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飞头蛊可以将自己的头颅摘下,飞出去伤人。而诡蛊是以饲养诡物,操控诡物害人。””

    陈亦回想那两个毛瓜,恍然道:“我碰到的就是飞头蛊?”

    “不是。”王丽质干脆道。

    陈亦:“……”

    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

    王丽质似乎没有察觉陈亦的杀气,自顾道:“事实上,并没有这么神奇,鬼蛊与飞头蛊其实只是一种神秘的技艺,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这点,作为黄沙的人,她最清楚。

    因为黄沙新调来的港城分部的2号负责人马大元,就是懂得这门神秘的江湖技艺的少数人之一。

    严格说起来,这东西根本就是道教某个分支传出来的,属于一种道术。

    “你碰到的,其实是蛊门中的人,这是一个专门捕捉饲养邪异组织,他们就用饲养的邪异装神弄鬼,四处作怪,所谓的飞头蛊,其实就是他们饲养的一种觉见邪异。”

    陈亦很意外:“邪异也能饲养?”

    “通常情况下,当然不可能。”

    王丽质道:“但蛊门门主觉醒的能力很特殊。”

    “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在混乱之日后,他幸运地觉醒了,之后就变得不安分了。”

    “他祖上有人是混江湖的神棍,就是俗话说的下九流,流传下来了一些古怪的手段,他靠着这些手段,和觉醒的能力,捕捉、饲养邪异,犯了不少事,当年官方在应付这方面的事件还不是很成熟,让他一直逍遥法外。”

    “这人也算是个人才,在逃亡的过程中,竟然慢慢地聚拢了一帮人,成立了一个非法觉醒种组织,号称蛊门,虽然以蛊为名,其实只是利用邪异装神弄鬼而已。”

    王丽质说着,看向陈亦:“这人是觉醒种重犯,我们追捕他很久了,不过这个人太狡猾,而且能力诡异,很难抓到他的马脚。换句话说,你又立功了。”

    陈亦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我又不是你们的人,立什么功?

    能给多少钱吗?

    钱?对了……

    陈亦突然指了指头顶上的大洞,搓着手道:“既然你们负责善后,那这个,是不是也给点赔偿或者补贴什么的?怎么说,这也是你们的失职嘛。”

    “……”

    王丽质眼角抽了抽。

    老娘费了这么多口水,你关注的重点就是这个?

    那是蛊门!

    连黄沙也头疼的蛊门啊!

    你就一点都不紧张!?

    这时,黄警服已经开始收拾那具尸体,还小心翼翼地将二楼溅得四处都是的黑色黏液给收集得干干净净,全都装进了密封的袋中带走了。

    王丽质这才忍住咆哮的冲动,一边转身,一边道:“这属于人为意外因素,不管我们管,你想要赔偿,可以自己去找相关部门申请试试,尸体我们带走了。”

    黄警服们的动作很利索,没几分钟就收拾干净,又拿出个看起来很黑科技的东西,在陈亦家中扫了一遍。

    “对了,忘了跟你说,外面的街道属于公共设施,你需要负责赔偿,按照毁坏的程度,大概需要两三万块,具体的,我们会给你寄账单的。”

    “还有,你最好小心点,蛊门的人,没那么容易杀死,你杀的这个,也未必真死了。”

    王丽质扔下一句话,就拉着高中生出门。

    “哥们,我以后再来找你玩啊!”高中生临走还喊了一声。

    那个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过,只是一直用眼睛四处乱瞟的冷面男,淡淡地扫了陈亦一眼,就牵着那条几乎嗅遍了他家的嚣张哈士奇也走了。

    很快,只剩下陈亦在屋中,一张脸黑得能滴出墨汁来。

    看着头顶的大洞,又变得欲哭无泪。

    这一下最少四五万块溜走了……

    果然,冲动是魔鬼……

    “蛊门……”

    陈亦狠狠地咬着牙:“千万别让我找到你……”

    转头他又将这笔账全算在了那个蛊门身上。

    莫名其妙就被一个更莫名其妙的什么门盯上,还让他损失这么大,陈亦真的恼火呀。

    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

    不对,都过了两天了?

    陈亦看到自己家里的时钟,日期距离他进入琴剑世界已经过去了两天了。

    前两次可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啊。

    难道是因为世界等级越低,时间流速越相近?

    陈亦瞎猜着,忽然又想起什么。

    跑到后面院子,直接跳上隔壁老安的卧室阳台。

    确定那两口子正安稳地睡着,松了口气,才回到家里。

    这么大动静也没把他们吵醒,陈亦还担心出了什么事。

    那个不人不鬼的东西也不知道在他家里潜伏了多久,他还真害怕老安被这东西给害了。

    ……

    第二天早上,陈亦忽然接到了导师裴松茂的电话。

    “教授,早啊。”

    “啊?这么快?好吧,谢谢教授了。”

    “您老注意身体啊,再见。”

    挂了电话,陈亦叹了口气。

    这老头也真是对他没话说了,才说没多久的事情,两天时间就给他办妥了。

    这事虽说不难,但想这么快有结果也不容易,肯定是花了不少力气的。

    裴松茂那天说把咨询室挂到他名下,这才两天,他已经把相关证件都给办理好了,让陈亦过去取一趟。

    “这么说,我可以随时开业了?”

    陈亦又是一乐。

    最近他是真穷啊,吃东西的质量是越来越差了。

    昨晚还一下赔出去几万块钱……

    我要赚钱!

    想了想,直接掏出了手机,在微信里给所有好友和群聊群发了个信息:本人心理咨询所开业,欢迎前来咨询!

    这样就敢说开业的,除了他也是没谁了。

    也不管一些亲近的好友的回信,又拨了个电话出去,拜托了以前的一个同学帮忙找了个装修公司。

    开咨询室也需要装修一下,正好,连着修缮一起做了。

    反正债多了不愁。

    绕了几个弯,找到了一家口碑不错的装修公司,却被告知最快也要一个星期才能开始动工。

    还得先约个时间,让装修公司的人过来勘查一下,确定他所需要的风格才能出设计图。

    没办法,只好等了。

    把一切安排好后,陈亦才出发去裴教授那边。

    陈亦才插上竹蜻蜓离开没多久,他屋后的的一条巷子里突然钻出一团小小的白影。

    前肢低伏,一步步往前挪动,一个小小的肉鼻几乎贴着地面,上下耸动着,像小狗似地嗅着。

    一直嗅到陈亦家后院,两只毛茸茸的耳朵突地一耸,小肉鼻急速地动了几下,然后抬起头,一双大眼珠子闪着水汪汪的光,看着陈亦的家。

    嗷呜一声攀着围墙,唰地一下就蹿了进去。

    没过多久,却又见白影跳了出来,毛绒绒的脑袋和耳朵都有气无力地耷拉着,一步三回头,大眼珠子里充满了不甘,最终还是四只小爪子一蹦,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又到了下午,陈亦才慢悠悠地飞了回来。

    怀里抱着一大箱东西。

    里面除了咨询室相关的证件,还有许多资料。

    都是关于神经心理和精神方面。

    陈亦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天才了,竟然能创造出“浮生若梦”和“森罗如狱”这样的武学。

    他从裴松茂那里借了许多相关资料,还托老头帮忙留意这方面的成果。

    就是因为感觉这一门指法,还有着很深的挖掘空间,很值得继续研究下去。

    “阿亦!”

    楼下忽然传来老安的喊声。

    陈亦微微疑惑,因为他听到的不止安隆,还有不少人。

    下楼开了门,便见安隆一脸无奈,身后跟着一十来个人,一个个都是西装革履的。

    “??”

    看到陈亦一脸问号,安隆无奈地向身后的人道:“他就是这家主人了,我说你们是白费功夫,不信自己跟他说吧。”

    牛油果说

    谢谢“道缘生”同学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