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华南部海域,有许多小岛在其中星罗棋布。

    贴近边界的公海区域,有一座布满黑石的岛屿。

    岛上一片焦黑,就像被烈火焚烧过一般,没有一棵植被。

    这远离陆地,没有一丝生机,也不见有海港船舶的小岛,明明应该是毫无人烟才对。

    偏偏此时却有不少人出现在岛上。

    一个个黑袍罩身,头脸都蒙住,连是胖是瘦都看不出的人,陆续出现在岛上。

    像是凭空出现一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到岛上。

    这些人一出现,看出不看周围和他们一般装扮的人,只闷头直行,所有人的方向都是一致。

    直至一座笔直的悬崖边上,下面就是深蓝近黑的幽深海水。

    黑袍人竟然停也不停,一脚迈出悬崖,朝着底下幽深的海水直直坠落。

    一个接一个的黑袍人,像是排队自杀一样,投入海中。

    沉入海里的黑袍人没有一个惊慌,反而朝着幽深的海底不断地下沉。

    可怕的水压对他们像是没有一点影响一般,一直沉到千余米下。

    一点瑰丽璀璨的光芒出现在海底。

    像是一块无形的玻璃被击碎,蔓延出一道道裂纹,又像是一片有着瑰丽颜色的水晶。

    这些黑袍人司空见惯一般,没有任何停顿,直接一头扎进了水晶中,整个人沉没不见。

    这人踪绝迹的幽深海底中,竟然有一个界域入口!

    穿过水晶,就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如果陈亦能看到这个世界,一定会惊异。

    因为这里,和他的小岛空间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头顶无天,一片灰蒙蒙,混沌沌。

    脚下无地,一片混沌幽暗。

    陈亦的空间里有着小岛和小湖,这里,也有着一片“大地”。

    那一片“大地”似乎全是由晶莹的水晶的铺就,通透晶莹,明明没有光,却反射着一道道幽暗的光。

    看似漆黑幽暗的光,却将整片“大地”都照亮了。

    这片“大地”上,还矗立着不少建筑,都是用和这片“大地”一样的材质建成。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座黑色水晶构筑的城镇。

    黑袍人们从海底下的“水晶”中出来,就直接出现在了城镇的中央。

    这情景,就像是玩网络游戏时玩家们登陆上线了一样。

    黑水晶城镇中,到处都行走着包裹严实的黑袍人。

    路边竟然还有许多商铺、摊贩,老板也全都是同样的黑袍人。

    除了诡异些,就像个普通的集市,和外面的世界似乎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在这个黑水晶城镇中的任何地方,抬起头,都能看到一座高塔的尖顶,那里,应该是这座城镇中最高的建筑。

    而此时,在这座黑塔中,正发生着一场激烈的争吵。

    这是一个亮阔宽敞的圆形大厅,四周是一层层环形的桌椅。

    若不是在座的都是一些看不到头脸的黑袍人,还真让人感觉这是某个国家的议会大厅。

    “够了!”

    一个黑袍人猛地敲响身前的桌子,让吵嚷的大厅为之一静。

    “这次聚会,是为了商讨怎么应付大华国即将进行的大改,不是让你们在这里为自己争好处的!”

    “大华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你们都清楚!”

    “如果让他们顺利度过这一关,不仅大华的力量必然会倍速增长!锁住他们手脚的最后一道枷锁也将彻底消失!”

    “到时候,还有我们生存的余地吗?”

    敲响桌子的黑袍人激动地喊道。

    不过他的声音很是尖锐怪异,显然这并不是他的本声,而是通过了某种方式改变了声音。

    这里的人,似乎每一个都是如此。

    又一个黑袍人怪异的声音冷笑:“那也是你们大华觉醒种的事,和我们有屁关系?”

    “就是!”

    “你们大华人自己的事,回自己的地方再说,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不错!”

    应和声此起彼伏。

    这些黑袍人嘴上似乎对大华不满,但开口说出的语言却都是大华语,除了腔调有些怪异,竟然都异常标准。

    敲桌子的黑袍人被这么多人声讨,却没有一点急怒,反而冷笑道:“嘿嘿,如果你们认为影响的只是大华国内的觉醒种,那就当我没说。”

    说完,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

    大厅中陷入一片寂静。

    “好了,刚才那位说得不错,”

    一位黑袍人站起来打破平静:“觉醒种的世界,没有什么国家之分,别的不说,资源就这么多,谁都想要,我想,没有哪位会因为是其他的国家的资源就不会去碰吧?”

    “大华越强,他们占据的资源就越多,我们能得到的就越少,就这么简单。”

    “大华已经够强了,这个世界,不需要!也不允许他们变得更强!”

    黑袍人用激昂铿锵的语调高喊着,就好像他在做什么伟大的发言一般。

    但他的话也确实让在场的黑袍人都陷入了沉默。

    因为他说的,也在场所有人想的。

    “那你说怎么办?那个国家,谁敢去碰?不怕死吗?”

    “远的不说,就说大华最新出现的一个界域,多好的一次机会?接连两次天灾级灾祸,还有神州蛮入侵,甚至还被一位蛮王打到了家里,除了少数几个大国,这里面任何一件事发生,都足以灭国!”

    “最后怎么样?还不是被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号称六欲之一的死神被打得如丧家之犬一样逃蹿,七王之一的火王甚至当了人的阶下之囚,六欲天和逆种联盟现在全都成了笑话!”

    “嘿嘿嘿……我们六欲天是成了笑话,可你猜猜,等离开了这里,你能不能我们这些笑话手里活着回去?”

    “哼!敢当我面说出逆种这两个字的,你是第一个,我也很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

    一串阴沉的笑声,和个隐含怒意的声音,分别从两个黑袍人口中发出。

    逆种联盟其实是出自黄沙之口,因为顺口,被广大觉醒种直接拿来就用。

    其实他们真正的名字叫逆乱联盟。

    虽然看不到先前那个黑袍人的脸色,但所有人都能猜到,恐怕这人的脸色不会有多好看。

    这人浑身一僵,强撑着道:“我的意思是,六欲天和逆种联盟已经是我们黑晶会中最强的势力,除了几个大国,和西方圣光议会中的几个势力,已经没有任何组织和势力能相提并论,连贵两方都失败了,我们还能怎么办?”

    “……”

    听着他这几乎毫不掩饰的马屁,其他黑袍人都无声地鄙视着。

    “嘿!”

    那疑似六欲天的黑袍人怪笑一声,没再说话。

    逆种联盟的那人也没再出声。

    就是不知,他们是真的原谅了,还是有别的心思,没人知道。

    一个黑袍人道:“据我所知,逆乱联盟正在准备营救火王?既然如此,我们又都有一样的心思,那不如联起手来,给大华一个颜色看看,你们也可以趁机营救火王,一个B级强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就这么损失,就太可惜了。”

    “等等!我怎么听说,上次血蛮族入侵大华的城市,最后出现了一个疑似超越A级之上的强者,被称作‘佛爷’?多出一个A级强者,就足以改变所有局势,何况一个凌驾A级的存在?”

    “这样的人,和神话中的神已经没什么区别,一根手指就能碾死我们任何一个人,你是想让我们去送死吗?”

    “不可能!”

    “这种可笑的传言你也信?”

    这人话音未落,就有人断然反驳……

    牛油果说

    谢谢“花海流觞”同学2600打赏~哦哟,打赏好多次了,我都怕我会爱上你~还有“光驱的烦恼”同学500打赏,“上动人”同学100打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