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界面,游戏青年满脸激动。

    他辛苦了这么久,终于走这一步了!

    浑身难以抑制地颤抖着,走出了小区,招来一辆出租车。

    穿着一身华丽的盔甲坐上车,出租车司机却脸色如常,似乎没看见一样,回头问了一句:“去哪里?”

    “侠客影视城。”游戏青年高冷地说出了目的地。

    再一次来到那个位置偏僻的影视城。

    “哎,你还没给钱呐!”

    游戏青年打开车门直接走了,司机见状赶忙下车追了上来。

    “钱?你知不知道,能为我服务,是多么大的荣耀?”游戏青年猛地回头,气愤地叫道。

    “什么跟什么?神经病啊,快给钱!”

    “你竟敢对我无礼?”

    司机看到面前这个有点神经质的青年忽然脸色变得有一些狰狞,眼中还有红光闪过,顿时被吓到了。

    逃跑的念头刚冒了出来,身体也做出了反应,视线中却看到那个人一手虚握着,像是拿着什么五样,向前一扫,他就感觉自己意识似乎凝固了起来。

    下一刻……已经没有下一刻了。

    出租车司机的身体已经转了过去,带着惯性向前迈了一步。

    但他的头颅却仍然面向青年,脸上还带着惊恐,却已经与身体分离。

    “扑通……”

    “咚……”

    身体倒下,头颅从空中落下,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几米远。

    腥红的颜色喷洒了一地。

    “活着不好吗?”

    游戏青年不屑撇了撇嘴:“蝼蚁一样的凡人,竟敢冒犯英雄,哼!”

    收起巨大的华丽长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地上留下的血腥根本没让他放在心上。

    正如他自己所说,不过是杀了个蝼蚁罢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游戏青年完全没有刚刚用残忍的方式杀了一个人的自觉,反而还对刚才那司机的态度犹自愤愤不平。

    脚下却没停,径直走到了影视城外的商业小区,来到街尾的一个公厕中。

    在几个上厕所的人的古怪目光中,游戏青年满脸兴奋地踢开一个厕所门,将手伸进了马桶中。

    在其他人的眼中,这个突然跑进来的青年,双手在马桶中虚虚握住,似乎抓住了什么,然后一只脚踩在马桶边沿上,做出双手用力往外拉的动作。

    都用一种看神精病的眼光看着,然后一个个上完厕所就赶紧出去了。

    这大晚上的,遇上神精病当然是离得越远越好。

    游戏青年却没有顾得上别人的目光。

    此时在他的眼中,马桶里却是有一个粗大的铁环。

    他双手抓着铁环,用力地向外拉扯。

    “咔咔……哗啦……哗啦……”

    一条粗大的铁链被他慢慢扯了出来。

    一个巨大的火炉竟然从墙壁中缓缓出现。

    火炉比人还高,里面燃烧着熊熊烈焰。

    他双手抓着巨大的锁链,继续拉扯。

    随着他的拉扯,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被一点点地拉了出来。

    巨大的火炉顶盖正在被锁链一点点拉起。

    一蓬火光猛地爆起,火炉中射出了一道五彩光芒。

    游戏青年眼前就出现了一柄华丽的长剑。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

    长剑上出现一个透明界面:【屠龙之剑(未完成)】

    “哈哈哈哈!”

    他再也忍不住,双手握着华丽长剑,高举过头顶,发出狂笑。

    等笑够了,才反手将华丽长剑插回背上,将那柄造型夸张的大刀更换了下来。

    然后直接跑了起来。

    一直跑到已经关闭的影视城外。

    【已到达副本地图:无尽熔岩海,是否进入?】

    影视城大门外出透明的界面。

    游戏青年直接朝着紧闭的大门冲了过去。

    整个人撞在厚实的大门上,却如同撞进了水中,激起一阵阵涟漪。

    进入大门,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什么影视城。

    而是一片火红色的世界。

    他的脚下,是个悬崖,悬崖两边,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火红色岩浆在缓缓流动着。

    四处是光秃秃的岩山怪石耸立,在岩浆的炙烤、映照下,一片通红。

    空气都被炙烤得一阵阵扭曲。

    炙热、焦臭的气息充斥着这里的每一寸空间。

    简直像是传说中的炼狱一般。

    “轰!”

    游戏青年脚下的岩浆突然爆起一朵红亮的岩浆火花,四射的通红透亮的岩浆化作一只只狰狞丑陋的火鸟。

    扇动着火焰翅膀,朝着游戏青年扑来。

    中人欲呕的炙热气息扑面而来,游戏青年此时的表现却完全不像一个废宅,没有半分惧色,反而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

    大吼一声:“旋风斩!”

    双手握着华丽长剑,整个人将陀螺一样转动起来。

    此刻他手握华丽长剑,真如同化身旋风一般,一群扑来的岩浆火鸟在一道道锋锐的风刃之中,被撕裂成无数碎片,失去了火光,变成一团团岩灰掉落地上。

    “嘿。”

    游戏青年得意地扫了眼一地的岩灰,将华丽长剑拖在身后,一步步地朝着岩浆海深处走去。

    得意的游戏青年没有发现,他身后不远,有一个光头正悬空盘坐着,抱着手臂一脸无语地看着他。

    陈亦看着游戏青年精神病一般的表现,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刚才找去小区,没有见到游戏青年,回想起已经在影视城见过他好几次,就调头飞了回来。

    找了没多久,还真让他又在昨晚的商业小区看到了游戏青年。

    在旁边看了许久了,对于游戏青年的举动,他真的很好奇。

    他不大相信这是个精神病患者。

    虽然完全看不到游戏青年是在干什么,但陈亦越看越觉得他像是在玩一个ar游戏。

    陈亦一直慢悠悠地在他身后飞着,一直跟到了已经关闭的影视城中。

    就看到了他直接穿过了紧闭的影视城大门。

    惊讶之下,跟了进来。

    然后,上次就见过的“旋风斩”再现……

    陈亦到现在也没有感受到一丝半点的邪异气息。

    要不是因为尹世光的原因,让他对那个岚月传说游戏产生怀疑,他绝对仍然会把游戏青年当成精神病患者。

    回想上次看过的觉醒者手册,不是生灵种,也不是异灵种,难不成,是他还从来没遇到过的“第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