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苗?”

    陈亦一捋脑壳:“我知道啊,我可是学医的,小儿计划免疫,五苗防七病,五种疫苗嘛,难不成他们是把疫苗玩成诡异了?”

    “……”

    齐酬有点呆愣。

    你不是大师吗?怎么是学医的……

    不对!

    神特么五苗防七病!

    谁跟你说什么免疫了!?

    黄沙是从哪个角落里找出这么个奇葩的?

    好想发飙啊……

    齐酬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不……不是,我说的五苗,是蛊门中的五姓三家。”

    陈亦打断他:“等等,不是五姓吗?怎么只有三家?”

    “因为这三家人都是苗人,苗人风俗不同,有自己的姓氏名字,虽然现在苗人多数已经汉化,不过也有不少同时保留了苗姓,同一个苗姓,有可能有很多汉姓。”

    “三家苗姓中,有五个汉姓,所以叫五姓三家。”

    怕陈亦再说什么奇葩的话,齐酬索性不给他机会,直接解释:“他们的苗姓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不过这三家人都有自己的图腾,过得久了,人们也就习惯把图腾当做他们的家庭姓氏,分别是绿竹、金蝶、白鱼三家,吴、麻、石、杨、龙五姓。”

    “齐某这次得到的消息,就是金蝶氏的杨家要来寻陈大师麻烦啊。”

    陈亦忽然笑了笑:“行,我知道了,虽然你的通风报信好像没什么意义了,不过,你想要的,我答应你,价格就照黄沙的两倍,只要你出得起价钱,随时可以来找我拿。”

    齐酬神情一喜。

    他能知道黄沙和陈亦的交易,自然不难知道价钱。

    虽然两倍价钱,听起来像是在宰他,可他从来没想过能和黄沙一个待遇。

    这东西对觉醒者的价值根本不用质疑,只要一出现,肯定会被疯抢。

    以这个陈大师的奇葩性格,恐怕不会轻易给别人,要不是他机缘巧合,也不大可能有这机会。

    所以,以后很大可能只有黄沙和他有货!

    钱不是问题,就是奇物有点麻烦。

    不过……

    值!

    黄沙是不可能拿这样的资源去卖的,换句话说,这很可能是他的垄断生意!

    齐酬想着美好的前景,鼻孔都喷出了气团。

    现在他看着陈亦都亲切了许多,这是个好了人呐,可不能让蛊门那些疯子给害喽!

    “那个……陈大师啊,我说的可都是真的,蛊门那些疯子,没人性的!”

    陈亦那种不放在心上的态度,让齐酬操碎了心啊。

    “尤其是这五苗,那是连黄沙都头疼,拿他们没办法,听我老齐的,你不是和黄沙关系好吗?干脆就去找黄沙,让他们保护你……”

    陈亦道:“晚了。”

    “啊?晚……不晚啊?”

    “已经来了。”

    “什么来了?”

    “咝~!”

    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从墙边窗沿下传来。

    阳光透过窗沿投下的阴影,竟诡异地突然从地上竖了起来,朝着陈亦猛地罩了过来。

    “哎妈呀!”

    “嗡~”

    齐酬面色刷一下白了,拔腿就想跑,却看到一片薄薄的金光突兀地挡在陈亦和他面前。

    阴影撞在金光上,泛起一圈圈涟漪,发出铜钟般的颤响。

    阴影一击不中,就迅速地“潜”回地面,重新变成了窗沿的影子。

    陈亦看也不看,一掌拍出,将窗户轰然炸碎的同时,飞出窗外的火焰掌印打在空气中,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东西,竟然传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

    【愿力+50】

    嗯?还挺值钱。

    “是是、是金蝶杨的影蛊!”

    齐酬脸色发白,惊恐地看着窗外。

    不过转瞬又想到刚才被他认定为奇葩的陈大师的惊人手段,不由咽了一下口水。

    还好没有得罪他……

    果然,和尚道士小孩都是不好惹的,武侠小说没有骗他……

    “大师啊……”

    齐酬现在这声大师是叫得亲热多了:“原来陈大师你本事这么厉害,我老齐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过,蛊门行事,一向不死不休,这次被你杀了个珍贵的影蛊,肯定更恨你了,不如去请黄沙出手,把他们揪出来!”

    “大师你本事高超,肯定不怕,但常言说得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啊。”

    小老头念念不忘劝陈亦去把黄沙拖下水。

    实在是蛊门名声太吓人,陈亦就算再厉害,一个人也不可能跟这种根深蒂固的老牌觉醒种势力斗啊。

    陈亦却从刚才开始就没在听他嘚啵,一直闭着眼睛。

    这时忽然睁开双眼,白影一闪,人已经瞬间消失。

    只有一个清晰的声音远远传来:“敖嗷嗷,看好家,要是有一个人或者东西磕了碰了,今晚就泡虎鞭酒!”

    “嗷~?”

    这特么又关本王毛事?

    敖嗷嗷猛地夹起屁股,一脸懵逼。

    “呃……那个……虎王啊,小老儿就不打扰了,这就告辞……”

    齐酬作斜眼瞟了下正懵逼的小白喵,有点害怕。

    这可是一只接近b级的虎妖,自己一个人和它待在一起,很危险的好吧。

    “嗷!”

    敖嗷嗷用细小的身体朝着齐酬吼出恐怖的虎啸,吹得小老头眼睛都睁不开,没剩下几根的头发向后崩得笔直。

    还想走?谁知道光头大魔王有没有把你个死老头算进去?

    老老实实待着,哪儿也不许去!

    “……”小老头欲哭无泪。

    ……

    离陈亦家不远的一条道路两旁,种值着许多树木花草。

    阳光照下,在枝叶缝隙间投落一个个光斑,同时也留下了许多阴影。

    杨小蝶就在这些阴影中不断地闪烁游动,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变化方向,又多么隐蔽,那个死光头就跟粘上她了一样,怎么甩都甩不开。

    很快,就见目标身形飘忽地追着她进了树林,心中冷笑起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便进来。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陈亦刚追进树林中,便见处处是斑驳的树影。

    微风吹过,枝叶沙沙响动,地上的斑驳阴影也随之舞动,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

    它们也的确活了过来。

    一棵棵树影在地上不断拉长、曲折,脱离了地面,“站”了起来,像是一个个扭曲的鬼影一样,将陈亦团团围住。

    “死光头,让你多活了这些时日,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再来了?”

    “哼,杀我诡蛊,毁我替身,你有几条命也不够赔!”

    牛油果说

    晕了,不知道什么情况,定时发布没发出来,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