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惨求订阅……)

    ……

    “怎么可能?!”

    一身深红衣裙的女子面上有一层薄纱般的红雾遮挡,连陈亦的般若观照也没能看破她的真容。

    但那一双秋波横流的眼中却凝固着不可置信。

    “天下情爱色欲都归我管!是人都有情,更离不开欲,情丝牵缠,无不深陷情天欲海,不可自拔,除非你不是人!”

    情丝?

    掌管天下情爱色欲?

    脚步未停的陈亦听到她的话语,心中冷笑。

    又见到一种诡异到极点的能力。

    不过,就算是一手掌众生情爱,十指牵缠万灵姻缘的月下神仙,也不敢说这种大话。

    就凭你这邪门外道?

    “死!”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

    这神秘女子别的能力还不知道深浅,不过是真能跑。

    否则陈亦也不用追这么久。

    现在竟然敢发呆,不搞她还等什么?

    陈亦一声暴喝,一步猛踏,双手以遮天之势,双拳齐出。

    “啊!”

    深红衣裙女子还没从难以置信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两个斗大的金色拳印已经瞬息间破空而至。

    那似乎铺天盖地般的堂皇刚猛,霸道逼人气息让女子发出一声尖叫。

    “轰!轰!”

    女子连同他手中许恨的身影消失在漫天尘土之中。

    陈亦却没有什么高兴的表情,眉头反而微微蹙起。

    “死光头!我就不信,你真就无情无欲!”

    虚空之中突然暴射出无数红丝,瞬间缠绕在陈亦身上,却不像刚才一样有形无质的虚无,凭空穿过他的身体,而是化虚为实,直接将陈亦缠成了一个红色大茧。

    陈亦用力挣了挣,眉头皱起。

    他发现这些红线虽然细如蚕丝,却坚韧无比。

    以他的恐怖力量,竟然也难以崩断。

    一声得意的娇笑,红衣女子从空气中踏出:“呵呵,没用的,知道这世间什么最坚韧?是情丝啊。”

    “情丝难断,精钢百炼,也比不上情丝一寸。”

    她的脸庞虽然藏在红雾之下,却藏不住那得意的神情。

    “我倒是没想到,还以为你这身行头是唬人的,没想到你还真是和尚。”

    女子以为自己找到了陈亦不受情丝影响的原因。

    “以前我倒杀过一个自诩佛法高深的老和尚,在我万缕情丝下,还不是丑态毕露?你倒是比他强多了,想不到世上竟还真有像你这样六根清净的和尚。”

    “也难怪,世上这么多美妙,你年纪轻轻,偏偏想不开要当什么和尚。”

    “小和尚,你肯定是没有尝过人世间最美妙的滋味吧?姐姐帮你开开情窦,尝尝滋味如何?”

    女子娇笑着,无数红丝轻轻舞动翻涌,方圆数百米内,如同陷入一片红色烟云之中。

    烟云涌动间,便是看上一眼,就能让人脸红心跳,陷入一种如痴如醉,又炽热难当的境地中。

    种种世间最美好之事,都会在眼中浮现。

    真如她所说般,这一片烟云就像是一片云海翻滚,是一片情天下的欲海。

    让人沉沦其中,生而极乐,死也无怨。

    红色烟云如海,刹那间就将陈亦身影淹没其中。

    “呵呵……也不过如此。”

    感受到情丝烟云之中,一片死寂,情丝中的陈亦,似乎已经沉沦一般。

    红衣女子轻轻一笑,眼中露讥意。

    转过身,随手一挥,纤指捻动,便从虚空中扯出一根红丝,红丝另一头缠着昏睡不醒的许恨。

    正想做什么,却忽然一怔,猛地回过身。

    “阿弥陀佛……”

    “红尘有欲如毒,众生有情皆孽,断痴念求慧剑,济罪苦得慈航。”

    “你知道情丝难断,却不知我佛门有慧剑一柄,藏在心匣,能断世间一切烦恼?”

    一片金光从涌动的红丝烟云之中绽放。

    梵音渐起,低沉如呢喃,震耳如雷鸣。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梵音绵绵不绝,金光涌动如水。

    驱散了黑暗,几乎照亮了整个园区,一片祥和充斥其中。

    人在其中,定然会宁静安详。

    却也有例外。

    “啊!”

    红衣女子发出一声尖锐惨叫。

    无数情丝在一瞬间断裂,让她感同身受。

    红色烟海中现出陈亦的身影。

    周身金光罩体,平静如古潭不波的双目,看见红衣女子和她手中牵扯的许恨后,陡然泛起波涛。

    “贱人!再让你看看什么叫佛也有火!”

    陈亦眉眼倒竖,几近狰狞,全然没了刚才那如高僧古佛般的样子。

    周身涌出一阵阵狂暴无比的气息。

    “烈火掌!”

    全身突地蹿起熊熊烈火,蒙着一层淡淡金光。

    双掌连挥,轰然拍出两道金焰。

    一道化作巨大的金焰掌印,拍向女子。

    一道化作金光火龙,袭卷周遭的红色烟云。

    “轰!”

    大地震动,轰然崩碎。

    熊熊烈焰蔓延吞吐,欲海变火海,照亮黑夜,将大片空气炙烤得扭曲。

    “啊!”

    可怜红衣女子刚刚惨叫的一声还余音未绝,又凄厉地尖叫起来。

    “啊啊啊!”

    “臭和尚!我不会放过你的!”

    还不知道谁不放过谁呢!

    陈亦脚下一蹬,地面爆裂,身形腾空而起。

    他看得分明,刚刚那一记烈火掌并没有打中这女子,在临身的刹那,她又骤然消失。

    却因为弥漫的所谓情丝被蕴含降魔之力的火焰烧毁,才会受伤。

    若非如此,就凭她这神出鬼没的手段,陈亦短时间内,也拿她没办法。

    她这也算是成也情丝,败也情丝。

    身在空中,灵台空明,却照不出红衣女子的丝毫踪迹。

    不由又皱起眉头。

    “佛爷!别找了!”

    几个黄制服突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跑了出来,朝着他喊道。

    陈亦飘身落地,鄙视地斜了这些黄制服一眼:“你们真及时啊。”

    “呵……呵,”

    一个黄制服尬笑道:“不是,佛爷你的战斗,是一般人能插上手的吗?”

    其实他们早就远远地躲着观战了。

    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他们早得到命令,非不得已,不能插手陈亦的事。

    事实上想插手也插不上不是?

    看着四处一片焦黑残破,地面上还燃烧着一团团火焰,如同废墟般的园区,都是不心惊胆颤的。

    还好他们早有准备,早就封住了这里,不让人进来。

    不过这善后工作也够他们头疼了……

    “你们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陈亦翻了个白眼,直接问道。

    黄制服点点头:“没有猜错的话,她是六欲之一的‘神女’,六欲天的这几个首脑,个个都有着诡异的手段,他们一心要跑,是很难追到的。”

    “又是六欲天?混蛋!”

    陈亦咬着牙。

    上次那个被他暴打之后又跑掉的黑袍人,这次又一个红衣女,都是想打就打,想跑就跑。

    真的气人啊!

    黄制服看着他火冒三丈的样子,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样,不由无语。

    他难道不知道,六欲天才是真正快被他欺负死的一方吗?

    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一个神秘诡异的神女,都是大名鼎鼎的b级强者,连黄沙的强者遇上他们都很难对付,难缠得紧。

    遇上他去像是遇上克星一样,先后被他暴打得连还手余地都没有,只能落荒而逃。

    陈亦气了一会儿,想着这女人刚才的惨叫。

    她付出的代价应该不小,否则她在一开始追逐的时候,早就可以用,没必要和他纠缠这么久。

    这么一想,就舒服多了……

    “佛爷,这家伙快死了。”

    一个黄制服跑到了一边,许恨正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

    红衣女自己都逃得狼狈,根本来不及带走他。

    不过似乎对他做了什么手段,这个陈亦一心想杀的人,眼看已经活不了了。

    陈亦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发现他的状态很奇怪。

    “红佳,你放心,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死亡也不行……”

    “我们会一生一世……不,生生世世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