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亦笑道:“你姑妈过奖了,至少我现在就暂时还没办法给你确切的诊断。”

    尹世光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面上却笑道:“没关系,反正我也习惯了。”

    “不过,虽然暂时没办法解决根本,但我应该可以帮你稍微控制一下,再观察一段时间,也许能找到办法。”

    “真的?”尹世光脸上露出惊喜。

    “我教你念一段经文,你回去多多练习,瘾上来的时候就按我教你的,专心诵念。”

    “啊?”

    念经?

    尹世光有点懵。

    陈亦看出他的想法,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笑了笑:“心诚则灵。”

    尹世光虽然满心疑惑,但理智和温和的性格,还有之前见识过陈亦的神奇,让他把怀疑压在的心里,跟着陈亦学起了一段极为拗口的经文。

    他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对自己的智商一向自信。

    他刚才还对陈亦说的“多多练习”不以为然,上百页的书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何况只是一段经文?

    但是这这短短一段经文,却让他开始严重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来。

    别说记学会记下,就连跟着读都读不顺,甚至一个发音都发不准。

    磕磕绊绊地学了一个多小时,尹世光才勉强记了下来,完整地读出来。

    陈亦也松了口气,教一个笨蛋果然是一种折磨啊……

    “回去之后,多练习一下吧,应该会对你有帮助。”

    “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打给我。”

    递过去一张名片,陈亦开始送客。

    “陈大师,谢谢您了。”

    临走时,尹世光感激地道。

    他也找过不少人了,可几乎都是一个样,不是吃一些不知所谓的药,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让他自己用意志抵抗。

    废话吗?我要有那意志还用得着找你?

    陈亦虽然没有完全帮他解决,但是至少让他看到了希望。

    送走尹世光,陈亦想了想,给以前精神科的一个同事打了个电话。

    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一个乍乍乎乎的声音:“哟!这是谁啊?这不陈大公子吗!”

    “……老冯,你没毛病吧?”

    “这话该我问你吧,你没毛病吧?说不上班就不上班,说辞职就辞职,你这不是来医院体验生活来了吗?”

    “……别废话,我有事问你。”

    “行,你陈大公子的吩咐,我老冯肯定不敢怠慢。”

    这老小子,头发都快没了,还是这么欠……咦?

    陈亦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悻悻地收回吐槽,直入正题。

    “咱们科最近有没有收到过奇怪的病人……”

    陈亦将尹世光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游戏成瘾?”

    老冯咂摸了下:“你也知道,这类的一般不会送到咱们这儿来的,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倒是也有那么几个,不过都是一般的网瘾少年,没有你说的那么玄乎的啊。”

    “那你有没有在圈里听说过类似的?”

    “前段时间倒是有人在交流群里讨论过,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可不就是你说的那个病人吗?”

    “没别的了?”

    “没了。”老冯干脆地回了句。

    “那行,拜托你件事,最近帮我留意下这方面的消息。”

    “行,小事一桩。”

    “谢了,有时间请你吃饭。”

    挂掉电话,陈亦眉头又皱了起来。

    打开电脑,上网查了一下这个游戏的开发商和运营公司。

    发现这两者其是都是一家,叫岚月科技的公司,公司法人叫张月岚。

    注册了有五六年时间,之前还开发过不少游戏,现在市面上还有好几款游戏是属于他们公司的。

    有根有底,完全有迹可寻,很正常的一家商业公司,没什么出奇。

    或许是这段时间遇到太多邪异,陈亦不由自主地就往那方面想。

    他原本有些猜测,尹世光的情况,有可能是因为他手机里的那个游戏有古怪。

    如果是这样,以那个游戏的覆盖度,游戏里除了机器人、托儿之类的,玩家数量往少了说应该也有几万人,甚至超过十万。

    这么大的基数,就只有尹世光一个人出问题?

    肯定不可能。

    就陈亦自己所知,除了尹世光外,至少电影院的华丽盔甲战士,影视城遇到的状似疯癫的游戏青年,可能都与这个游戏有关。

    这难道是巧合?

    尽管没有发现具体的证据,但陈亦依然认为,那个游戏有古怪。

    但既然连般若观照也没办法发现到底哪里有古怪,他也没什么办法。

    想了想,陈亦拿出手机,下载安装了那个游戏。

    忍着无聊,开始玩了起来。

    这种游戏真的是一点趣味性都没有,说有人会玩陈亦都觉得惊奇。

    你说有人会因此上瘾?

    不过忍着恶心玩了下去,陈亦倒是发现了这游戏与众不同的一点:升级特别慢。

    正经的网络游戏,为了增加玩家的游戏时间,通常会这么搞。

    但对于这种圈钱的垃圾游戏,一般都不可能这样。

    要不然也不会有什么“一刀999”了。

    尤其是,像这个游戏,慢到这么丧心病狂的程度。

    陈亦玩了1个多小时,竟然一级都没有升,看经验条,竟然10%都不到!

    这是要一天时间才能升一级的节奏?还是0级到1级!

    这样的游戏竟然没有倒闭,还能让人上瘾。

    陈亦表示,要是没有古怪,他敢给你表演吞翔!

    反正今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陈亦还真就和这游戏扛上了。

    也亏得他定力高深,没有给玩吐。

    一整个晚上,都花在了这垃圾游戏上。

    直到凌晨四五点,陈亦才把手机扔到一旁,长长呼了口气。

    终于1级了……

    但是没用,陈亦还是没能发现有什么异常。

    他也不可能真的化身网瘾少年,把时间全都肝到这垃圾游戏上面。

    只能以后慢慢来了。

    顺便再看看尹世光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再说。

    看了看时间,陈亦练了会功,缓解了一下垃圾手游给造成的抑郁。

    ……

    黄沙港市分部基地。

    苏茗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她虽然是黄沙成员,但刚刚调来港市不久,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在基地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她来到一个大厅中,便见到了许多黄沙成员。

    港市分部的成员至少大半都在这里了。

    “何浅?难得啊,竟然能见到你。”

    苏茗嘴里的何浅,是一个很俊秀的年轻男子。

    如果陈亦看见他,估计会指着他:又似李,西装外卖男!

    不过这个何浅和陈亦所见的外卖西装男却不是那么一样。

    整个人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哪有半点干外卖和装修时的风风火火?

    “我当然要来了,在市里发现了六欲使之一的死神,两位队长都去追捕了,基地没个像样的人怎么镇得住场子?”

    “……”

    混蛋!

    旁边的一些黄沙成员听到这话,都恨不得把他揍成猪头,奈何还真的不敢。

    不是因为打不过,虽然这也可能是事实,主要还是因为这家伙太特殊了,恐怕所有黄沙成员都不愿意得罪他。

    何浅对周围的怨气视而不见,懒洋洋地道:“听说新界域那头连接的异域又是‘神州界’,昨天督卫府还抓到了‘偷渡’的?”

    苏茗对他的德性很了解,撇了撇嘴道:“不错,我这次就是为这个来的。”

    牛油果说

    我要卖个惨……昨天去做了个小手术,把两只脚拇指的指甲都给拔了,医生拿起手术刀,“噗哧!”一下直接捅进指甲里,“嘶拉!”一下直接撬开了我的小jio甲,留下阴影了,打了麻药,一直头晕到现在……我就是表示一下我很惨,好惨……然后这几天的情节我要挖挖坑,可能会稍微有点平缓……然后,我仿佛已经看见了很多同学的口水朝我喷来,骂我大水比……看在我这么惨的份上,请轻点……(ノ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