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僧法号三藏。”

    陈亦合什笑道:“一个出家人罢了。”

    “好一个‘有心’的出家人。”

    六指琴魔嘴角勾起冷笑:“既然来了,那就和这些鼠辈一同听我一曲吧。”

    她似乎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兴趣,长琴倒转,横在胸前。

    “慢来慢来。”

    陈亦迈动脚步,走到了她所在的飞檐下,抬头道:“女施主,你这琴曲杀气太大,他们恐怕消受不住。”

    “不如这样,小僧斗胆,女施主的琴曲,不知可否只让小僧一人听了?”

    四周之人闻听,都是一愣,像看傻子似地看着陈亦。

    难不成这和尚不知天魔琴之威?

    还是说他真是有脑疾?

    只有另一座高楼上的夏雪家脸皮微微一抽。

    贼和尚,又来这招!

    六指琴魔英眉蹙起,忽地勾起一丝讥笑:“和尚,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我为你抚琴?”

    “……”

    你怎么又不按套路出牌?

    陈亦心底暗骂。

    哼!

    那就别怪我出绝招了!

    面上仍然是一副淡然笑意:“女施主,我与令弟吕麟也算相识,数日前,小僧偶遇他与养父吕腾空为人追杀……”

    “铮!”

    “叮!”

    一缕琴音响起的瞬间,陈亦便觉一道如刀锋般的劲风掠过脸颊。

    却与他的脸皮相撞出一声金铁之鸣。

    六指琴魔瞳孔微缩,却无暇顾及,冷声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陈亦差点想直接掏出龙木金藤将这个永远不按套路出牌的女人暴锤一顿。

    这人太讨厌了!

    还好他脸皮够厚,不然就破相了!

    尽管想打架,但他表面还得装着。

    “女施主误会了,小僧是出家人,最是见不得人在眼前打打杀杀,妄造杀孽,故而惩戒了那些人一番,如今正在西郊云岩寺中,安全得很。”

    另一旁的烈火老祖几人转过脸,目光古怪地看向点苍派的韩逊。

    韩逊曾追杀吕腾空父子他们是知道的,却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一出。

    韩逊老脸微滞,有点羞怒。

    该死的秃驴!

    六指琴魔狭长的眼眸微眯:“你是想恃恩要挟我?”

    她没有追问事情真假。

    若不相信,说再多都是废话。

    若想查证,也是容易得很,更没必要废话。

    “不敢不敢。”

    陈亦笑眯眯地合什一礼。

    他就是挟恩图报,可你没证据啊啊。

    “哈哈哈,好,”

    六指琴魔露出莫名的笑容:“你想让我怎么报答你啊?”

    “女施主言重了,小僧只是想与施主打个赌。”

    “如何赌法?”六指琴魔饶有兴致道。

    陈亦笑道:“请女施主为小僧独抚一曲,小僧就站在此地,绝不会动,一曲过后,若侥幸不死,便请女施主答应小僧一事。”

    金蛇郎君脸皮又急速动了两下。

    你还能不能有点别的招?

    已经对他用了一次,现在又来?真以为谁都吃你这招吗?

    如果陈亦知道他的想法,会很肯定地告诉他:是的!

    他可不是第二次这招,而是用了很多次了。

    那些被江南六大派邀请来参加“诛魔大会”,已经来到江南的大派掌门,几乎都是被他用这招给劝退的!

    屡试不爽!

    “你是想让我放过这些人?”六指琴魔不置可否地一笑。

    已经第n次使用这一招数的陈亦,早已经娴熟得很,笑着摇头道:“不,小僧绝不阻你报仇。”

    “好,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六指琴魔根本不问若他输了怎样。

    因为她从来没想过,天魔琴下,能有活人。

    输了,自然是死了。

    对一个不自量力的死人,还必要废话吗?

    陈亦心下松了一口气。

    就怕你不答应。

    这女人真不愧一个“魔”字,行事随心所欲,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还真担心唬不住她。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请。”

    陈亦合什在胸,低垂双目。

    在其他人眼里,就如同等死一般。

    慈悲为怀?

    舍身就义?

    还是,干脆就是个傻子?

    “铮……”

    “铮……”

    琴声已悠悠响起。

    如山中溪流,平湖映月。

    美是真的美,其中却暗藏着极致的杀机。

    在琴音传来的那一刻,陈亦便觉心神微微一动,泛起几丝波澜。

    不过也仅止于此,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无波。

    陈亦笑了。

    若是别的他还忌惮些,这种精神攻击,对于有他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一般。

    六指琴魔确实信守承诺,于这音攻一道的造诣,也真真是炉火纯青。

    所有人都能听到琴音,但除了陈亦外,没有一人受到琴音的影响。

    旁人听到的,仅仅只是美妙的琴曲。

    六指琴魔双手抚琴,见那和尚脸上笑容不变,真就丝毫不动,全然承受了她的琴音。

    却像是风过痕,全无半点压力。

    目光不由微微闪动。

    十二根手指抚过琴弦,变幻更急了些。

    “铮铮铮!”

    指如幻影,初时还是山中幽谷,水月交融,风静波平。

    三声高亢琴音乍起,如鸿鹄展翅,直击长空,回翔瞻顾。

    霎时间从山中直入高天,云流万里,天际飞鸣。

    数起数落,极尽云霄之缥缈。

    琴音缭绕之中,陈亦只觉气血急涌,五脏六腑鼓动如雷,随着琴音跳动不休,几乎要爆开。

    一张俊脸红白交替,四肢百骇似有无数小蛇流蹿,直要透体钻出。

    好诡异的琴音!

    不是精神层面的攻击,也不是内气的运用,似乎完全是靠着音律,牵动着他体内的气息、血液,进而影响他的内脏。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陈亦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死在天魔琴下的人,有一部分死得那么惨,跟玩自爆似的。

    这琴音真的能让人自爆!

    “吸~”

    陈亦胸腹猛地一鼓,如鲸吞虎噬,一瞬间抽空了周遭的空气一般,风云倒卷。

    磅礴霸道铜像功真气鼓荡不休,韦陀杵炼就的金刚之力遍布全身。

    整个人似乎凭空变高变壮了许多,全身泛起一片淡淡金辉,如同金色琉璃一般。

    周围之人只觉那本来看着人畜无害,还慈眉善目的年轻小和尚,突然身形暴涨,身上金辉隐现,神威凛凛,几如传说中的金刚降世。

    六指琴魔狭长的双目中,凌厉如刀的目光爆射。

    琴音又变。

    狂风乍起,万里云流如沸,涌动不休。

    无形的琴音骤然变得如若实质,化作无穷无尽的风刀云剑,铺天盖地一般袭卷陈亦,瞬间将他淹没其中。

    “叮叮……!”

    “当当……!”

    众人只见和尚周遭数十丈之地,已经下陷了一个大坑。

    无数坚硬的石砖已经被搅得粉碎,化作石粉,掺杂在尘土之中,随着琴音所化气劲狂舞倒卷。

    倾刻之间,便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尘柱,笼罩着和尚旋转不休。

    在这尘柱之中,却有一片如水幕般的金光摇动,无形的琴音气劲旋转不休,却只能止步于水幕金光之上,发出一阵阵急如骤雨般的叮当之声。

    琴音如潮,无休无止。

    六指琴魔目中精光愈发凌厉,双手正要变化,突听一声高喊:“姐姐!”

    “铮!”

    十二根手指猛地按在琴上,琴音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