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夜里的港城比白日里更加璀璨。

    步行街上,行人往来行走,大多衣着光鲜,神情愉悦,却有一个男子在狼狈地奔跑。

    与其说是奔跑,不如说是奔逃。

    不时回头看向身后,神情惊恐,带着粗重的喘息声,一路跑过,跌跌绊绊,撞倒许多行人,惹了一片骂声。

    男子充耳不闻,只顾埋头狂奔。

    似乎身后有着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在追赶他一般,但事实上,他身后只有被他撞到而破口大骂,和因为他奇怪的举动而对他行注目礼的行人。

    在男子前方不远,有几个衣着时尚的美女,正频频对着一个方向兴奋地指指点点。

    “哇,小哥哥好帅啊!”

    “腿好长啊!还有肌肉耶~”

    “嘤嘤嘤,受不了了!小哥哥是我的!过了今晚就让他成为本姑娘的人!”

    几个美女已经激动得眼睛都快变成桃心。

    但是下一刻,她们便看见自己心目中的男神小哥哥被一个狂奔的猥琐男撞得飞起,吧嗒一下摔了个实在。

    几个美女同时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眼中闪过的战意火花。

    关键时刻,手撕姐妹也在所不惜!

    顾不上谴责那个撞倒男神小哥哥的猥琐男,掉头的同时,已经蹬着恨天高的鞋子,一起朝着摔倒的男神冲了出去。

    然后就发现,大街上除了她们几个外,竟然还有许多觊觎着男神小哥哥的妖精,不约而同地围了过来。

    比她们更快地将小哥哥给扶了起来,期间趁机揩了几把油,并围起一道严实的防线,隔绝了她们与小哥哥的接触。

    贱人!

    浪货!

    一群衣着艳丽的妖精们彼此盯视,火花四溅。

    妖精们却没有发现,在她们暗战时,小哥哥已经不见了。

    妖精们眼中的男神小哥哥,趁着她们不注意时,就偷偷地溜了。

    挪到了远处,才心有余悸地抹了把汗。

    最近经常看到类似的告诫,说是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小哥哥”一边感叹世风日下,一边低头看了看受伤的手臂和膝盖。

    这一摔摔得挺狠,他穿的还是一件短袖t恤和五分裤,手臂和膝盖完全没有遮挡,都擦模糊了,一阵阵地刺痛。

    不过他第一时间想的却不是去处理伤势,而是回头看向那个撞倒了他,正在跑远的那个男子,恨恨地道:“孙贼,撞了你爸爸还想跑?”

    凸(艹皿艹)!

    骂了一句,拔起两条大长腿就追着那撞倒他的那人跑。

    这一跑,就锲而不舍地撵着那人屁股后面,一追就追了三条街。

    直到看见那人在前面拐了个弯,才停下来,撑着膝盖气喘如牛。

    “呼……奶奶的,这孙砸……呼!呼!真能跑,是被鬼撵了吗?”

    嘴角又跟着开心地勾了起来,因为他知道,那孙子拐进去的地方,是条死路。

    眼睛盯着不放,好不容易把报喘匀了,才软软地跑向那人拐过的地方。

    “啊——!”

    惨厉的叫声忽然响起,叫声里似乎充满了惊恐和诡异,吓得他猛地一抖。

    回过神来才怒骂:“神经病啊?”

    脚下却紧跑了几步,来到拐角一看,就愣了:“咦?人呢?”

    这里是两座大厦的间隙夹角,三面都是至少十几米高的墙,难不成还插上翅膀飞走了?还是说,那孙子被蜘蛛咬过?

    不甘心地走进夹角,四处张望,忽然发现前面地上有什么东西,上前一看,顿时全身一阵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Σ(°△°|||)︴

    用力咽了一口口水,慢慢地退出夹角,然后转身就走。

    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富强、民主、文明……”

    直到走远,才摸摸额头和背后地冷汗:“该死,真是活见鬼了。”

    他当然没见到鬼,只是看见一堆衣物,他追的那孙子的衣物。

    只有衣服,不见人。

    衣物是一层叠一层,从鞋子,到裤子,再到上衣,衣服上的扣子、鞋子上的绑带都没有松开,就好像人突然消失,衣服失去支撑,从上到下落了下来。

    一条死路,一个大活人眨眼不见踪影,却留下了一身衣物,摆放方式还这么奇怪,怎么看怎么诡异。

    难不成这是个喜欢深夜裸奔跑酷的大能?

    呓~~!

    他平时是个不信神,不信邪的人,这种状况也许能有很多解释,但他就是没来由地感觉很不对劲,很渗人。

    拍拍胸脯:“还好还好,小爷三观正,社会主义核心真传二十四字真经时刻铭记,什么牛鬼蛇神都不……”

    “砰!”

    “哎呀!”

    话没说完,一个黑影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砸他脑袋上,疼得他抱着脑袋蹲地上一阵抽气。

    嘶~~!痛痛痛痛!

    好不容易缓过来,脸上忽然感觉有点痒,伸手一摸,有点湿热,放到眼前一看,手上一片血红。

    两眼腾地一下冒起炽烈火焰,站起来气势汹汹地寻找罪魁祸首。

    却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明明很宽阔空旷,四周都是高楼大厦,还离得很远。

    所以这东西是从哪里掉下来的?飞碟吗??

    “哔他哔——哔哔哔哔哔哔——!”

    很少说脏话的他,也忍不住一串国骂狂飙出口。

    实在是邪了门,倒了血霉了!

    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啊!

    出门让人撞,摔了一身血(??)。

    被女色狼们围攻揩油,嗯,这个倒是习惯了。

    免费看了场大变(灭?)活人,吓了一身白毛汗,没缓过来呢,石头从天而降砸了一脑袋血……

    对了,石头呢?

    低头在地上找了找,很快就找到那块“凶器”。

    一把捡起来就猛地往地上砸落,混蛋玩意儿的!

    “凶器”砸在地上也只是发出有点沉闷的响声。

    稍微发泄了口气,才忽然愣了愣。

    他发现这“凶器”有点……独特啊。

    捡起拿在手里。

    那是一个拳头大的玻璃球……

    玻璃球里还有东西,是一只月牙般的小船。

    倒有点像是有一阵挺流行的瓶中船,不过小船底下还有一只像是断裂的手掌托着,造型很独特。

    “什么玩意儿?”

    他有点纳闷,工艺品吗?

    这玩意儿上面已经有道道丝网般的裂纹,但就是不碎。

    还挺结实的,竟然这么砸都没碎。

    “噗……”“噗……”

    陈亦拿起又敲了几下,还真是,看着风一吹就碎,其实很结实。

    “嘶~”

    本还想琢磨琢磨,却感到头皮一阵阵刺痛,像起自己一身伤,手上脚上的伤也跟着痛了起来。

    随手把玻璃球揣兜里,先到附近药店买点药品处理下伤口再说。

    当下找到附近商场外的一个药房。

    进去买了点药,药房小姐姐还附赠了很热情的服务,从上到下,嗯,是从头上到脚上的伤口,都给仔细处理了一下。

    还好都是些皮外伤,消下毒,下点药包扎下就完了,也用不着再跑医院。

    好不容易从药房小姐姐的热情中逃脱,站在街上,有点茫然,莫名响起bgm……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啊……

    原本想出来好好犒劳下自己,吃喝玩乐一个也不能少,现在是没心情了,但很不甘心就这么过去了。

    四处张望了下,发现正好商场外放着的电影海报,想起电影院就在不远。

    算了,看场电影安慰下得了。

    迈开长腿,带着一身伤,就向电影院进发……

    却不知,这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