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

    庆空禅师口宣佛号。

    本听陈亦所说,庆空就已生惊疑。

    他心澄如镜,此刻见贝金禅反应,就明白陈亦所言不虚。

    想到他参禅多年,竟在眼皮底下,出现了这等骇人听闻之下。

    心惊之余,不由大恸大怒。

    陈亦旁若无人继续说道:“污你?我问你,十日之前,唐员外家的妾室为何自杀?”

    其实这件事也是他无意间知道的。

    他按照何铁手给的名单,挑中了这个金禅社做目标。

    一是因为这金禅社所做所为是真的恶心到他了,二也是因为感觉这个名字实在是跟自己反冲,这样的玩意儿也敢用这名字,存心和他过不去啊,不弄你弄谁?

    却没想到调查的时候,正好知道了这个姓贝的一件恶心事。

    他以谈禅为名,忽悠了一个姓唐的富商,几次进出富商家中。

    富商对他全无防备,竟让他出入内宅。

    姓贝的见到富商一个小妾,心生觊觎,用手段将那小妾迷了。

    那富商小妾也是性烈,清醒后,直接撞死了。

    那个唐姓富商至今也不知实情,小妾莫名其妙死了,只好告到了官府。

    只是吴州府衙,本就是金禅社最大的一重保护伞,怎能理会?

    “嘿嘿,任你口舌生花,也休想污蔑贝某。”

    贝金禅也是心机深沉,这一会儿工夫,已经完全镇定下来,根本不接陈亦的话头。

    “罢了,与你说这多话,并不是要你承认,既然如此,就到此为止吧。”

    陈亦合什在胸,摇头叹息:“纵使千百劫,所造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说话间,已一指缓缓点出。

    一指浮生若梦……

    贝金禅早已见过鲁能中了一指后的诡异模样。

    以他的心性,早就一直暗中防备着陈亦故技重施。

    只是他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却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

    许是被别人吹捧惯了,一叶障目,以为自己武功放到江湖上也算是一方高手。

    这贼秃虽然很诡异,但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却不知,他距离江湖上真正的高手究竟有着怎样不可逾越的距离。

    陈亦一指点出,贝金禅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额头眉心就已现出一点红印。

    “呃……啊……”

    贝金禅两眼顿时呆直,嘴僵硬地开合了两下,就和鲁能一般,软倒在地。

    一旁的鲁能见状,脸上现出惊惧之意。

    “贼和尚!你对禅主干了什么?”

    贝金禅带来的几个大汉见此,怒喝着,扬起手中刀剑,就朝陈亦杀来。

    “阿弥陀佛,众弟子,护大师法驾!”

    庆空老方丈白眉抖动,显然也被这些人气着了。

    云岩寺百十众僧齐齐站出。

    那几个恶汉脚步一顿。

    他们再是凶恶,也不是傻子。

    几个人打一百个?头铁吗?

    就算是普通人也打不过啊,更何况传闻云岩寺的僧人个个深藏不露,身手不凡。

    恶汉齐齐咽了口口水,讪笑着慢慢退了回去。

    真是从心,人家两把西瓜刀就敢砍遍几条街,就你们这德性也敢造孽?

    陈亦看在眼里,暗暗撇了撇嘴。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这时,贝金禅突然满脸凶厉,死死瞪着前方。

    “哈哈哈哈,死贼秃!还以为你有何本领?不过是些孤魂野鬼,贝某能杀你们一次,就能杀你们两次、三次!”

    “都去死吧!”

    “杀!杀!杀!”

    贝金禅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拳腿交错,朝着空气中狠狠地撕打着。

    “呸!泥腿子,狗一样的东西!”

    “哈哈哈!再来!杀得不过瘾啊!”

    似乎将什么人杀了一般,贝金禅还朝地上的“尸体”啐了一口,仰天狂笑着。

    陈亦眉头微微一皱。

    这个畜生,比他想象的更要可恶。

    既然如此,一指不够,那就来两指。

    念动间,陈亦已经又是一指点出。

    一指浮生若梦,

    两指森罗如狱……

    “谁?!”

    “你们是什么东西?”

    “你们要干什么?!”

    “不!放开我!放开我!”

    “不要!”

    “啊——!”

    贝金禅如同见到了极度恐怖的东西,一张阴鸷嚣张的脸,已经让惊恐给扭曲。

    不断地挥舞着双手向后退,突然跌倒在地,又不断地在地上扑腾着,好像在什么“人”的手下挣扎、抗拒。

    然后就全身一挺,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叫声。

    双手在身上、脸上双抓又挠,抓得一片片血肉模糊,惨叫声逾发凄厉,偏偏叫得越惨,他抓得越用力。

    “三藏大师,这……?”

    其他人看得浑身毛骨悚然,庆空老方丈忍不住回头看向陈亦。

    陈亦暗自咽着口水,脸上却仍保持着风轻云淡的笑容。

    闻言缓缓道:“老方丈,可记得地藏经中,地藏王菩萨曾为佛母言说之南阎浮堤众生之罪报,至罪者,乃入无间地狱?”

    “阿弥陀佛,自是记得。”庆空老方丈道。

    “若有众生不孝父母,或至杀害,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杀生者、邪淫者、窃盗者之属,皆当恶习结果,各有百千报应。”

    陈亦点点头,收起笑容,目光如矩,扫过岩壁下众人,唇齿张合:

    “大铁围山之内,大地狱有一十八所,独有一狱,名曰无间。”

    “若堕此狱,日夜受罪,以至劫数,无时间绝,故称无间。”

    “一人亦满,多人亦满,故称无间。”

    “灾劫苦楚相连,更无间断,故称无间。”

    “不问男子女人,羌胡夷狄,老幼贵贱,或龙或神,或天或鬼,罪行业感,悉同受之,故称无间。”

    “若堕此狱,从初入时,至百千劫,一日一夜,万死万生,求一念间暂住不得,除非业尽,方得受生,以此连绵,故称无间。”

    一番话,说得众僧肃然合什,,还有那剩余的十来个信徒满脸敬畏。

    那先前痛哭悔罪的大汉,刺杀大汉的人,贝金禅带来的几个恶汉,和渐渐清醒的鲁能更是趴在地上,冷汗涔涔,不断地发抖。

    陈亦手指贝金禅:“如此人者,不知劫掠幼童几许,致使多少百姓破家灭门,非旦如此,为悉令所劫幼童听从管教,又兼残其身、毁其心,平日里多有害人性命,毁人清白,罪业滔天,当堕无间。”

    “小僧无那般法力,将此罪人打入无间,却有一指,可令他如坠狱中,受那无间之苦。”

    庆空老方丈合什一拜:“阿弥陀佛,三藏大师神通果然玄奇,如此,既不伤我佛慈悲之德,也可警醒世人,少造孽业,当真功德无量。”

    众僧也一同下拜。

    陈亦连忙弯腰回拜。

    装那啥归装那啥,一大把年纪的老头,他可受不起。

    不过你这老和尚也有点不老实,没看见这场面这么血腥吗?哪来的慈悲?

    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陈亦有点心虚。

    牛油果说

    感谢“风”“只为来看看你”两位同学的打赏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