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便与孙悟空几个出来,选一处平地,她从袖中取一把金莲,洒在地上,那金莲多达数十朵,一飞出来,即钻入土中不见。

    观音洒下金莲,对孙悟空道:“你诱那妖怪过来,我以金莲拿他。”

    “这个老孙在行。”

    孙悟空当即到山前骂战,古丈仙果然怪啸而出,观音要施法,隐在暗中,古丈仙只以为孙悟空不死心,也未起疑,挺杖与孙悟空相斗。

    打了百十合,孙悟空步步后退,到莲阵中心,孙悟空突然跳出战圈,喝道:“妖孽,你看是谁来了?”

    观音在半空中现身出来,古丈仙抬头一看,看到了观音。

    “原来把观音请来了。”古丈仙呵呵而笑。

    见他识得观音,孙悟空立刻借势欺人,喝道:“你这作死的妖孽,即见观音菩萨在此,还不上前跪地受降?”

    古丈仙仰天长笑,对观音菩萨道:“观音,你以慈悲称世,我且问你,三十三天,此时此刻,有多少人饥,多少人寒,多少人受尽悲苦,多少人绝望长嚎,你能告诉我吗?你即称慈悲,又救了多少人?”

    “想不到这古丈仙倒是个愤青。”肖无病暗暗点头,却又摇头:“不过这话也无理,观音一个人,哪救得天下人,何况是三十三天。”

    观音却给古丈仙问得哑口无言,这菩萨不是个多话的,把杨柳枝一甩,喝一声疾。

    随着她喝声,古丈仙站身处,长出无数金莲。

    古丈仙双脚踩在金莲上,他一看不对,慌忙要跳开,但无论他往哪里跳,脚下总有金莲。

    那些金莲合拢来,裹着他双脚,而且飞快的长大,眼见就把古丈仙整个人给包裹了进去。

    “观音果然法力高强。”肖无病暗暗赞叹。

    赞声未歇,忽听得古丈仙一声异啸,身上长出无数枝丫。

    他身子本来已给金莲包住,只剩头脸,这会儿枝丫生出来,竟然从金莲莲辨中强行钻出。

    枝丫一长出来,便反转过来,就如一只只触手,抓着莲辨便扯,眨眼间便把包裹着他的莲辨扯得粉碎。

    “这妖怪如此厉害。”肖无病惊得目瞪口呆。

    古丈仙撕碎了观音的步步生莲,一根枝丫伸出来,化成一只巨手,向半空中的观音抓去。

    观音一看金莲无效,反损了宝物,忙化一道彩光走了。

    这边怒了孙悟空:“好个妖怪,欺人太甚。”

    跃上去,挥捧就打。

    哪吒上前助力,巨灵神也哇哇叫着冲上去,肖无病也拖了钉耙上去打酱油,却只使四分力,看上去与往常的八戒,并无两样。

    好个古丈仙,给四人围着打,并无半分畏惧。

    他长啸一声,身上长出数十条手臂,有的拿着兵器,有的干脆就是树干树枝。

    一时间,只见他满身是手,如疯魔乱舞,四人竟是近身不得。

    就在眼花缭乱之间,地下突然生出树根,与上两次不同,这次生出的树根,不是一根,而是数十根,密密麻麻如一个矛阵,急剌上来。

    肖无病早留了心眼,一看不对,急腾身而起,这会儿也不敢保存实力,跑了再说。

    哪吒上次吃了亏,同样凝着神,一看树根如麻,大吃一惊,急叫一声:“大家伙当心。”

    他自己踩了风轮,如风而走。

    孙悟空一看不对,忙也腾身。

    古丈仙却特意盯着他,莫怪,齐天大圣名声大啊,一见孙悟空腾身,一条树根急追上来,形如鞭子,一鞭抽在孙悟空背上。

    把孙悟空远远抽了出去,就如打一个高尔夫球。

    惟有巨灵神,身子笨重,腾云不及,给树根围将上来,刹时裹了个结实,拖翻在地,挣动不得。

    一众小妖冲上来,把巨灵神横拖倒拽,扯回了山中。

    古丈仙一声怪啸,催动树妖,杀将过来。

    李靖拼死抵挡,边打边退,再败一阵,又丢了两千兵,稳住阵脚一看,几乎要哭了。

    取经路上,孙悟空打不过妖魔,就到处去搬救兵,但这一次,连观音都没办法,孙悟空也没辙了,在那里抓耳挠腮。

    观音也没有什么主意,她倒稳重,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似乎感应到肖无病在偷看,观音转头向肖无病看过来,微笑道:“八戒,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观音的感应力把肖无病吓一跳,他灵机一动,道:“我以前在高老庄时,听教书先生说过一个下驷对上驷之法。”

    “哦。”观音眼光一亮:“如何以下驷对上驷?”

    李靖孙悟空也扭头看过来。

    肖无病道:“大家也知道,我老猪法力低微,正面打,肯定是打不过古丈仙的,我算是下驷,但我可以主动去挑战古丈仙,把他缠住引开,这就是以下驷对上驷,然后你们去挖了古丈仙的老窝,灭了那些小妖,没了老窝,古丈仙再厉害,也只有逃命的份。”

    “这一计好。”李靖点头。

    孙悟空也跳起来:“好一计下驷对上驷,八戒,脑袋开窍了啊。”

    肖无病便装出委屈的样子道:“不要看不起我老猪好不好,我好歹是取经回来的猪,沾了佛光,好歹也多了几分灵气是不是?”

    “是是是,八戒比以前果然是灵光多了。”孙悟空搂着肖无病肩膀,哈哈大笑。

    肖无病也憨憨的笑,鼻子里悄悄一闻,有心之下,还是能闻得出隐隐的狐骚气,心下冷哼:“好一只老狐。”

    观音李靖也都说肖无病这一招好,也不等了,肖无病拖了钉耙,绕到侧面山上,看到一些有妖气的古树怪花,便举起钉耙一阵乱刨乱挖。

    有小妖听得响动来看,也给他挖死好些。

    古丈仙得报,飞跑过来,一看,怒发冲冠:“猪八戒,你这好死不死的大耳贼,今天我若不把你撕碎,誓不为人。”

    “你本来就不是人好不好?”肖无病冷笑:“你连猪都比不上,无非是那一年老猪过身撒了一泡尿,让你得了肥气成了精,还反把你得瑟上了。”

    这话气人啊,古丈仙气得胡子眉毛一起往上扬,哇哇叫着就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