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真想去看看啊。”

    何浅没有问她是什么事,在黄沙,追问别人并不是个好习惯,他就更没有那种兴趣。

    “就你?胸没三两肉,手无缚力力,还想去‘神州’?换了本高手还差不多。”

    旁边插进一个嘲讽的声音,正是高中生元嘉锐。

    何浅懒洋洋地瘫着,双目无神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一样:“真是不明白,黄沙真有这么缺人吗?连未成年童工都要招进来。”

    元嘉锐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直接跳了起来:“喂!你说谁未成年?说谁童工!老子今年18了!”

    苏茗翻了个白眼,懒得看这些幼稚的男人斗气。

    正好,她要等的人也来了。

    看到一个面瘫似的人走了过来,苏茗手指揪了起来,立刻做出一副娇羞状,自身能力中的魅惑让周围几个看见的人都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同时,暗暗咽了咽口水。

    “南哥~”

    “呕~”

    甜得发腻的声音让刚才还炸刺的元嘉锐直接放弃了发飙,直接远远地躲到开了。

    一直懒懒散散的何浅也攀着椅子爬走了。

    陶景南一张面瘫脸都微不可查地抽了抽,冷冷地扔了句:“跟我来。”

    然后转身就走。

    “嗯~!”

    苏茗迈着小鸟依人的脚步,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元嘉锐远远看了一眼,又想干呕……

    ……

    苏铭跟着陶景南通过了极奇繁杂的程序,来到了一个很特殊的所在,房间里有一个柱状的隔离间,透明的隔离材质上时不时闪烁着一个个扭曲神秘的的符文。

    隔离柱里面,有一个人,四肢被几道绳索一样的光束缚着,呈大字形悬在空中。

    苏茗眼里难得地离开了面瘫男,直直地看着那人:“这个……就是‘神州人’?”

    “嗯。”

    陶景南从鼻孔里喷出个淡淡的音节,直接道:“你的任务,让他开口。”

    人是督卫府抓到的,送到黄沙来,就是要从他嘴里问出界域那边的信息。

    苏茗点了点头,脸色变得郑重。

    虽然陶景南没有具体说,但她知道,事关“神州”,就没有小事。

    苏茗走到隔离柱前,闭上了眼睛,做起了深呼吸,似乎是调节状态,也像是在为自己打气。

    等她睁开双眼,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还是原本那张只算清秀的一张脸,此刻却像是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月光,让人看不真切,却让人欲罢不能。

    眼波流转,嘴角含笑,极尽妩媚。

    这副姿态,落在一般人眼中,恐怕说她就是那个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妲己,也没人会不信。

    旁边的陶景南毫无表情的脸上,也禁不住皱了皱眉,撇开脸去。

    此时,隔离柱的里的那人忽然抬起眼皮,看着苏茗,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苏茗气息微微一滞,旋即脸上的妩媚淡去,一双水波流转的眼中却亮起了层淡淡的红光。

    隔离柱中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恍惚,紧跟着就是一阵挣扎。

    “%¥#!”

    “哼!”

    柱中的人忽然发出一声充满怒意的叫声,苏茗闷哼一声,嘴角缓缓流出一丝血红,脚下站立不稳,倒退了两步。

    陶景南伸手将她扶住:“没事吧?”

    苏茗看着近在咫尺的冰块脸,脸上一红,也不知是伤的还是羞的,喘匀了气,才轻轻摇头:“没事。”

    “他刚才说什么了?”

    陶景南道:“你不用知道。”

    苏茗看到他的神情,又回想那人刚才的情绪,就知道那人说的不是什么有意义的好话,八成是骂人的。

    神情微黯:“对不起,他的意志太强,我没办法。”

    “走吧。”

    陶景南点点头,也没什么表情,说了两个字,便转身出门。

    苏茗一急,追了上去:“南哥,我知道有一个人可能有办法。”

    陶景南脚步一顿:“谁?”

    苏茗刚才不过是脑袋一热,脑中闪过了一颗闪亮的光头。

    但一出口就后悔了,犹豫了下,才说道:“裴松茂教授,他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对于催眠术的造诣世界首屈一指,曾经有过连神魄系觉醒种也成功催眠过的案例。”

    她对那个可恶的光头还是不信任。

    一是不大信任他的能力,哪怕自己曾经被人无声无息的耍过。

    二是不信任他这个人。

    “神州”的事情太过重要,黄沙里的人也不是全都知道,更何况一个外人?

    “是他?”

    很明显,陶景南也听过这个名字,苏茗一说他就想起来了。

    裴松茂作为国内中属一属二的学术界大佬,少不得参与、甚至主导过许多国家级的机密任务,其中不乏关系到觉醒种的项目。

    “请裴老的任务教给你。”

    陶景南干脆地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苏茗闻言,顿时把对某个光头的纠结抛之脑后,捏起两个小拳头竖在胸前摇了摇:“耶!”

    这时,前面的陶景南突然转过身来,让她一阵手足无措。

    “还有,那个赵悲空后天出院,司里打算把他调进黄沙,你走一趟。”

    “是!”

    ……

    陈亦刚吃了顿饱饭,晃晃悠悠地走在街上。

    咨询室开业,又有了第一个病人,有了收入来源,底气足了许多,不用担心坐吃山空。

    虽然这么说对病人有点那什么,但办法,他本来就是吃这碗饭的。

    素了好几天,终于敢出来吃顿好的了。

    这影视城里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多了,街道上人流涌动,一个除了几座仿古建筑,鬼都没有的影视城,竟然有点热门景点的意思。

    但是陈亦感觉这些多出来的人有点古怪。

    通常来说,到影视城来的人不外乎:剧组的,游玩的,还有当地商户、住户。

    但是这些人,却一种都不像。

    倒像是……漫无目的,就在街上走来走去,很少交谈说话,目不斜视。

    陈亦这么大一颗光头,也没能让他们移动下目光。

    不过还好,陈亦没从中发现有觉醒种。

    虽然邪异对于他来说相当于经验值,但他还是觉得,觉醒种就是混乱和麻烦的代名词。

    从那些似乎凭空冒出来的路人收回心神,陈亦向老罗的书店走去。

    来到门口,却没看见老罗,只有一个小姑娘在看店。

    他本来还想来店里看看,顺便薅几要羊毛。

    结果老罗没看到,羊毛也没薅着。

    陈亦问了那小姑娘一句,才知道老罗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说是回……不对,是出国探亲去了。

    有点小失望,但还是进了店里,翻了翻里面的书,想看看还能不能捡个“漏”。

    到现在,陈亦对于灰幕触发心愿信号,获得世界坐标的原理仍然很迷。

    他需要更多的参考目标。

    不过很明显,“漏”也不是满大街都有,更不可能永远在一个地方等着他去宠幸的。

    陈亦很失望地拿起本漫画读得津津有味,很悠闲地把一个上午的时间都耗在了书店里……

    他离开之后不久,对面的街角忽然冒出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对面的书店,一双大眼珠子露出很人性化的情绪,很忌惮的情绪。

    似乎书店中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耸了耸黑黑的鼻头,眼珠子里又闪过一丝失望,就忽然消失,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