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个可能,陈亦就想着要不要当一当救火员,多找几个人救救试试?

    虽然以灰幕一向的风格,应该不大可能这么简单。

    尤其是,还有着这么丰厚的奖励。

    “唳——!”

    正想着,一声清越高亢的鹤唳远远传来。

    陈亦循声望去,就看到层层云烟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灵鹤玄玉?

    眨眼间,巨大的白鹤已经飞到陈亦所在的云层下方不远。

    背上,还坐着一个人。

    那人并不是他原先以为的白云飞,而是一个峨冠博带,宽袍大袖,脸上有五柳长须飘拂,恍若神仙中人的中年。

    “蓝海萍?”

    陈亦马上就猜到了那人的身份。

    啧啧,这卖相,也就比佛爷差一点了。

    眼珠子转了转,踩着筋斗云就直接追了上去。

    远远就吊了一声:“施主请留步!”

    骑在鹤背上的老帅哥蓝海萍不知为何,肩头微微一抖,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满心疑惑和莫名其妙地回过头。

    “是你?”蓝海萍看到踩着黄云飞来的和尚,眼中闪过一丝异光。

    “蓝施主世外高人,竟也认得小僧?”

    蓝海萍从鹤背上站起,抱拳道:“圣僧神通,蓝某幸得一见,佩服不已。”

    其实他得玄玉传讯,得知白云飞受伤,匆匆赶来,却不想看到了陈亦装比的一幕。

    见得白云飞无事,他也没了现身的打算,直接乘鹤回返。

    没想到竟又遇上了此人。

    虽然他并不是很相信神佛之说,但也不敢对这个和尚有半点轻视。

    “惭愧惭愧,为消弭此番灾劫,小僧不得不行此惊世骇俗之举,倒是让蓝施主见笑了。”

    与这老帅哥面对面,陈亦才知道这人的修为渊深莫测,远远超过他所知的“剧情”中的实力。

    在他见过的人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便是六指琴魔与金蛇郎君也多有不如。

    也没必要在这种人面前装神弄鬼。

    蓝海萍肃然:“圣僧慈悲,蓝某佩服。”

    “哈哈,蓝施主,相遇是缘,你我就不必互相吹捧了吧?圣僧之称也休再提,小僧法号三藏。”

    “恭敬不如从命,三藏大师。”

    蓝海萍不是俗人,微微一笑便道:“蓝某许久未履江湖,但大师似是早知蓝某之名?”

    “略知一二。”

    蓝海萍见他笑得神秘,却没有了下文,心下疑惑更浓,却不好追问,只好道:“大师叫住蓝某可是有事?”

    陈亦面露笑意:“小僧有一事相求。”

    蓝海萍一愣:“大师说笑了,以大师神通,天下事翻手可解,何需求人?”

    陈亦笑道:“小僧想向蓝施主求取《归元秘笈》一观。”

    “《归元秘笈》确是天下奇书,不过终究是凡人之学,大师修为通天,又怎会如此在意?”

    蓝海萍满脸疑惑,口中所说也确实是心里所想。

    归元秘笈固然让江湖中人疯狂,但是,哪怕是三百年前,写下这本秘笈的天机真人与三音神尼重生,也绝非这和尚的对手。

    何况区区一部秘笈?

    “实不相瞒,小僧近日想要推衍一部武学,正在遍寻天下奇学。”

    陈亦也不算说谎,蓝海萍却“恍然大悟”,以为他是要自己参悟绝学,想融世间各家绝学为一炉。

    微微沉吟,竟直接答应:“此事又有何难?不过归元秘笈为小徒随身携带,大师若不嫌弃,不如寻一僻静所在,由蓝某口述如何?”

    他并不是敝帚自珍的人,不过也不可能将这种天下奇学随意授人。

    只是陈亦此人在他眼中都有种高山仰止之感,不止没有不愿意,甚至有种自己的东西能被这等人看重而得意的感觉。

    “如此再好不过,听闻蓝施主是音律一道的宗师大家,小僧近日也颇为痴迷此道,也想顺道讨教一二,不知意下如何?”

    陈亦直接答应。

    他之前打的主意就是取原版秘笈。

    那可是可以真“吃”的秘笈。

    曹雄那倒霉蛋武功根本不入流,却在吃了半部秘笈之后,直接变成了绝世高手。

    在原“剧情”里,蓝海萍师徒父女三人,加上马君武一阳子师徒,五人联手都险些扑街。

    不过现在见了蓝海萍那渊深如海的修为,他并不相信有这么牛的秘笈。

    就算有,他也不会在意。

    谁知道这种东西有什么隐患?

    有灰幕这种东西,他随时可以秒升级,没必要舍近求远去冒这种险。

    却说陈亦提到音律,蓝海萍更加得意:“哈哈哈,能得大师青睐,蓝某幸甚。”

    一个因挠到自家痒处得意,一个因轻易达到目的而高兴,两人天雷勾地……意趣相投,就差勾肩搭背,结伴寻了一处险峰降落。

    在一绝壁之上凌云而坐,相对论道。

    这一坐,就是十数个日夜。

    蓝海萍确实没有保留地将归元秘笈所载绝学尽数相传。

    陈亦见他真诚,也为请教音律之道,将天龙八音悉数道出,让蓝海萍惊为天人。

    之后常以天魔琴与对方一支竹笛合奏,又时有争锋。

    仙音妙乐,引得山中走兽飞禽竞相汇聚聆听。

    陈亦绝对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和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老男人依依惜别……

    实在是蓝海萍这人虽有些方正迂腐,却是风骨不凡,而且说一句学究天人也不为过。

    跟他论道,真的是受益匪浅。

    若非陈亦记忆中的“唐僧”不止佛学精湛,其他学问也深厚得紧,他肯定要在这老帅哥面前露怯。

    “三藏大师,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能再见。”

    “这有何难?蓝施主若不嫌弃,小僧定当常来叨扰。”

    “我倒忘了,大师有驾云之能,天涯海角,也不过朝夕即至。”

    “哈哈哈哈。”

    陈亦笑了笑,忽地想起“剧情”,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蓝施主,小僧尚有一事相告。”

    “哦?”

    陈亦将蓝小蝶的存在告诉了他。

    之所以犹豫,是怕自己的干涉会引起“剧情”意外偏离。

    毕竟蓝小蝶对她这个亲爹有多年积怨,若不经历一番波折,恐怕难以释怀。

    但他的干涉早就开始,至少到现在蓝海萍还不知道有个亲生女儿在世。

    要是蓝小蝶因此出了意外蹬腿玩完了,那陈亦就很对不起这位新朋友了。

    “多谢大师相告!蓝某这便告辞!”

    蓝海萍听闻消息,已经坐不住,急急告辞离去。

    剩下一个人,陈亦回到那坐山头,脑中回想着归元秘笈的内容。

    这部秘笈记载不是一门武学,而是一堆!

    秘笈开头就有一句:万功归秘元,一剑神州寒!

    分上中下三册,是三百多年前,三音神尼与天机真人这一佛一道两位高人所著,所以里面记载的武功佛道混杂。

    上册记载天下各门各派的内功。

    中册记载的天机真人与三音神尼的一身绝学,拳掌指腿,刀剑暗器轻功,擒拿点穴疗伤,包罗万有。

    下册只独载一门,是两人融合各自最精深微妙的绝学,一元罡气与般若禅功,合著的大般若玄功。

    仅只一书,简直就是这个世界的天下武学总纲。

    若非陈亦过耳不忘,别说十几天,一年也未必能将这部书的内容记下。

    不过上面所载武学虽多,能让陈亦看上眼的却只有几部。

    一部音波功《迷魂离真曲》,先前得窥一斑、近似遁术的轻功《五行迷踪步》,还有最深奥的一部《大般若玄功》。

    音波功是高级武学,后两者竟然都是绝学级武学!

    陈亦心都揪成一团了,这么多绝学,要是直接开挂点掉得多爽!

    可惜别说他舍不得,就算舍得,也根本出不起这价钱。

    靠自己修炼不是不行,但他觉得,等到练成了,恐怕他开着经验挂,也不知道升到什么等级,还会不会看得上这些绝学都难说……

    这些是让他纠结的,但是有一部武学却让他惊喜。

    三音神尼的《般若禅功》,虽然只是一部高级武学,但陈亦却发现这门内功和之前选定的三门武学极为契合。

    融合出先天武学的成功率直接飙升到了65%!

    这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只要把天龙八音和这部般若禅功练到满级,龙象般若功可用愿力直接点满,加上已经满级的烈火神功,有很大概率可以得到一部先天武学!

    正好,他要去龟岛修行一段时间,可以趁机静心修炼。

    这个世界的事情已经了结,陈亦也不打算继续逗留,直接返回了现世。

    ……

    总算是没有不开眼地来埋他……

    距离他离开还不到一小时,陈亦站在房间里恍惚了一下,忽然捡起了以前想到的一个念头。

    随着经历的世界越多,认识的人也越多,他就想能不能通过某种方式,将在不同世界认识的朋友都联系起来?

    未来如果能有一个横跨无数世界,汇聚了诸天万界人杰精英的圈子,不说能产生多大能量、能给他带来多少好处,仅仅是相互间碰撞出的智慧火花,就将是无比光辉灿烂。

    这次与蓝海萍相识,更让他加深了这个念头。

    与蓝海萍相处不过十几天,他就受益匪浅,要是能时时联系沟通,不是更好?

    他也想看看,像蓝海萍这种已经达到了巅峰,受限于所在天地不得寸进的人,如果突破了限制,又能达到怎样的一个高度?

    这是一种相互促进、共同进步,远比一个人孤独地行走要强得太多。

    其实蓝胖子给他改装的P40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媒介,只不过只有一个。

    他又忌惮22世纪,想走私都不敢。

    就连和蓝胖子联系都不大敢,到现在都没用过时空通讯的功能。

    所以他之前把主意打到了天才少女布玛的头上。

    嗯,先缓缓,过阵子再回龙珠世界看看……

    牛油果说

    多谢“花海流觞”同学1000打赏~“青洛幽”“橘子ing”同学100打赏~~~29号新增月票284,加更3章……欠7章了,心颤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