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姐夫?他是个画家,应该还算有点名气吧,我也不大懂这些,不过他人很好啊,家里有钱,人长得帅,人品又好,好像从我认识他开始,就没见他跟谁生过气,对我姐更是千依百顺。”

    黑衬衫有点感叹道:“虽然是我亲姐,但我还是觉得她真是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捡了我姐夫这么个金龟婿。”

    “哥们,也不怕让你笑话,我们家以前也只是普通人家,我姐也只是个很普通的中学美术老师,自从嫁给了我姐夫,连我都能活成个混吃等死的纨绔了。”

    陈亦静静地听着,

    以他的观察,黑衬衫说的应该都是真心话。

    听起来,像是很幸福的一个家庭,似乎没有理由会是那种丧心病狂的凶手。

    不过……

    “那还真是难得啊,有点热,我开下窗。”

    陈亦随口说着。

    手肘很随意地搭在车窗上,手掌却垂到了车门外。

    已经腾起了一层烈焰,挟着金色的降魔之力,缓缓印在金属车门上。

    “嗯?怎么好像有焦味?哪儿烧纸了?”黑衬衫耸了耸鼻子,有点疑惑。

    “谁知道呢?”

    陈亦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掌。

    笑道:“我们也见过两次了,还聊了这么多,还不知道你贵姓?”

    “嗨,免贵,姓厉,厉家成,哥们你呢?”

    陈亦笑了笑:“好了,我到了,你找地方靠边我下了。”

    “啊,到了?好。”

    黑衬衫竟然还觉得有点意犹未尽。

    “这是我的名片,需要帮忙随时联系我。”

    等他把车停下,陈亦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才打开车门。

    “陈亦,心理咨询师,兼职……”

    黑衬衫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后,眼睛一突:“驱邪除魔,超渡亡魂?!”

    再抬头,陈亦已经下了车,走了一段距离,那只白猫颠颠地跟身后。

    只好挠了挠头,发动了车子。

    至于这张看起来有点诡异的名片,也放到了口袋里。

    什么驱邪超渡的,他还是没当真的,但是,心理咨询……他姐应该需要。

    出于对陈亦那种没来由的信任,他觉得应该让他姐去试试也好,反正没什么损失。

    陈亦回头看了一眼缓缓驶离的黑色奔驰。

    还看看到副驾车门外侧,他刚刚按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焦黑掌印。

    是那种像纸烧过后的焦黑。

    在车子行进的过程中,一点点碳化的纸屑掉落,随风飘荡。

    这就是诡物?

    灰幕并没有反应,这东西应该和“数据链”那种奇物不一样。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所有奇物都是本源载具。

    收回目光,掏出手机,给长相平平的狐狸打了过去:“苏茗施主,我想我找到那辆‘不存在的车’了。”

    接到电话的苏铭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什么?真的假的?”

    她倒不是质疑,只是她这段时间费了这么大劲都没什么眉目,结果这位倒好,跟他说了没两天,就跟她说找到了?

    陈亦却没理会她的疑问,直接道出自己的目的:“如果可以,请你们查一下厉家成这个人,还有他身边的人,特别是他的姐姐和姐夫。”

    “……好,我马上去查!”

    苏茗沉默了一瞬,没有继续追问,直接答应,便挂了电话。

    陈亦顺手把那辆车的车牌号也给发了过去,便往回走了。

    “嗷嗷嗷,我叫你找人,你只给我找了辆车,是不是想变成全虎宴?”

    一边走,一边不满地恫吓脚底下的小白喵。

    这家伙告诉他,那个靳芳菲遗留在风中的味道,全都指向那辆车。

    想要靠它直接找到人,似乎不大可能了。

    先等黄沙的调查结果吧。

    “嗷!”

    小白喵已经有点看破陈亦的套路,这回倒不是那么怕了,声音还透露着不满。

    陈亦翻了个白眼:“叫什么叫?一天到晚嗷嗷嗷地瞎叫,不叫你嗷嗷嗷叫什么?有本事你叫个别的词儿,我就给你改名。”

    “嗷……”

    小白喵想抗议,不过就迸出一个字。

    除了嗷,它好像还能叫个呜,难道要叫嗷呜?

    还是算了……

    “行了,那就给你加个姓……就叫敖嗷嗷嗷……有点长呀,算了,就叫敖嗷嗷吧,对,以后你的名字就叫这个了。”

    “……嗷呜~”

    这有什么区别?别以为本王不识字!

    “区别大了,知道龙王不?人家就姓敖,给你这姓还算是糟蹋了,不过这次你也算有点小功劳,算是破格奖励吧!”

    “嗷!”

    鬼才想要这奖励啊!

    嗷……不对,应该是至于敖嗷嗷了,气地在脚边不停地蹦。

    “再蹦哒就叫你喵喵喵!不想要奖励,就是想要惩罚了?”

    “嗷~”

    不会说话没人权活该被欺负吗?

    “你本来就不是人。”

    “嗷……”

    小白喵彻底蔫了。

    威风凛凛白虎王,从此有了一个威风的名字……

    看了看时间,陈亦停下了和敖嗷嗷不公平的斗嘴,拎着它的后颈皮,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上了筋斗云。

    今天下午他还约了三个来做咨询的客人。

    掐着时间回到家,没到十分钟,第一个客人上门。

    这是个大妈。

    一进来就拉着陈亦,非要陈亦给她女儿算姻缘。

    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自己不是神棍,大妈露出了真实目的,要把陈亦和她女儿凑成姻缘……

    纠缠了许久,堂堂圣僧灰头土脸地送走满脸遗憾和不甘的大妈……

    没多久,第二个客人上门。

    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让受了惊的陈亦心里一紧。

    这不会是亲自上阵的吧?

    还好,女子扫了一眼简洁到极致的咨询室,也没露出什么表情。

    随意地打了招呼后,跪坐在陈亦对面的坐垫上,就很熟练地拿出自己的病历,让陈亦松了口气。

    很明显,这是个真正的病人,和上次的尹世光一样,看过不少心理医生,没能解决自己问题的。

    陈亦接过病历,一边翻看,一边扫了女子一眼。

    长相清秀,算得上漂亮,举止得体,衣着透露出低调的贵气,显然不是一般人。

    病友群里应该没有这样的人才对,尹大妈的宣传力度还真够大的。

    陈亦一目十行地翻阅她的病历,有点意外。

    厉佳嘉,二十八岁。

    病情是过敏。

    对洗衣粉、沐浴露等洗浴用品有过敏反应。

    每次一见到就会犯恶心,一旦接触,会更严重,导致呕吐不止的症状。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有五年左右。

    不止是自己不能用类似用品,连身边的人用了她都受不了。

    本来性格挺好的一个人,渐渐因此变得暴躁,易怒,一闻到洗浴用品的香味就会发脾气骂人、砸东西。

    看了许多医院,查不出原因,接受过心理治疗,有过缓解,没过几天又会复发。

    还好她有个好老公,对她千依百顺,平时都只用没有味道的肥皂。

    害怕外面卖的会含有什么不好的成分,是导致她过敏的元凶,还专门开了个工厂。

    除了生产一些洗浴用品外,就是专门制造这种肥皂。

    她老公还花费很大力气,学会了肥皂的生产流程。

    因为只是自用的,量非常少,整个过程,包括用料挑选、生产流程,都是她老公亲自操作,绝对是爱意满满的良心肥皂。

    很豪很感人的举动……

    不过症状似乎并没能好转,反而有加重的趋势。

    这让她慢慢变得有些绝望。

    来找陈亦,还真就是因为尹大妈的宣传。

    厉佳嘉其实是没什么指望的,只是听尹大妈吹得很神,决定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陈大师,实话跟你说吧,我这次来,就是最后试一次,给我一个和我丈夫离婚的理由,他对我太好,我不想再继续拖累他。”

    厉佳嘉对着陈亦面无表情地道。

    这是她的真实想法,她的老公很完美,对她也太好,反而让她自卑、愧疚,觉得这样的自己不应该再缠着他。

    陈亦和熙地笑了笑:“没这么严重,厉……”

    “叫我许太太吧。”

    “好,许太太,这样,您放松一下,我先问您几个问题?”

    “你问吧。”厉佳嘉还是没什么反应,心理医生的这套她见过太多了,没有一点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