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无病只用五分力,看上去却好象是用了全力的样子,举钉耙就挖,古丈仙哪里会怕他,举杖相迎。

    斗了数十招,肖无病把钉耙一摆,跳出战圈:“这里山地不好使劲,是汉子的,便跟我来,到平地里让你见识猪爷爷的厉害。”

    说着拖了钉耙便走。

    古丈仙不知是计,怒叫道:“你便逃到天涯海角,爷爷我也不怕。”

    大踏步追上来。

    跑出数十里,出了山,到平原地带,肖无病返身又斗,斗了数十招,他又叫道:“这里风水不好,万一把你挖死了,葬在这里,不利子孙,你若有种,便随我来,选个风水宝地,我把你连埋带葬,一水儿料理了。”

    说完转身又跑。

    古丈仙给他气乐了:“你这大耳贼,打不过却还好多废话,我今日便要赶你到底,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又追出数十里,前面一个小湖,肖无病心中猛然一动,想到一计。

    他最初的想法,是要试一下自己功力翻倍后的身手,但真正打起来,他却发现,这古丈仙身强体壮力不亏,真要想借手中的钉耙把古丈仙挖翻,基本是没有可能的。

    要赢古丈仙,必须另想奇计。

    猪八戒前身是天河水军元帅,水上功夫了得,肖无病便使一个堆水法,堆一个水浪,自己站在浪尖,冲古丈仙招手:“来来来,所谓山主人丁水主财,这里便是你最好的葬身之所。”

    古丈仙怒极反笑:“大耳贼,你是以为我下不得水是吧,你且看着。”

    只见他一声暴喝,身子一躬,两条腿突然暴长。

    他身子本就高大,这会儿仅两条腿就超过了五十米,一步踏进湖中,如履平地,区区一个小湖,完全无法妨碍他的身法步子。

    “这妖怪。”肖无病看着古丈仙如此妖法,也自惊心,又悄悄冷笑,大喝一声:“看耙。”

    催着浪花,一浪过去,举耙便挖。

    古丈仙手中龙头拐劈面相迎。

    斗了数十招,肖无病买个破绽,突地一闪进了戒指。

    突然失了肖无病踪影,古丈仙疑惑起来,怪眼四下乱找。

    肖无病怕他起疑跑路,飞快的跑进研究所,拉了一条带插板的电线出来,悄悄的往湖里一丢。

    他这研究所的电,是给反应炉加压用的试验用电,不是家用的照明电,不是220伏,而是高压电。

    这就是肖无病想出来的对付古丈仙的妙法。

    他武功不如孙悟空,甚至不如哪吒,法力也绝对不能跟观音去比,哪怕功力翻了一倍,也还差得远。

    但这高压电,却是他独一无二的穿越法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撑得住的。

    湖水导电,插板一入水,强大的高压电立刻借着湖水导到古丈仙身上,打得古丈仙全身剧烈颤抖。

    古丈仙怪啸不绝,想要跳出水去,但高压电导入体内,把他一身妖能几乎打散,根本无法凝聚。

    不过他千年老妖,非比等闲,知道中了肖无病的计,脱身不得,蓦地里一声暴吼,上半身猛然炸裂,枝干飞射,有不少都飞射到了岸上。

    上半截身子炸飞,下半截身子却仍然插在湖水中。

    那情形,似乎他自己把自己炸死了一般。

    但肖无病可不是猪八戒,没有那么好骗,古丈仙自己炸死自己,他是不信的。

    “想跟我玩假死脱身是吧,嘿嘿,哥有绝招,你瞒不过我。”

    肖无病笑着,从研究所里拿了一台红外成像扫描仪出来。

    肖无病没有观音的慧音,没有二郎神的神眼,也没有孙悟空的火眼,但他这红外成像扫描仪,却不比观音他们的眼晴差。

    只要是生命体,就有生命磁场,给红外扫描仪一扫,就会形成图像,这个绝对没得跑。

    肖无病拿红外扫描仪对古丈仙湖中的半截身子一扫,古丈仙的躯干还没死透,还有点儿红外光谱,但在飞速的消逝中。

    残躯他就不管了,上岸,对着岸上一路扫过去。

    这种红外成像仪,原理简单,只要功率足够,最远可以达到千米成像,最深可以透深到地下数十米,用来找深藏地底的动物,一找一个准。

    不出他所料,果然在湖岸不远处,找到一处强烈的光斑。

    “嘿嘿,元神保命是吧,可惜啊,逃不过老肖我的扫描仪。”

    他收起扫描仪,拿起钉耙,几耙子挖下去,在两米多深处,挖出一段枝干,正是古丈仙的本命元神。

    所谓的元神保命,是修道之士在遇到强敌,本体无法脱身之时,就舍弃本体,遁走元神的一个法子。

    虽然也会大伤元气,但只要本命元神还在,慢慢的终可以修复。

    恰如壁虎断尾求生。

    古丈仙用的,就是这一招,他知道自己身体脱身不得,就借炸裂的假象,把自己的本命元神藏在一段树根上遁出来,而且深入土中。

    如果肖无病想不到这一点,或者即便想到了,没有扫描仪,也找不到深入土中的树根,总不能把湖边的地都挖一遍吧。

    那古丈仙就可以逃得一命,扎根下来,慢慢的恢复。

    有得一段日子,就又可以恢复如初了。

    可惜肖无病虽然顶着猪八戒的身子,却是一个很细心的科研员的魂,而且神之又神的把整个科研所带了过来。

    拥有扫描仪这样的科学利器,古丈仙也就悲剧了。

    树根给挖出来,古丈仙知道逃不掉了,树根上现出一张脸,对肖无病求饶道:“净坛使者,念我修行不易,且饶我一命。”

    “我为什么要饶你,有什么好处吗。”

    肖无病占得先手,得意洋洋。

    只剩本命元神的古丈仙,元气大伤,已经没有多少妖力了。

    他要想弄死古丈仙,不比踩死一只蟑螂更费力,所以不必着急,猫戏老鼠,逗逗他再说。

    “我这里有一件上古仙物,我能有这份功力,多亏是它,我愿双手奉上,但求净坛使者饶我一命。”

    他说着,嘴一张,吐出一团金光,金光中浮着一物,好象是个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