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还有个案子,能不能……”

    苏茗已经接口道:“你想用黄沙的力量去查?”

    “是。”

    赵悲空敢和几头尸兽肉搏,咬得面目全非、全身没一块好肉,眼都不眨一下。

    现在却有点忐忑。

    其实是如果可以,他更想以一名警察的身份将案子查清楚,把那个该死的畜生亲手绳之以法。

    不过这件案子拖了这么久,受害人不断地增加,却连犯人是谁都仍然不知道。

    这明显已经超出了警卫局的能力。

    迟一天抓到犯人,就有可能多一个人被害。

    以前没有机会也就算了,现在既然能接触到神秘莫测、神通广大的黄沙,如果为了他一己之私,放弃了这个机会,那他就不是赵悲空了。

    “你说的,是那件少女失踪案吧?”

    出乎他意料,苏茗竟然知道他说的案子。

    见他神色意外,苏茗解释道:“其实我们黄沙早就已经注意这件案子了,六年时间,一百八十多条人命,这不是普通的案子,在和平年代,就是惊天的大案……”

    “和平年代?”

    赵悲空很疑惑,听这意思,怎么好像说的现在不是和平年代一样?

    也没听说哪里有战争啊。

    苏茗见他神色,就知道自己失言了:“这个你现在不需要多问,反正你也快是黄沙一员,迟早会知道的。”

    “之前我们是实在抽不出人手,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放心,那个恶魔很快就会被我们揪出来绳之以法。”

    赵悲空精神一振,有点激动,手边咔嚓一声,将金属的床架边沿给捏成了一团,却没有在意。

    他这段时间也见怪不怪了,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将自己调入黄沙的。

    “我能不能亲自跟这个案子?”

    “等你成为黄沙一员,这都不是问题。”

    苏茗看了一眼被捏成一团的床架:“你最好尽早出院,到分部里去登记注册,然后学会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否则很容易出事。”

    其实知道赵悲空觉醒的是力魄系,是有点让人失望的。

    不是力魄系不强,成长起来的力魄系破坏力极为可怕。

    但前提是能成长起来。

    在此之前,力魄系比起其他的系能力来说,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一点优势。

    在觉醒者的世界,形容力魄系,几乎都是些诸如饭桶、蛮子、肌大无脑、肉盾、靶子之类词汇。

    “好……”

    赵悲空想起了自己那天获救时,隐约看到的一颗大灯泡,连忙问道。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那天救我的人是谁?我能不能见见他,亲口跟他道声谢。”

    苏茗闻言暗暗咬了咬牙。

    怎么好像到哪里都能碰到跟那死光头有关的?

    “他叫陈亦,至于道谢,等你出去了,自己去找他吧,事情都交代完了,我也该走了。等你出院,自己去找你们局长,他会告诉你怎么去黄沙报到,最迟七天内,你必须去报到,明白了吗?”

    “明白。”

    ……

    侠客影视城居民小区。

    陈亦刚刚从演武的虚幻岁月中清醒过来。

    【《洱海逐月》(lv1/6),愿力-700,技+4,获得:踏波】

    这次终于是学会轻功了。

    之前要是会轻功,也不至于差点踩坏一条街,赔了那么多钱。

    虽然对于轻功的怨念已经很久,但陈亦还是只点出了一级。

    双倍消耗实在太贵了,光是领悟加升一级就花掉了700愿力。

    这一次费劲巴拉的,又是挨捅,又是挨打,再加上自残,也只得到了3千多愿力,一级就差点费了三分一去。

    不过这门轻功也不负他所望。

    那个叫什么韩逊的家伙,自己本事不咋滴,但传自点苍派的武功确实不同凡响。

    洱海逐月不过是1级,就有了个“踏波”,顾名思义,就是水上漂了。

    如果练到高级,没准还能做到传说中的“左脚踩右脚”。

    看了看旁边的几本秘籍,陈亦也没了多大兴趣。

    穷人要有穷人的觉悟,有就行了,要啥自行车?

    其实这里面除了《白骨阴风掌》和《流云剑法》,诸如《烈焰神功》、《天雷掌》、《大摔碑手》,都挺适合他的路子的。

    只是实在学不起啊。

    刚才他研究了一会儿,发现如果想靠自己修炼,虽然不容易,但也不是不行。

    只是想要短时间内练成,是不大可能的。

    想要练到高深境界,那更是要长年累月了。

    如果没有别的选择的话,陈亦不介意去费这劲,可已经习惯了“嗖”一下直接成绝世高手的节奏,怎么可能还去干这事?

    唉,收藏吧。

    把秘籍扔回了小岛空间,这些东西,他可舍不得乱扔了。

    接下来的时间,陈亦一直缩在家里。

    除了练功、练琴,就是肝岚月传说。

    他精力旺盛,手速超凡,肝了了十几天,等级已经超过了尹世光,到了14级,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尹世光在这期间联系过他一次,是感谢他的,说经文很管用,他现在虽然还没有能戒掉游戏,不过瘾头已经减少了很多。

    但陈亦还是感觉不大对劲。

    这一天早上,他又刚刚肝了一晚上游戏,正想出门吃个饭。

    “阿亦啊!”

    安隆的大嗓门忽然在外面响起。

    “又怎么了?不会又有人来买房子了吧?嫂子,你也来了?”陈亦打开门,发现安隆身边还站着刘芬。

    “你别说,这段时间还真的连续来过好几拨人要买房子,不过都让我给打发走了。”

    安隆指了指他没好气地道:“你小子自己躲外面去,我都帮你应付好几回了,这帮人都是属口香糖的,粘上就甩不掉,烦都烦死。”

    “废话咋那多呢?”

    陈亦还没说话,刘芬已经拍了他一巴掌:“你个做大哥的做点小事还喊起功来了?有脸不?”

    “行行行,我不说了不说了。”

    安隆自那天之后有了点阴影,气管炎的症状好像变得更严重了。

    “阿亦,嫂子是来跟你道谢的,多亏你,她现在精神好多了,连以前经常犯的失眠都好了很多。”

    陈亦闻言,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就这点事啊?”

    安隆眼一瞪:“什么叫这点事儿?这是大事!”

    刘芬白眼一翻,又是一巴掌,直接自己道:“亦啊,客气话嫂子也不多说了,反正以后有啥事儿,就直接招呼你大哥,千万别客气,他要敢吱个声儿,我拍不死他!”

    “……”

    陈亦偷瞥了一眼安隆,竟然一副甘之如饴的表情,让他心里打了个寒颤。

    女人果然可怕,好好一个大男人,贱成这这样。

    袈裟呀袈裟,以前真是误会你了,你是真为我好啊……

    “这还用你说?这是我自己兄弟。”

    安隆说了一句,又对陈亦道:“我说你啊,开业这么大的事,你就这么草率,连个开业仪式都没有,要不是你这装修叮叮咣咣的,连我都不知道。”

    “搞什么开业仪式,发条朋友圈不就全知道了?”

    “你……算了,我给你介绍了个生意,是你嫂子的一个表亲……”

    牛油果说

    谢谢“我是师虎啊”同学打赏~打个滚,求个票~再打个滚,求收藏~我压力好大呀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