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时髦老头拄着根拐棍,招了招手。

    “我叫龟仙人,听说你们救了海龟。”

    老头回头问海龟:“是谁救了你?”

    海龟举着蹼指了指小毛孩和陈亦:“是这个小弟弟和这位年轻的武僧。”

    龟仙人顶了顶墨镜,先是扫过小悟空,目光落到了陈亦身上,两道斜光从墨镜闪过。

    “嗯……武僧啊?”

    迈着罗圈腿走了过来:“年轻的武僧,你的气很奇特啊。”

    “你好,武天老师。”陈亦笑道。

    “哦?你认识我?”龟仙人捏着墨镜,似乎想看得更清楚。

    陈亦笑道:“当然,天下第一武道家,武术之神,武天老师,怎么能不认识?”

    “咦!老爷爷这么厉害吗?”小悟空眼睛发亮。

    陈亦点点头,由衷地道:“很厉害。”

    小悟空兴奋地叫起来:“哇啊,原来外面有这么多厉害的人啊。”

    “嗯……这样啊……”

    龟仙人对陈亦认识自己的事不置一词,略了过去,看向小悟空:“小弟弟,谢谢你救了海龟,我送你一样好东西作为礼物吧。”

    小悟空愣愣抬头:“礼物?”

    “你等等……”

    龟仙人转过身,走到海边,拉着弓步,举起拐棍:“出现吧!不死鸟!”

    “……”

    过去一分钟,空气逐渐安静……

    老头锃亮的后脑壳渐渐浮出一滴冷汗……

    “那个……”

    一旁的海龟忽然道:“不死鸟那小子在去年就食物中毒,死掉了……”

    “耶?是吗?”

    龟仙人收回姿势,摸着白胡子:“这样啊,我忘记了。”

    布玛迷茫地道:“……不死鸟还会死吗?”

    “我给它取名叫不死鸟,就是希望它永远都不要死,没想到,它还是死了。”

    “……”

    龟仙人不理会众人的无语,沉吟了一会儿,忽然打了个响指:“对了!就拿这个代替吧。”

    又摆出姿势:“出来吧!筋斗云!”

    这一次总算没再丢脸,几人很快就看见天边有团东西悠悠地飞了过来,打了个转降落在龟仙人身前。

    这是一团金黄色的云朵,悬在半空,还能看到一缕缕云烟流动,却始终聚而不散。

    布玛好奇地围着金黄云团转悠:“这是什么?”

    小悟空就直接多了:“这东西怎么吃啊?”

    龟仙人唾沫飞溅地喷他一脸:“筋斗云不是用来吃的!”

    “那是做什么的?”

    “嗯……骑上筋斗云,就能随心所欲地在天上飞了。”

    “耶?可以在天上飞啊?”

    “怎么样,很棒吧?不过,筋斗云只有六根清净,心灵纯洁的人才能坐上去哦,简单的说,只有乖小孩才能使用它。”

    龟仙人扶着墨镜:“嗯,我来示范一次给你们看吧。”

    陈亦静静地看着老污龟装哔,然后以手扶额,实在不忍去看。

    龟仙人已经蹦起……

    “扑通!”

    干净利落地穿过云团,三百岁老人惨扑街……

    “痛痛痛!”

    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尴尬地摸着锃亮的脑门:“好奇怪啊……”

    陈亦一脑门黑线。

    你个老色鬼!一点都不奇怪好吗!

    “我来试试!”小悟空一下就蹦了上去。

    结果自然不同于老污龟。

    “哈哈!我上来了!”站在一团棉花似的云朵上开心地蹦哒着,像玩蹦床似的。

    “筋斗云!快飞啊!”

    小毛孩指挥着筋斗云飞了出去,竟然瞬间掌握了诀窍,驾着云在天上、海上飞了几圈,回到海岸,稳稳地停住。

    “哈哈!好厉害,谢谢你,老爷爷。”

    龟仙人抓着墨镜:“嗯……看来,你是个乖孩子。”

    目光忽然落到陈亦身上:“年轻的武僧,你也来试试吧?”

    陈亦一愣:“我?”

    筋斗云被送给小悟空,他根本不在意。

    因为他相信只要完成任务,奖励就跑不掉。

    他虽然对灰幕有一些怀疑,但经历了这么多,对“它”的信誉还是很有信心的。

    最重要的是,筋斗云可不止是一朵而已。

    加林塔的猫仙人可是养着一大片的……

    陈亦念头一转,就有点清楚老污龟的意思。

    他刚才叫破老头的身份,还是让老头在意了,想通过筋斗云试试他。

    “好吧。”

    陈亦无所谓地笑了笑,正好他也想试试能不能站上去。

    否则到时拿到子奖励却不能用,那就可乐了。

    足尖轻点,已经轻飘飘地落在筋斗云上。

    “咦?”

    龟仙人有点意外地发出声音。

    他本来还怀疑陈亦救海龟是另有居心呢。

    一旁的布玛又进入了花痴状态,双手捧脸:“真帅……”

    “……”

    实际上陈亦自己都有点意外。

    他虽然知道自己除了喜欢胡闹,外加一点气死人不偿命的恶劣,没有太多的花花心思。

    但是也不至于到了六根清净、心灵纯洁的地步吧?

    至少他绝对不能放弃口腹之欲!

    嗯,还有,他其实对谈恋爱很向往的啊……

    “嗯……”

    龟仙人沉吟着,有点挠头:“年轻的武僧,你也救了海龟,不死鸟死了,筋斗云只有一个,该送什么给你呢?”

    陈亦飘落筋斗去,毫无遮掩,直接说出目的:“武天老师,我想跟随您修行。”

    从小悟空身上见到了一丝“气”的力量,让他对这个世界的“气”十分好奇,就产生了这个念头。

    见到龟仙人后,他就更坚定了。

    他能感觉到,和小悟空身上那散乱的气息相比,这老头一副皮包骨的老迈身躯里,有着庞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潜伏在全身每一个角落。

    不发则已,一发就是惊天动地。

    是一种和现世的觉醒能力,和他的武学之道,都完全不一样的强大力量。

    “唔?”

    龟仙人墨镜上又闪过两道斜光,挠着锃亮的后脑勺:“可我不收徒弟啊,这可不好办呀。”

    “请武天老师成全。”陈亦没说别的话,只是鞠躬恳求。

    布玛跑了过来:“龟仙人,你别这么小气嘛,大不了,我的礼物也不要了,你答应陈亦吧。”

    老头回头问海龟:“这丫头也救过你吗?”

    大海龟干脆地摇头:“完全没有。”

    “我明明给了你海带盐水喝的好吧!”

    “嗯……这就难办了……”

    龟仙人摸着白胡子,目光却斜到了布玛身上。

    “……”

    早知道这是只老污龟的陈亦哪不知道他想打什么主意?

    没办法了,只好用出绝招了……

    “武天老师,其实我还为您准备了拜师礼。”

    陈亦忽然弯腰勾起老龟的脖子,将他拉到一边,手挡着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嗯?!真的吗?”

    老污龟耳朵立时竖起,鼻孔喷出粗气。

    “咳咳!”

    “哎呀,这真是不好办啊……”

    老污龟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极力保持仙人形象:“好吧,你能坐上筋斗云,说明也是个心灵纯洁的乖孩子,我就答应你吧,不过……”

    “只是让你试试,要做我的徒弟,可不简单……而且在我这里修行,会很辛苦的,如果你坚持不下去,我会把你赶走哦。”

    墨镜里透出凌厉的目光。

    陈亦心里鄙视,脸上笑咪咪:“这样最好了,不过,武天老师,你想要得到珍藏,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龟仙人脸色大变:“唔……好吧,你说说看。”

    他实在放不下陈亦说的珍藏啊……

    “那个,能不能送给布玛?”

    陈亦指着他胸前挂着的一颗黄澄澄珠子。

    “这个珠子?”龟仙人一愣。

    “龙珠?!”

    布玛现在才注意到。

    “唔……好吧,虽然舍不得……送给你吧,就当是答谢你帮了海龟。”

    龟仙人摘下龙珠,递给布玛。

    其实是相比于龙珠,他更舍不得“珍藏”……

    布玛欢呼:“太好了!”

    “陈亦,谢谢你!”她差点就想趁机扑上去。

    小悟空在他脚边扯了扯他的袈裟:“陈亦,老爷爷真的很厉害吗?比你还厉害吗?”

    “emm……应该比我厉害吧。”陈亦想了想道。

    这是大实话。

    单凭他的感觉,如果拿现世觉醒者的等级来衡量,老污龟没准已经到了a级的程度。

    他没有跟真正的a级交过手,并不知道黄沙口中的a级究竟有多强。

    不过,老污龟体内潜伏的力量给他的感觉,远远超过了b级,就算没到,也不会相差多远。

    “哇,我也想和你们一起修行啊。”

    小悟空仰头道:“不过我答应了布玛要去找龙珠。”

    陈亦向他的发型伸出嫉妒的手:“没关系,等找到龙珠你再来,我等你。”

    “陈亦,你真的要跟他去修行吗?”

    布玛虽然刚才帮他说话,但见到陈亦真的要走,却有点不舍,忽然有种不去找龙珠的冲动。

    不过转眼又想到陈亦似乎对她没什么兴趣,不如先去把龙珠找齐,许愿让陈亦爱上她?

    哇哈哈哈!太棒了,就这么决定了!

    陈亦看着这个花痴少女的表情,就知道她又陷入了什么yy中了。

    摇了摇头。

    算了,反正就要摆脱了。

    “那么,你先跟我回龟屋吧。”

    “好。”

    陈亦回头叫了一声:“橘子!走了!”

    明明体形最庞大,存在感却最弱的橘子大人顿时热泪盈眶。

    终于有人记得橘子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