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息壤术,这个用来堵洪水最好了,水长土也长,不过要灵泥,当年大禹治水就会这个术法,从天界偷了灵泥,可惜后来给发现了。

    有迷墙术,砌土成墙,也就是所谓的鬼打墙,让人晕头晕脑穿不出去。

    有塑泥术,泥巴可以烧制成各种雕像,而练成后土诀后,则可以任意变形,变人变物,随心所欲。

    其它术法还有一些,一时也说不尽,而其中最亮眼的,是地根术。

    地根术练成,就可借大地之力,只要有一只脚不离开地面,就可以源源的从大地深处获得力量。

    其力无始无绝,永不会脱力。

    “这个妙啊。”肖无病大喜:“希腊神话里那个参孙,好象就会这个,后来是给人托到空中,双脚离地才给弄死的,不过我比他强,他双脚离地就不行了,我双脚离地,可还会腾云呢。”

    这一次的收获真是不错,手舞足蹈之间,突然发现古丈仙不见了,他进来的时候,使了个拿法,把古丈仙掐在手上的,这会儿怎么突然不见了。

    细一看,不是不见,而是载着古丈仙元神的那一截灵根变小了,先有一尺长短,这会儿却细如指头。

    “你搞什么鬼?”肖无病道:“想变小逃走吗?”

    “不是。”古丈仙有气无力的回答:“是那个金光,还有戒中银光,会吸元气。”

    “金光会吸元气?”肖无病吓一跳:“没有啊,我好好的啊,咦,不对,我体内元气澎湃,好象功力又增加了,这会儿,该是有太乙真仙初阶的功力了吧,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那金光,给戒指银光融在一起,都化在你体内了,然后还顺便把我的元气吸走了。”

    古丈仙声音细弱,仿佛病了三年的老人。

    说了这话,他五官慢慢隐去,彻底成了一根小小的木棍。

    “死了?不会吧。”

    肖无病感应一下,还好,古丈仙没死,不过也就剩一口气了,而且气息极为微弱。

    先前挖出古丈仙灵根的时候,虽然他大伤了元气,但灵根上元气还是很强的,若拿现在来比,先前就如同一棵大树,这会儿,就象一根豆芽了。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肖无病道歉。

    古丈仙元气衰竭,已经无法化出五官,无力回答他了。

    肖无病一时不知拿古丈仙怎么办才好,虽然古丈仙是妖,但其实并没有损害他什么东西,修练几千年,也不容易,这么吸了他元气,肖无病就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是一棵灵树,我吸了他元气,那我能不能变树啊?”

    这么一想,脑中突然生出灵觉,手掌一伸,掌心上立刻生出一点绿芽,绿芽飞速长大,眨眼就成了一棵树苗。

    “还真可以。”肖无病又惊又喜,再一动念,身子突然就变成了一棵树,脚下长根,上身长出枝丫,绿叶哗哗,真就成了一棵大树。

    “这个好,太好了。”肖无病大喜。

    后土经他还没练,想要把后土诀练成,哪怕是下品三级,估计也要一段时间。

    而这会儿,因为吸了古丈仙元气,不要练,就有了古丈仙木灵的本事,这等于是捡来的啊。

    “捡漏什么的,太讨厌了。”

    肖无病还假惺惺的装了一回逼。

    而因为得了古丈仙好处,他心中就更加歉疚,不想古丈仙就这么死了,脑中灵光一闪:“对了,我还有观音的净水啊,我且看看,她那净水,到底是些什么成份在里面。”

    把古丈仙先放腰袋里,上楼,到冰箱里把那一枝柳枝拿出来,取了柳枝上一滴水珠,拿到高倍显微镜下一看,吓一大跳。

    那一滴水珠里,有一种从来没见过的细胞体,极为活跃,而且光谱特别强,比普通水滴中的细胞体要强上百倍不止。

    “果然活力充沛,元气满满啊,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肖无病一时间弄不清楚那细胞到底是一种什么生物,他取了一滴营养液滴上去,再一看,吓得大吃一惊。

    只是一刹那,那种细胞体就分裂成了无数分身,至少增加了上万倍,活跃的细胞体,充塞了整滴营养液,而且细胞体更加活跃。

    “卖糕的上帝,我说她这净水治伤去疤那么灵效呢,这细胞体这种分裂生长法,也太强悍了吧。”

    惊叹中,他索性取了一大瓶营养液来,再把先那一滴含有净水细胞的营养液放进去。

    然后从大瓶中取一滴营养液,到显微镜下一看,果然跟先前一样,营养里充满了净水中那种细胞,极为活跃。

    他再一滴,还是一样,多取几滴,全是一样。

    也就是说,在这一刹那间,整整一大瓶营养液,全部给净水中那种细胞分裂占据了。

    “卖糕的。”震惊之下,肖无病简直都无语了:“人要是这么发,分分钟可以把地球挤爆啊。”

    他眼珠一转,另取一个稍小些的瓶子,把那一大瓶变成了净水的营养液倒出小半瓶,然后把古丈仙放进去。

    古丈仙本来元气衰竭,几乎要变成干柴了,一入瓶中,瞬时间就抽芽生长,眨眼就绿意盈盈了。

    不过并没有变成大树,只是一条树枝,就如观音净瓶中的杨柳枝儿。

    树枝上再次生成五官,正是古丈仙的模样,不过年轻了好多。

    “净坛使者,多谢救命之恩。”古丈仙一脸感激,又好奇的道:“你这灵液哪来的啊。”

    肖无病先不说,只笑嘻嘻的道:“这灵液灵不灵?”

    “灵,灵,简直太灵了。”古丈仙连连点头:“我修练三千年后,一条灵根已能幻化人形,四处求修学道,也找了不少灵境,寻找灵根录石灵脉灵药,但没有一种灵液,能与这灵液相比。”

    他想了一下,道:“或许惟有观音净瓶中的净水,能与这灵液相比。”

    “那可不敢比。”肖无病是个黑肚子,这会儿当然不会说,他这灵液,就是偷了观音净水,用营养液培育出来的,他只是问:“若让你在这一瓶灵液中修练,你多久可以恢复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