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

    南岭森林,同心顶下。

    曾经因为尸祸,将几乎整个同心原封锁的符文之墙,已经撤去大半,只将同心顶封锁了起来。

    离陈亦曾经凝聚地藏法身的荒石地不远,也正在发生一场混战。

    这是一场人类之间的战斗。

    交战的一方,是黄沙。

    另一方,是一群装扮各异,能力千奇百怪的觉醒者。

    黄沙死死地挡住这群觉醒,不肯退让分毫。

    在他们交战的中心地带,离地几米,有一大片空间像是一块玻璃被击碎,蔓延出一道道裂纹。

    远远看去,更像是一片水晶凝固在空中,将光线折射出瑰丽无比的颜色。

    离着“水晶”不远,有两人像是对周围的混战视若无睹一样。

    “嘁,想不到你们这些成天喊着要自由要公平的逆种,竟然也做起六欲天的狗腿了。”

    马大元翻着三角眼,满是不屑地嘲讽对面的红发壮汉。

    “哼!你们这些走狗,也有脸说这种话?”

    红发壮汉满脸怒容:“你们把持着资源,不允许有人反抗,听话就赏点皮毛汤水,不听话的就都是异端,凭什么!时代不同了,这个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你们早晚有一天要自食其果!”

    马大元嘿嘿冷笑:“说得好听,本半仙也不跟你说大道理,量你这肌肉脑袋也听不懂。你们这些人不是信奉力量,信奉弱肉强食吗?老子拳头大,老子就有理,东西就该着老子的,怎么着,不服?打我呀。”

    红发壮汉气得七窍生烟。

    应该说七窍冒火更准确。

    口鼻,眼角、耳朵,都有一丝丝红焰喷出。

    满头红发根根飘起,像是一道道火焰。

    浑身一阵阵通红,皮肤底下红光流动,像是体内流的不是血,而是岩浆一般。

    “死!”

    “熊!”

    红发壮汉双手一挥,两道火龙般的焰柱轰然而出,交缠舞动,绞向马大元。

    “嘁~雕虫小技。”

    口中嗤笑,手下却不慢。

    他右手骈起两指,似缓实疾,在身前虚空作画。

    瞬息间挥就出一串弯弯曲曲的符咒。

    “灵光速现,急急如律令!”

    一道道淡淡清光从符咒中射出,将马大元周身遮了个严严实实。

    两条火龙轰击在清光之上,火花焰舌四射,似乎将马大元吞噬在火焰中一般。

    火龙声势虽大,却没有撼动清光半分。

    马大元仍在翻着白眼:“上次还没教你学乖?就你这小火苗连本半仙一根毛都烧不着。”

    “哼!”

    红发壮汉早知这人嘴贱,也不跟他逞口舌,否则不用打就能被他气死。

    双手挥动,两条火柱猛然壮大,绕着马大元交缠舞动,瞬间就形成了一根直径十余米的巨大火柱。

    护在马大元周身的清光开始一阵阵黯淡闪烁。

    马大元虽然面上不屑,却不敢有半分迟疑。

    “玩火的就是皮贱,不教训教训你还真当本半仙脾气好?玩火是吧?让你看看什么叫真火!”

    骈起剑指虚空划动,符咒随指而动。

    “云篆太虚,天地法灵,三光照我,蕴生真火。”

    “急急如律令!”

    马大元剑指一转,画在虚空的符咒也随之转动。

    “疾!”

    “熊!”

    一朵巨大的火云陡然从符咒之中喷出,罩向红发壮汉,瞬间将他吞噬。

    “啊!老狗!”

    红发壮汉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火焰消散,露出红发壮汉的身影。

    不过原本火红的头发和眉毛,许多都被火燎蜷曲了,黑一团乌一片的。

    身上衣服也被烧了不少,变成了乞丐装。

    他的能力虽然是火,但并不是不惧火焰。

    只是对火的抗性比较强,而且控制入微,火焰很难真的烧到他。

    但是马大元这人损得很。

    知道这火焰伤不了他,专门烧他眉毛和衣服。

    他控制别的火焰容易,想控制不弱于他的马大元放的火,却没这么简单。

    “老狗!”

    红发壮汉全身燃烧起熊熊烈焰,周身烈焰狂舞,朝着马大元就撞了过来。

    马大元虽然脸上仍是一副气死人不尝命的贱样,心中却不敢有一丝小觑。

    双手指诀飞舞,画出种种符咒。

    他这符咒其实并不是传说中的道术,只是他本身的能力。

    他原来虽然是个走江湖的神棍,却懂得许多民间流传的所谓道术符咒。

    当然,这都是没有一丝一毫作用的。

    但在混乱之日后,他觉醒了能力。

    竟然可以画出真正有法力的符咒。

    原以为这些符咒本来就是有效的,只是没有力量驱动。

    但在后来才慢慢发现,觉醒的,不止是他自己,还有他以前画过的符。

    这些符就算教给其他人,也是完全没有效果的。

    他以前画过的乱七八糟的符太多,也让他成为了黄沙之中能力最繁杂的一人。

    在红发壮汉狂猛的攻击下,种种“道术”信手画出。

    漫空烈焰吞吐,也难伤他分毫。

    马大元却也一时也难以拿下有着火王称号的红发壮汉。

    两个b级强者的交战声势极大,仅仅是余威也让人难以承受。

    周围混战的双方觉醒者,都被逼得远远避开,不敢靠近。

    随着两人大战的僵持,竟然逼得两边渐渐停止了战斗,泾渭分明地站在远处。

    这也是他们之前只是对喷口水,不动手的原因。

    因为他们知道要是打起来,就没别人什么事了。

    与对方纠缠,短时间难以分心他顾,许多事情也难以掌控。

    就在这时,正在交战的两人突然都停了下来,猛地回头,各自飞回自己的阵营。

    “啊啊啊!”

    “灵光速现,急急如律令!”

    红发大汉爆起全身异力,一道粗大的火柱猛然将自己这边所有人包裹在内,急速旋转。

    马大元也是连连画出十数道灵光护体符,将所有黄沙罩在清光之中。

    “轰!”

    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息从那块“水晶”之中如山洪决堤,伴随着一阵怪异的狂笑,猛然涌出,在山谷中激起了一阵阵飓风。

    “哈哈哈哈哈!”

    除了马大元和红发大汉外,所有人都无法在这股气息之中站得住,哪怕有两人各展手段死死护住,他们也依然在恐怖的威压之中,被压得趴伏在地。

    不少人直接被冲击得身心俱伤。

    “%¥#%¥!”

    一个粗狂的声音从“水晶”中传出,众人便见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山谷上空。

    “这是……蛮王?!”

    红发大汉一阵惊疑。

    “老狗!你们和督卫府不是在虚空界域里筑城镇守出口吗?怎么会让一个蛮王闯出来的?废物!”

    马大元口喷得口水四溅:“放你娘的狗屁!要不是你们这些暴徒搞风搞雨拖后腿,我们用得着费这么多手脚?”

    “拖后腿的是你们这些走狗!要不是你们把持资源,我们的强者会这么少吗?如果人人都觉醒,还怕什么鸟神州,什么鸟蛮族!这是新时代!是属于所有人的新时代!你们有什么资格占为己有!”

    “我呸!脑子只有肌肉的狗东西,照你说的,不等别人侵略,咱们自己就得玩完!……”

    “哈哈哈哈!”

    空中那人一身血色兽皮,须发张扬,肩后背着一柄如同巨兽利齿一般,长达五六米的巨型兵刃。

    一股股让他们两人都感觉恐怖的气息鼓荡不休,顿时住口。

    看着底下蝼蚁般的众人,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发出一阵狂笑。

    “…&%¥56%!”

    “这肌肉蛮子在说什么?”

    牛油果说

    截止到24点, 14号的月票数是466,减去13号180票,是286,去掉基础100票,186票,要加3更(一天是肯定还不完的,只能分期慢慢还债)……那啥,我觉得订阅人数也不是很多,你们哪来这么多月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