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蛇郎君听到“小仪”这个名字,身子猛地一顿。

    头上发丝,身上衣袍,都无风自动。

    眼中凝若实质的杀意,让温方达几乎站立不住。

    该死的,哪里跑出来的死秃驴,坏我大事!

    温方达心中暗骂,他恨极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和尚。

    “小仪”其实是他所杀。

    这是他“驱虎吞狼”的嫁祸之计。

    以他对夏雪宜的了解,只要让他相信“小仪”是被六指琴魔所杀,两人之间必定就是一场你死我亡的大战。

    到时他便可坐收渔利。

    连那些掌门、名宿,其实都在他算计中。

    只要事成,金蛇剑一定是他的囊中之物。

    至于天魔琴,他根本没有兴趣。

    那些蠢货,根本不知道金蛇剑的可怕,根本不在天魔琴之下。

    金蛇剑的秘密,除了金蛇郎君和死去的“小仪”,这个世上只有他知道。

    眼看着一切都按着他的设计进行,没想到却让一个死秃驴横生枝节。

    温方达知道自己是金蛇郎君必杀之人,若让他有反应时间,第一个杀的就是自己。

    所以他不得不出来。

    夏雪宜手中金蛇剑已经斜举,最终还是没有挥出。

    冰冷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说!”

    温方达心中暗喜,急忙高声一呼。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从一侧匆匆跑了出来,将一个卷轴递给了温方达。

    温方达一脸悔痛道:“夏大侠,温某自知当年犯下大错,也无意辩解。”

    “但小仪并未有任何对不起夏大侠,也并非对你无情,她下嫁温某,只是为了以此保全夏大侠。”

    金蛇郎君眼神猛地一滞。

    温方达及时举起手中的卷轴:“这是小仪所画,她生前时常对月观画,温某其实一直看在眼里,此画,当可表明她的心意。”

    他话音刚落,便觉手上一轻。

    那卷轴已经凭空脱手而出,疾射入高楼上的金蛇郎君手中。

    金蛇郎君双手微颤,缓缓打开卷轴。

    一幅画,慢慢出现在他眼中。

    画中,是一个女子倚窗独坐,对月形单。

    落款便是一个“仪”字,还有一首五言: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夏雪宜双手轻颤。

    他不是轻易信人的人,但那个“仪”字,和这首诗的笔迹,都绝对是她所写。

    “咣当。”

    画展到尽头,一个物什掉落到了他脚边。

    金光灿灿,如若小蛇。

    是金蛇锥。

    夏雪宜捡起,握在手中。

    这是他当年出山,找到她时,所留下的信物。

    “红红翠翠年年暮暮朝朝,脉脉依依时时鲽鲽鹣鹣。”

    温方达忽然念起两句话,让正陷入无穷留恋、悔恨中的夏雪宜猛地抬起头。

    若说先前他还有所怀疑,听到这句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话,夏雪宜已对温方达的话已经信了九成。

    “夏大侠,这是小仪临终前说的唯一一句遗言,温某不知何意,想来是与夏大侠有关,我与她毕竟夫妻一场,她惨遭横死,我总该了了她遗愿,将这话告知与你,之后再死,也算为当年之错赎罪了。”

    温方达不着痕迹地加重了“惨遭横死”四字,暗中却是在全神防备,怕夏雪宜不管不顾,先将他杀了。

    眼角余光瞥见他怒睁着血红的双目,瞪着对面高楼上的六指琴魔,浑身气劲升腾,心中便是暗喜。

    “铮!”

    一道琴音骤响,却见暗喜的温方达身子一顿,脸上还带着一丝愣然,便轰然向前倾倒,直直地砸在地上,扬起一阵尘烟。

    让一直冷眼旁观的烈火老祖,与一众江湖群雄都怔住了。

    陈亦也傻眼了。

    这剧情,打从夏雪宜杀红了眼一样砍六指琴魔开始,就全乱了。

    剧情不靠谱啊。

    完全和陈亦知道的不一样。

    他本来在一旁看着那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家伙一番神操作,看得他一愣愣的。

    突如其来的一下,让他猛地一惊。

    【199/200】

    看着灰幕上的数字,陈亦想骂人。

    你干什么?!

    你不按套路来啊!

    好好说话你干嘛突然杀人啊?

    不按套路表演的六指琴魔,正手抚琴弦,神情悠然,似乎杀人的并不是她一般。

    而金蛇郎君对温方达的突然扑街很生气,因为这是他的大仇人,却被别人杀了。

    但相比于这些,他此刻眼中更恨六指琴魔。

    只想着杀了她!

    不过多疑的性子,还有对于温方达的了解,让他仍然存着一丝疑虑。

    冷冷地开口:“六指琴魔,我就问你一次,小仪,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六指琴魔手抚琴弦,细长的眼角斜睨了了夏雪宜一眼,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完全没有回应他的质问的意思。

    “阿弥陀佛。”

    陈亦运起了十成功力,以舌灿莲花的神通发喧起一声佛号。

    声音滚滚如雷,却庄严祥和。

    震得所有人气血涌动,心神震荡。

    他不能再吃瓜了。

    这两人的架势,明显又要打起来了。

    真让他俩打起来,又是一场灾难,八百头牛都难拉回来。

    他可是只剩下一个“死亡名额”而已。

    “和尚!你到底想干什么!”

    夏雪宜只觉心中一清,满腔的负面情绪似乎都淡去了许多。

    早就见识过陈亦本事,他马上就知道又是这贼和尚搞的鬼,不由怒声质问。

    “夏施主稍安勿躁,且让小僧与这位施主说几句话如何?”

    “哼!”

    夏雪宜被他消去了几分负面情绪,之前因为目睹旧爱小仪那残破的尸身而被淹没的理智渐渐回归。

    以他的聪明,很快就察觉了其中的细微疑点。

    再加上心中念着几分上次陈亦没在赢了与他的打赌后,没有趁火打劫的情分。

    也不再急着要杀人。

    冷哼了一声,移开视线,当作是默认。

    “施主,你也是要报仇吗?”

    陈亦看向飞檐上的青霞姐……不对,是六指琴魔。

    啧,真帅。

    一个女人帅成这样,都没男人什么事了。

    他在心里转着奇怪的心思,六指琴魔怀抱古琴,看向他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

    对于他的问询,却是傲然一笑,用充满奇特魅力的声音道:“和尚,你敢阻我?”

    “小僧不敢,只是有一言相劝。”

    “哈哈哈哈,”

    六指琴魔忽然放声大笑:“和尚,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自然知道。”

    陈亦笑着点点头:“黄雪梅,天魔琴之主,江湖人人闻风丧胆的六指琴魔,天龙门上任门主,黄东之女,有一弟名为吕麟……”

    六指琴魔猛地长身立起,两首比男子都要凌厉的狭长剑眉竖起:“你到底是什么人?”

    牛油果说

    感谢“淡墨经年”“被遗忘的闲人”同学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