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大会?”

    陈亦盘腿坐地案几前。

    两位大佬级人物一起到访,果然是没什么好事。

    所说的事,上回卖肉时王钊也跟他透露过一些。

    王钊眼神扫过边上刚刚被陈亦打破的窗户,转回头:“对,在这这次大会上,会公开审判火王和一部分觉醒种罪犯。”

    旁边这刘定中坐得笔直:“我们已经确定,这次大会上,黑晶会将会大举出动,扰乱审判大会,趁机救出被审判的犯人。”

    刘定中面色如常,一张方脸上威中带严,其实心中并不是很平静。

    在尸祸一战后,他就曾想着将眼前这个一身古怪的光头收入麾下。

    没想到才过没多久,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等到他腾出手来,有余力关注别的事情,才发现这光头隐藏得竟然远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深。

    深不可测,又神秘莫测。

    明明平时看起来连b级都没达到,这一点是用“镜子”检测过的,毋庸置疑。

    但一打起来架来就凶得很,爆发的能量远远超过一般的b级觉醒种。

    在尸祸和中心城两次战斗中表现出的能力更是惊人。

    尤其是,那疑似一柄剑放出的无物不摧的能量射线,还有远比第一次召唤强大了千百倍的通天彻地的金光大佛。

    前者的威力已经无限接近于a级的能量强度,而且还是超大范围的攻击,简直是一个战略级的手段。

    后者就更夸张。

    没有人能摸得清楚那尊大佛的深浅。

    那已经是远超a级的存在。

    一个拥有这种手段的人出现在自己的管辖范畴,还不受控制,简直令人寝食难安。

    幸运的是,从陈亦接连几次的表现来看,不说其本身对于大华的认同感,他本质上也是一个比许多人都要善良得多的好人。

    虽然性格有些……奇葩了点,但倒真有些那种真正的高僧品质。

    尽管如此,作为一个统领军队的将领,习惯了将一切掌控在手中的刘定中,依然没有安全感。

    现在别说招揽,只要这位小佛爷不给他惹麻烦,他就谢天谢地了。

    但刘定中还是没有放弃,绞尽脑汁地想要把陈亦给拉下水。

    这一次和王钊过来,就是他的主意。

    “黑晶会又是什么?”

    陈亦现在最听不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什么破组织。

    牛鬼蛇神!

    魑魅魍魉!

    全都是应该清理干净的祸害!

    王钊接过话解释道:“黑晶会娅洲地区最大的一个地下觉醒种组织联盟,你可以当成这个地域内最大的一个非尝觉醒种分子的老巢。”

    老巢?

    陈亦双眼一亮,习惯性地摸了摸光滑的脑壳:“是不是六欲天和蛊门都属于黑晶会的一分子?他们老巢在哪儿?”

    “……”

    你这跃跃欲试的是怎么回事?这么兴奋干嘛?

    王钊和刘定中莫名其妙。

    “蛊门一向独来独往,至于六欲天,是黑晶会中的巨头之一,至于老巢……不知道。”王钊果断地摇了摇头。

    别说真的不知道,就算知道,看你这种摆明了要搞事情的样子,我也不敢告诉你好吧。

    其实黄沙对黑晶会的老巢位置有过推测,应该不是在地星上,而是他们也占据了某个未知的界域。

    不过他们至今没能准确地定位到那个可能存在的界域所在。

    这是在混乱降临之初的遗留问题。

    那时候大家都是一样的起点,连界域的存在都是一知半解。

    就算是现在,也不敢说就能百分百能监测到界域的出现。

    不过,这些也没必要说出来就是了。

    陈亦却嫌弃地斜了他一眼:“老王施主,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是我们这地界的特工之王,连敌人老巢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还怎么混?”

    “噼啪~”

    王钊身上闪过一朵电花一闪而逝。

    老王深呼吸,面无表情道:“黑晶会怎么得罪你了?”

    陈亦目光空洞,一脸悲天悯人地摇摇头叹道:“没有没有,小僧就是觉得,这人间……又污秽了……”

    “……”

    王钊深深地叹了口气,看向刘定中,意思很明显:看到没?你来吧,我真的不行了……

    刘定中眼皮不自觉地跳了跳,发挥自己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直入主题:“是这样,我们这次来,是想恳请你出手,代替督卫府和十三司的a级觉醒者坐镇界域,只需要两天就行。”

    陈亦的实力在他们眼里仍然是个迷。

    但以陈亦上次召唤的大佛和那把剑的威力,能发挥的作用绝不比两位a级强者弱多少。

    不用多,只要他能再用出一次,镇守界域的a级强者就可以脱开身来,打黑晶会一个措手不及。

    还很有可能可以趁机重创黑晶会。

    就凭这一点,刘定中就愿意冒这个险。

    而且,就算陈亦的实力没有达到他的期望,他也一样还有后手。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不能确定陈亦到底能使出几次那样的手段?

    所以,刘定中请陈亦出手,不仅是为了算计黑晶会,也是为了进一步试探陈亦的深浅。

    而试探的结果,将会决定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王钊曾经劝过他,对陈亦以诚相待就是了,根本用不着用这种算计,哪怕这种算计并不会对陈亦有任何恶意和伤害。

    但刘定中是个从来只会把信任给自己手下的兵的铁血将军。

    在战场上,只要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利刃,都可以被他捡起,砍下敌人的头颅,也一样有可能被敌人捡起,刺入他的心窝。

    “我代替镇守界域?”

    陈亦觉得莫名其妙:“我连界域都不知道是什么,你们就敢让我去守?再说了,这个什么会怎么这么嚣张?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挑衅大华,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刘定中眼中闪过凶光:“他们不是想挑衅,而是想把大华拖下泥潭!”

    “拖下泥潭?”

    王钊继续担任着解释的角色:“大华的强大,对所有非法觉醒种、甚至对其他国家的觉醒种,都是个威胁,这一次审判大会,是我们做出改变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原本大华境内的八个界域,就牵扯了我们太多的力量,这次又出现了第九个,而且面对的还是凶残的百蛮,不怕说出来,我们的力量,已经捉襟见肘了。”

    “可以说,现在是大华国内力量最空虚的时候。所以,他们想要趁机打乱我们的脚步,将我们拉下去。”

    “这样的机会,不仅是黑晶会,他们只要带头,所有不愿意受管制的觉醒种,都有可能参与进来。”

    刘定中咬牙道:“只需要两天,你只需要帮我们两天,就能解决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混蛋!”

    说完,双眼紧紧盯着陈亦。

    陈亦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两手缩进袈裟,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那天有可能出现在审判大会中的a级强者会有不少?”

    王钊道:“a级觉醒种,全世界都不多。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们大华官方超过a级的,刚好只有十个,已经全部被牵制住,轻易根本不能抽身。”

    “而据我们所知,黑晶会也至少有两个a级,其他的不在册觉醒种虽然没有出现,但我们并不排除有一两个不为所知的a级觉醒种的可能。”

    “所以……佛爷,我们确实很需要你的帮助。”

    陈亦很想说,这种事就算我肯答应,也没那本事啊。

    那可是一堆a级大佬……

    要是地藏法相能对活人出手,还有可能拍死那么一两个。

    但现实是他只能唬人呀,而且还是发动条件很苛刻的唬人手段……

    至于金蛇剑……

    那货清小怪是厉害,打boss还是算了吧。

    这下可好了,装比装得太高,下不来台了……

    所以说千万别装比,装比遭雷劈……

    陈亦清了清嗓子:“咳,这个,区区a级觉醒者,也敢这么嚣张?”

    老天要有眼,就应该劈死他……

    王钊一脸意外:“那你是答应了?”

    陈亦一愣:“谁答应了?我答应什么了?”

    王钊身上的电光又劈啪了一下。

    果然,这人就不可能这么乖……

    刘定中皱眉道:“这次的事情很重要,请你一定要慎重考虑。”

    王钊轻微地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帮刘定中一把:“佛爷,蛊门的人应该已经来找过你了吧?”

    他又扫了一眼那个破碎的窗户。

    陈亦不满道:“你们果然早就知道,老王施主,你也太不厚道了,我们怎么也是刚刚成为合作伙伴,你竟然不告诉我。”

    王钊不以为意地笑道:“你以为,那奇宝斋老板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实话告诉你吧,黑晶会一直想要找出‘佛爷’的存在,他们并不知道你,蛊门的人,只不过是他们打草惊蛇的一根棍子。为了避人耳目,我们只好故意让齐酬来做这个人情了。”

    陈亦更不满:“所以,我就是那根草了?”

    王钊笑了笑没说话。

    “哼,那你们两位大佬今天这么跑我这里来,就不用避人耳目了?”

    王钊还是没说话。

    陈亦也没想追问,他还是相信老王的。

    如果不是王钊在其中操作,他现在的日子恐怕不会有这么安宁。

    所以,直接找上门的主意,肯定是这个刘定中撺掇的。

    他哪里看不出眼前这位督卫府大佬心里在打着某种算盘?

    估计这个一脸方正的家伙,巴不得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好把他和黄沙、和督卫府绑在一起。

    哼哼。

    答不答应地另说,谁知道那个界域里有什么坑?

    但是……

    该死的六欲天,该死的蛊门,嗯,现在还得加上个该死的黑晶会……

    陈亦暗暗咬牙。

    就不能让他们这么嚣张。

    拍死!

    一定要通通拍死!

    牛油果说

    谢谢“默凡”同学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