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亦走了过来,抬起头。

    这也是一幅佛像壁画。

    只不过这幅壁画让陈亦一眼看到,就觉得有些古怪。

    世俗供奉佛,无论塑像、画像,都有一定规律、等级。

    横三世佛、竖三世佛、西方极乐世界三圣、中央娑婆世界三圣、东方琉璃世界三圣等等为尊居中,次为菩萨,再次罗汉……

    不同宗派,所供佛像也有不同。

    汉地佛教是大抵相同的。

    不过也不会胡乱排放。

    比如横三世佛,中为中央娑婆世界之主,右为东方琉璃世界之主,左为西方极乐世界之主。

    还有其余排列方式,都是各有规律。

    眼前壁画,却很混乱。

    壁画中有六尊神佛。

    居中者倒确实是中央娑婆世界之主,也是世人惯说的如来佛祖。

    其余五尊却是环绕佛祖,居于五方。

    佛祖右首,是一尊观世音千手千眼法像。

    左首是一尊大势至菩萨像。

    右后方向,却是一尊很少见的佛像。

    陈亦反复辨认才敢确定,这是一尊……天鼓雷音佛。

    这是密宗胎藏界五佛之一。

    左后方向,却是一尊罗汉像。

    正前方,是一尊怒目金刚像。

    这种壁画,若不是胡乱涂鸦,那就明显是有着什么特殊目的。

    “是不是很奇怪?”

    一旁的空寂老和尚顶着一脑门血,笑眯眯道。

    陈亦斜了一眼得意的老和尚,没有接口,反问道:“方丈,你说话可算话?”

    “自然,”

    空寂老和尚昂首道:“不过也不能任你拖延,老衲给你三个月,三月之内,你若能参透玄机,别说先前承诺,便是将老衲这方丈让与你,也未偿不可。”

    陈亦撇了撇嘴:“做方丈就算了,不过,若我赢了,以后我要在少林做什么,你可不能阻我。”

    “可以可以。”

    空寂老和尚也不知是不在乎,还是笃定陈亦做不到,一脸笑意满口答应。

    然后又道:“你可想听听此画来历?”

    陈亦点点头:“自然。”

    空寂老和尚看向墙上壁画,露出唏嘘之色:“那便要说到数百年前的李唐了……”

    “世人皆知,唐时太宗皇帝文韬武略,乃千古少有的明君圣君,却少有人知道,太宗皇帝神功盖世,天下间除却寥寥几人外,几无抗手……”

    陈亦看着他那陶醉模样,直接道:“所以,你想说太宗皇帝这一身盖世神功是出自少林?”

    “……”

    空寂老和尚刚酝酿的情绪突然被他打断,差点吐血,嘴唇动了动,白须抖了抖,脸色红白交替。

    吞吐道:“这……那……自然不是……”

    看着陈亦略带鄙视的表情,声音越来越小。

    “哼!”

    无礼小儿!

    陈亦把老和尚吹牛的兴致完全搅没了。

    空寂老和尚昂首抚须:“虽然不是,但太宗皇帝登基,我少林也是出了大力的,有此渊源,当年太宗皇帝在自感大限将至时,不想自己他一身惊天动地的神功后继无人,便将其传与我少林。”

    “只是那门惊天动地的神功实是非同寻常,若非具大智慧大慈悲者绝难修成,强行修练,必定害己害人,甚至迷失心智,祸乱天下,却无人能制。”

    “太宗皇帝便将之化于另一门武学之中,若想修成这门神功,必先参悟此门武学。”

    “这门武学,也是蕴含大智慧的神功绝学,若能练成,心智意志也当足以修炼那门神功,就算不能,反欲仗此功为祸,却也不至于无人能制。”

    “于是,那门武学从此于少林流传,经历代高僧精研淬炼,更是逾加高深莫测,渐臻至完美无缺之境,却也因此更难以参悟修炼。”

    “再加上千年以来,我寺几经劫难,这门武学竟已无人会得,从此失传。”

    “万幸,前辈高僧早已未雨绸缪,将此门武学真意绘成一幅图,便是这墙上所画。”

    空寂指了指墙壁,又叹了口气:“十数年前,老衲本有一个弟子,佛性深厚,智慧超群,弱冠之年便已修成少林数门绝技,更是佛法精深。”

    “老衲便将此图传他,他倒也不负老衲所望,真的参透出了几分玄机,甚至悟出其中所藏,太宗皇帝那门惊天动地之神功,只不过……”

    老和尚摇摇头,似已没了谈兴。

    “罢了,一切皆是因缘所定,强求不得。”

    空寂老和尚看着陈亦,认真道:“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我少林弟子,老衲知你佛法武功具已臻上乘,也教不得你,便代师收徒,出家人,也不拘那俗礼,你若愿意,便叫老衲一声师兄便可。”

    陈亦微微一笑,郑重地合什鞠躬:“小僧三藏,见过空寂师兄。”

    “好,好,好,三藏,三藏,好一个三藏!”

    “哈哈哈哈!”

    空寂老和尚连道三声好,仰首大笑,便转过身,大步离去。

    笑声在高阔的大殿中回荡不绝。

    “阿弥陀佛……”

    空寂走到大殿石梯下,又回头看了一眼,便带着一脑门血和一脸笑意,一摇三晃地迈着方丈步离去。

    不过第一次见面之人,便将之领进千佛殿。

    这在少林寺历代都是绝无可能的事。

    尤其是现在的少林,有那个誓言在,收了他,就是破誓,离灭顶之灾不远了。

    不过……

    一个能将佛法修到智慧通明、声闻之境的人他都不信,还能信谁?

    如此人物,必是佛祖怜悯,降下少林,何须顾忌?

    若非如此,那便真是天都要亡少林,一切皆休,谁也无能为力了。

    如此苟延残喘,毁少林千年之名,还不如埋葬了吧……

    大殿内。

    陈亦看着老和尚远去背影,若有所思。

    空寂老和尚给他的感觉很怪。

    似乎万事不萦,却又负担重重。

    收回疑惑的目光,落到了墙壁上的画。

    三个月?

    陈亦叹了口气,对着壁画伸出了手。

    我也不想当挂比的……

    【六神壁画:少林寺前辈高僧所画六神图,内藏上品绝学《六神诀》(少林精研版)。】

    【《六神诀》(少林精研版):上品绝学,唐太宗李世民学自天竺神僧之佛门绝学,历经少林十数代前辈高僧精研淬炼,已臻更为精微奥妙之境。此功暗藏玄机,参透此门绝学,可悟得佛门至高神功——《如来神掌》。学习需求:体20,智30,意30,气20,技20,境界·智慧通明】

    “……”

    真能藏呀,一个藏一个……

    很出乎他的意料,陈亦原本还以为可能是那个很有名的摩诃无量呢。

    六神诀……

    如来神掌……

    剧情乱入?

    还是本来就是处于同一世界的产物?

    算了,这不是现在该想的问题。

    倒是这六神诀,品级虽只是绝学,但现在看来,绝学和绝学之间也是有着等级之分、天地之别的。

    门槛也确实是够高。

    虽然这数值相对于他现在的属性来说,看起来很低。

    但实际上,能达到要求的人绝对不多,尤其是,竟然还出现了从来没见过的境界要求。

    难怪没有几人能修成。

    照空寂老和尚所说,十几年前还有个弟子不止领悟了六神诀,还悟出了如来神掌,倒是让陈亦极为好奇。

    他是开了挂的,其他的要求都绰绰有余,“智”却只有23,离着六神诀的门槛都还差点。

    竟然有人比他开挂还厉害?

    不相信!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