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麒麟!”

    各路人马聚集在宏伟的大雄宝殿前,庄严气息让人下意识地不敢大声吵嚷。

    但是在天边突然腾起火光之后,就抑制不住了。

    大殿顶上,火光如霞,映红了半边天。

    一只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全身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异兽,四足踏火,摇头晃尾,蹑空而来。

    人群顿时震惊哗然。

    传言此次少林广发金帖,就是因为有麒麟和真龙现世。

    不过传言终究是传言,对于这种只在传说中出现的神物,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但此刻,麒麟真的出现了!

    那……

    “昂!”

    一声不属于世间任何生物,充满威严的清亮吟声陡然响彻四方,天上云气都被震得翻涌滚动起来。

    大殿上空,一颗巨大的头颅从云烟之中缓缓探出。

    头似牛,角似鹿,长须舞动,鳞生波光。

    不多时,百丈长躯已尽现人前,在空中游弋舞动,风云相随。

    “龙!”

    “龙啊!”

    “是真龙啊!”

    “圣人踏麒麟,天子伏真龙!这是真的啊!”

    在汉家衣冠之中,若说麒麟是祥瑞,龙便是一种不灭的图腾。

    在大多数人心中的份量是绝对不同一般的。

    已经有不少人激动得满脸潮红,手舞足蹈,甚至哭喊起来。

    如雄霸、独孤一方这等枭雄人物,也是满脸惊疑。

    各路义军更是心中火热。

    对他们来说,很多时候,一个出师之名就足够,有了这真龙和麒麟,天命之说真假已经不重要,就算是假的也能让它成真!

    陈亦站在大殿之下,从天上收回目光,扫了下方人群一眼,落到了那白发狂人和戴面具女子身上,微微一笑。

    让因神龙出现而心中有所动的两人,微微一颤。

    陈亦没有多做理会,移开目光,看着各路人马,声音已从口中送出四面八方。

    “尔等今日到此,都是各有所求,我少林山门重开之事,怕是无人在意,”

    “既如此,小僧也只说一句,本寺封山闭门百年,今日,重开山门。”

    淡淡说了一句,底下微微一静,便异口山声响起一阵恭贺之声。

    山脚下的掌印犹在,麒麟真龙的天命之说也看似就要成真。

    此时不论心中作何想法,表面上却没人敢冒犯这座千年古刹。

    陈亦只是一笑,便略过了重开山门之事。

    少林要重立巅峰,可不能只靠一张嘴。

    “好了,尔等所求……我想也不必多说。”

    “江湖早有传闻,圣人踏麒麟,天子伏真龙……谅来诸位早已尽知,谁能得麒麟真龙伏首认可,便是天命加身之人。”

    “此言是真是假,无关紧要。如今这天下纷乱,烽烟渐起,民不聊生。”

    “王朝更迭,历来如四季轮回,人道交替,出家之人,本不该插手红尘俗事,”

    “不过本寺实有不得已,百年之前,本寺曾有前辈得窥天机,浩劫将至,神州陆沉,无论何人,都无法逃脱。”

    话到此处,底下本来只是低声细语,顿时又有些吵嚷起来。

    “什么?竟有这等事?”

    “怎么可能?浩劫之说,未免有些匪夷所思。”

    “既是少林神僧所言,不该有假吧?”

    陈亦声音再起:“诸位信与不信,暂且无妨,只需知道,若有人能得麒麟、真龙伏首,便是天命之人,小僧将亲授他一门绝学,且少林寺也会全力助他平复天下动乱,挽狂澜于既倒。”

    这句话点燃了所有人心中的狂热。

    他们聚集在此,不就是为了这些东西?

    顿时有人不顾一切大喊:“神僧!如何才能得麒麟、真龙伏首?莫不是要打服了?那除了神僧与无名前辈,谁又有这等本事?”

    诸人也都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殿下的陈亦,生怕他说出一个是。

    对于无名这位传说中早已死去的武林神话,出现在少林之中,与少林神僧站在一起,让许多人心中惊疑,对少林也更是忌惮不已。

    无名本在一旁负手闭眼不语,闻言睁眼,淡声道:“真龙麒麟非是凡物,自有灵应,若是有德之人,自能令其伏首,岂是武力能胁迫?”

    “那不是谁都有机会?若是一个无名无望,也许连武功都不会,甚至还是个女人,得了真龙麒麟认可,难道也是天命之人不成?”

    陈亦轻轻一笑:“江湖中人,向来以武为尊,若是不得众望,便是这天命加身,诸位也不会心服,”

    “既如此,倒不如干脆些。”

    “今日天下英雄泰半已齐聚于此,就先由诸位比试一番,孰高孰低,自会一清二楚,就当是以武会友……”

    陈亦顿了顿又继续:虽是以武会友,没有些彩头终归无趣,这样吧,就以十人为限,最后胜出的十人,无论是谁,小僧都授他一门绝学,如何?”

    “啊?!”

    人群轰然。

    现在谁都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年轻的僧人,其实就是在山脚下留下那道掌印的人,修为之高,简直超凡脱俗,说一声在世仙佛不为过。

    能得这样的人物传授武学,怎不令人疯狂?

    哪怕是雄霸、独孤一方这等人物,也一样是心动不已,何况他人。

    在众人几乎陷入混乱之中,陈亦又道:“届时便由这获胜十人去降服真龙麒麟,只不过如此一来,诸位可要立下盟约,若是不如己之人得了真龙麒麟,不认也罢,可若是强胜自己之人得了,那可就要甘奉此人为天命之主,尽心尽力相助此人,如若反悔,我少林当不会善罢干休。”

    此言一出,那些江湖散人豪客倒罢了,各方江湖势力与几路义军来人却是一凛。

    这种盟约一立,若是自家得了头筹去,自然是天降之喜,天命加身。

    若是别人得了去,那自家一切,可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但不说头顶盘旋飞舞的麒麟、真龙所代表的天命,少林神僧承诺的绝学就让人无法放弃。

    陈亦见得一干人脸色变幻,也不在乎。

    人心都是贪的,哪怕再多犹豫,也抵不过眼前的诱惑。

    事已至此,就算再不愿意,也没有人会放弃这种几乎一步登天的机会。

    “若无人反对,比武之日就在十日之后,少室山下!”

    陈亦直接宣布。

    十天时间,足够这些人各展手段,为自己谋划。

    而这一次过后,他在此界要做的事,也应该暂时圆满了。

    十年苦修,十年布局,一朝涅槃,搞得他心都快老了,实在是不想继续操劳,好想回去继续当一个混吃等死的死宅……

    ……

    他想着撒手当死宅,现世,一个隐蔽的地方,却正在进行着一场与他有关的对话,而且摆明了是要他不得安宁。

    “齐酬那个死老头胆子太大了,竟然敢忤逆联盟,该死!”

    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神情桀骜的青年。

    旁边一个人晒笑:“他身后站的是南商,当然胆子大,你叫这么大声,还不是不敢动他?”

    “我不敢!?要不是为了联盟大事,老子早就宰了那个老不死的!”

    “好了,别吵了,别忘了我们是要做什么的。”一个中年阻止了两人的争吵。

    “虽然没得到确切消息,不过咱们也不是一无所获。通过这些日子的调查,基本可以肯定,那个提供黄沙那种异兽肉的,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佛爷。”

    桀骜青年不屑道:“谁都知道的事就别说了,有什么用?现在姓齐的不开口,难道你想去问黄沙不成?”

    那人也不理他嘲讽,淡淡道:“齐酬不开口,我们也不是没办法,半个多月前,有传言说黄沙雷王,和督卫府的刘定中,同时出现在侠客影视城中,虽然那里是南岭界域新城的规划地,不过也还不到一起惊动两位巨头的时候吧?”

    “你的意思是……那人可能就在影视城中?”

    “啊?”他们正说着,旁边一个年轻女子忽然想起什么一样,惊愣出声。

    桀骜青年皱眉:“你干什么?”

    中年神色一动:“思思,你是有什么发现吗?”

    年轻女子神情有些犹豫。

    青年不耐:“有什么话就直说,吞吞吐吐搞毛啊?”

    年轻女子咬牙道:“我想起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