来没有一种药,可以象观音净瓶中净水一样灵异的。

    他本来有些忐忑,这会儿好奇心起,就把担心扔到九宵云外了,凑上前道:“菩萨,我这手上有道陈年旧伤,天阴下雨的时候,就总是有些痛痛痒痒的,请菩萨也施我一点儿净水,治一下吧。”

    他说着,就把手伸出去。

    他右手近腕骨处,果然有一道伤疤,也不知是哪一年的陈伤。

    “原来是八戒啊。”观音看到肖无病,有些无奈的笑道:“你跟这猴子一样,都是一对疲赖货。”

    她竟然没看穿肖无病是魂穿的,肖无病胆子就大起来,索性就学孙悟空,扯着观音菩萨袖子:“菩萨,且行行好,真个又痛又痒呢,而且这么大一条伤疤,也难看不是。”

    “你这憨货。”观音菩萨明显是个老好人,无奈,只好沾了净瓶中的水,在肖无病手上涂抹了两下。

    肖无病手快,抓着柳枝,就掐下了小小的一条枝丫儿,自己拿枝丫儿去净瓶中沾了净水,在伤口处涂来涂去。

    说来也真是灵异,他手上这伤,大约有三四寸长,红中带青,是真正的陈年旧伤了。

    可观音净瓶中净水涂上去,那疤痕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下去,不说完全消失,至少不细看的话,就看不出来了。

    “果然灵异啊,成份到底是什么?”

    肖无病暗暗惊讶,故意落在后面,装出要上茅房,闪到茅房里。

    看左右无人,立刻闪进戒指里,把那一枝柳叶连同上面沾的净水一起放到冰箱里低温保存起来,等空了,再慢慢分析里面的成份。

    “要是能把净水中的成份分析出来再以培养液培养复制的话,那就牛叉了,万一还能穿越回去,莫说治伤,只这去疤的能力,开发成去疤霜什么的,必定大火,那就发财了。”

    肖无病一个老师,就是研制出一款美容霜,以技术入股,现在十几亿的身家呢。

    他暗打主意,闪身出来,观音已到李靖中军帐中坐定。

    观音功力高,菩萨功果,实力是与大罗金仙相当的,但观音功力虽高,却不会武功。

    观音跟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他们一样,功力虽高,却不练武,要他们上阵与人拼刀子拳脚,那还真不行。

    观音这些人,要伤敌,只能凭法器,或者施巧计,让敌人入她的圈套。

    这样的例子很多。

    例如孙悟空戴的紧箍咒,观音就是给了唐僧一个小花帽,诱得孙悟空戴上,这才得手,而不是抓了孙悟空强行戴上的。

    观音伏红孩儿,也不是拿杨柳枝去把红孩儿打服,而是做了一个假的莲台,让红孩儿坐上去,然后莲台变刀,才把红孩儿钩住。

    西游记第四十九回,观音收金鱼,也是做了一个篮子,等金鱼进了篮子,才收到了金鱼精,跟一般的渔人手段差不多,都是巧借器具。

    如来佛也一样,如来佛降孙悟空,同样是变一座五指山,把孙悟空骗进去。

    再有孙悟空大闹天宫之时,元始天尊太上老君观音菩萨都在,他们都是大罗金仙顶阶的实力,却也只能看着,还得去请二郎神。

    自己冲上去打,挨上一棒,那也是有死无生。

    二郎神与孙悟空大战,观音不是说下场帮忙,而是要丢净瓶助力,然后太上老君怕观音的净瓶给孙悟空金箍捧敲碎了,就说他炼有一个琢子,脱下手上的金刚琢,打了孙悟空一下。

    这些例子都说明,他们灵力虽强,但并不是灵武双修,他们对敌,往往靠一些法宝或者法术,要他们上场打架抡拳头兵器,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听李靖介绍了这几天战况,观音想了一下,道:“这妖怪妖力高强,不输当年的大圣,我这里有一个术法步步生莲或可制他,不过要一个人诱他上当才行。”

    孙悟空自告奋勇:“我老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