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小蝶被吓得不轻,白云飞也没少惊讶。

    前者能明白过来自己被暗算,她也能反应过来,她们两人刚才分明是被这和尚一曲“迷”住了。

    若是这和尚曲中的兵戈杀伐之意再重些,她们恐怕就不只是被“迷”了。

    不是如她们一般的以音波伤人摧物,而是单纯以音律惑人、伤人。

    能以音波伤人不足为奇,但单纯以音律惑人伤人,还是对她们这种音律大家,简直不可思议。

    再看他举重若轻,单手举起巨龟的巨力,更是骇人听闻。

    还是那句话,摧毁不可怕,这种举重若轻才吓人。

    白云飞心中正惊异,突地目光上扬,高声叫道:“大师!”

    “吼嗷!”

    这千年老龟趴在这峡谷里不知多少年没动过,突然被人打上门来,把它从地里刨了出来,本来就一肚子火。

    还被人掀了个四脚朝天,翻不了身。

    那哪能受得了啊?

    现在好不容易翻了身,甭管为什么,喷了再说!

    炙热无比的火球从巨口中喷了出来,朝陈亦当头砸了下来。

    “阿弥陀佛,你这孽障,还敢行凶?”

    陈亦身上浮现一层淡淡金辉,烈焰加身,却难伤他分毫。

    沐浴在熊熊火焰之中,一身金光流转。

    又探出手搭上巨足,猛然一震,巨龟顿时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力扯起。

    “轰!”

    陈亦抓着一只巨足,直接将千年火龟抡圆了,当成锤子一般猛地砸在地上,一口火没喷出,就被堵了回去。

    砸得火星四溅,土石激射。

    “吼!”

    这老乌龟皮糙肉厚壳硬,坚硬的地面都已被砸出一个巨坑,它却没有伤到分毫。

    四只巨足和一颗狰狞巨首极力伸长挣扎着,却始终被陈亦捏着一只足,动弹不得。

    见它仍是不服,陈亦又举起老龟抡了起来,轰然砸下。

    “吼!”不服。

    “轰!”再抡。

    “吼!”不服。

    “轰!”再抡……

    ……

    “咕嘟……”

    蓝小蝶与白云飞看着那和尚举着巨大的火龟左抡右砸,极具冲击力和极端暴力的一幕,忍不住喉头滚动。

    “嗷呜……”

    不知砸了几下,陈亦周遭除了脚下,已经完全凹陷,老龟终于发出一声呜咽,除了被他捏住的一只龟足无法动弹外,一颗脑袋和其余三只巨足都缩进了龟壳里。

    陈亦抬眼扫过垂下的灰幕,千年老龟的任务已经显示完成了。

    奖励500愿力已经到账,还有这只“千年火龟”。

    说明这只老乌龟已经生生被他以德服龟了……

    真是,明明是他自己收服的,还被当成了奖励。

    手一松,将老乌龟放了下来。

    这东西是真的够糙,这么抡也没见伤了它。

    不过显然是已经它痛了,否则不可能就服了。

    “嗷……”

    千年火龟终于从那个可怕的魔鬼手中解脱,等了一会儿见那魔鬼没再下毒手,战战兢兢地探出一小截脑袋,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叫。

    车轮大的“小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了陈亦一眼。

    陈亦被逗笑了:“孽障,你可服了?”

    这老龟,活了上千年,看它眼中灵动,应该早已通灵,就是不知能不能听懂人言。

    “吼!”

    老龟果然通晓人性,闻言在陈亦面前四足趴伏,连连上下甩动着巨首。

    陈亦见状,倒也没什么欣喜。

    龙珠世界里见多了和人没什么两样的各种千奇百怪的生物,再看这只老龟,就都是嫌弃。

    除了活得久点,还有什么?

    真的是一无是处。

    我要它干嘛?

    养着玩吗?

    这么大块头,不把他吃穷喽?

    破奖励!

    抬头盯曾着巨大的龟壳,不由低声喃喃自语:“听说龟壳是好东西,老龟炖汤也很补哇……”

    “吼!”

    老龟竟然完全能听懂他的意思,顿时吓得五肢紧紧缩进了龟壳里。

    啧,又是一只怂货。

    “……”

    被他的暴力吓得一时噤声的白云飞与蓝小蝶双双无语。

    这和尚似乎和她们想象的不大一样啊,这是高僧该做的事吗?

    “哇呀呀!救、救命啊!臭鹤,你快放我下来呀!”

    因为陈亦的一时疏忽,差点暴露真面目,现场空气陷入安静,忽然一阵怪叫声从上空的蒙蒙云雾中传来。

    “唳——!”

    鹤唳高亢,白云飞抬起头,嘬唇一啸,又是一声鹤唳,便见风声呼啸,一只巨大的白鹤已经穿过云雾,出现在众人头顶,拍打着翅膀。

    “啊呀!”

    一个人影歪歪扭扭地从鹤背上掉了下来。

    是被众人扔在绝巅上的马君武。

    他把主意打到了灵鹤头上,想让它带自己飞。

    没想到灵鹤却不买他的账,折腾了老半天,总算是爬上了鹤背。

    却惹恼了灵鹤,带着他在空中戏耍。

    快落了地,才直接将他给掀飞。

    这高度对在场的所有生物都不值一提,对这家伙来说,却有可能摔出汁。

    白云飞仰头高声叫道:“用我教你的功夫啊!”

    “啊?什么功夫啊?哦哦哦!”

    马君武四肢乱蹬,手忙脚乱,听到声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潜龙勿用火腾空!”

    原本直直坠落的身躯,忽然如同烈火喷吐焰舌一般,凌空倒卷,灵动无比。

    “万象归元,土联经纬,五行幻化步迷踪!”

    人影闪烁,像是缩地成寸般,几个闪动,便见他出现在地上,刹不住车,险些撞到了山壁上。

    陈亦看得眼中一亮。

    归元秘笈,五行迷踪步?

    这简直不像武学,倒像是传说中的遁术一般了。

    马君武拍着胸脯:“哎呀!好险好险!差点就成肉饼了,高人啊,你这鹤太不像话了!”

    白云飞拍着垂下的鹤顶,嫣然一笑:“谁让你惹玄玉生气了?”

    “哼,白云飞,今日你有高人护着,我动不了你,不过你和蓝海萍欠我的,终有一日我会要你们十倍偿还!”

    一旁蓝小蝶懒得看他们打情骂俏,冷声哼道。

    忌惮地往陈亦这边扫了一眼,便纵身跃起,飞入了茫茫云雾之中。

    “她倒底是什么人?”

    白云飞又被她掀起心中疑惑,自语了一句,忽地抬头看向陈亦:“三藏大师……”

    “阿弥陀佛……”

    陈亦一声佛号,直接堵住了她的嘴:“红尘如毒,众生皆孽,诸般苦楚,皆由心起。小僧实在无力插足其中,还请白施主恕罪。”

    又扯开了话题:“倒是这火龟被小僧救下,那九大门派之人若无龟胆,怕是难有命在,此因由小僧种下,也自当由小僧去了了这果。”

    “马施主,小僧这便随你前去救人,如何?”

    “那当然好了!”

    马君武叫道,目光落到一旁的火龟身上:“好大的乌龟,大师是要用它的胆救人吗?”

    “吼!”

    火龟伸出巨头,朝着他吼了一声。

    敢打它的主意,你当你是那个魔鬼吗?

    白云飞叹了口气,她现在肯定这和尚是真的知道许多事,但看他模样,想从他口中问出什么恐怕是不可能了。

    “大师,既然这样,我让玄玉先送你和马君武回九州府救人吧?”

    陈亦摇头道:“不必麻烦了,二位施主可先行一步,小僧自会及时赶到。”

    马君武叫道:“哇,大师,我们是用飞的,你两条腿怎么追呀?”

    陈亦只是笑道:“二位施主自去便是。”

    “那好吧,三藏大师,我们九州府再见。”

    白云飞为人潇洒,也不多纠缠,腾身一跃,便上了鹤背。

    “马君武,我们走吧。”

    “啊?哦哦。”

    陈亦看着灵鹤振翅腾空,驮着两人没入云海,回头看着缩头缩脑的老乌龟,摸了摸光滑脑门:“这任务还真是没挑战性……”

    不过他要是就这么放手,恐怕就掉坑里了。

    几百条人命,善后不好,背上人命债,还真不知道灰幕会不会出什么夭蛾子。

    可是这人怎么救呢?

    他虽然是学医的,可此医非彼医,只能医心不能医身呀。

    牛吹出去了,蝙蝠毒要怎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