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亦有点意外,难不成这还是一条有骨气的狗子,不食嗟来之食?

    想起刚才老板和部分食客的态度,陈亦问道:“老板,你认得它啊?”

    “当然,”

    老板脸色感慨,点点头道:“它天天来我这儿,能不认得吗?说起来你也应该见过,只不过没想起来而已。”

    “不会吧?”陈亦惊讶,这么惨的狗,他要见过不会没有印象才对。

    老板道:“怎么不是?有个天天坐在一辆小板车上,在这影视城周边清扫垃圾的老人,你没见过?”

    “他?当然见过。”

    陈亦一听就想起来老板说的人。

    那是一个年纪挺大的老人,而且还没了双腿,这附近住的人基本上天天都能看见他坐在一辆小三轮车上,让一只金毛拉着,在影视城周边清扫垃圾、捡拾废品。

    许多人第一次见到,都会啧啧称奇。

    要说这老人应该是在这附近住了有些年头的了,陈亦小时候,视影视城也还没有出现之前,就见过他了。

    但是他为很孤僻,这里的人却好像都不怎么认识他,连姓什么名什么都不知道,大多以拾荒老人直称。

    陈亦听人说过,这是个孤寡老人,影视城没建之前,就住在后边那个森林入口,影视城建成后,为了照顾孤寡老人嘛,让他当了个清洁工,专门负责清扫影视城里的街道。

    听说,因为他腿脚不便,本来是给他找了个清闲的工作,让他看守一个小仓库,不过这老头不肯干,非要干活,每天坐在一块装着四个轮子的木板上,让金毛拉着就到处清扫街道。

    别人见他没了双腿,竟然还能这样干活,也就随他去了。

    金毛?

    陈亦眼睛落到那只叼着他啃剩下的骨头,远远趴在角落里慢慢地啃着的秃毛瞎眼又残废的狗。

    “不会吧?你说它是那只金毛?”

    陈亦有点不可思议,他见过那只金毛,卖相很不错的,而且又乖巧忠诚,他还羡慕过那老头有这么只好狗呢。

    可眼前这只……

    老板双手一摊:“可不就是它?”

    “可是,它……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板看着角落里的秃毛狗,又叹了口气:“几个月前,那个拾荒老人去世了,老人无亲无故的,死了都没人知道,还是这狗跑了出来,拉着人过去,才发现人已经死在森林边上了,尸体都是报警找了消防和警察来收走的。”

    “影视城的负责人还算有心,自己掏钱把老人葬在了公墓。”

    “至于它嘛,直到老人下葬,一直不肯离开老人半步,都知道它乖巧忠心,想收养它的人倒是不少,不过无论别人怎么哄,它就是不肯走,守着老人的墓,寸步不离,也有人强行把它带走,可没多久,它还是会跑回来,几次之后,也就由得它了。”

    陈亦眉头微皱:“他是怎么死的?”

    “听说,是摔死的,老人家嘛,住的地方偏,路不好走,腿脚又不便,唉……”

    陈亦摇摇头,又指着那秃毛狗问道:“那它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唉,”

    估计这是老板叹气最多的一天。

    “它啊,在老人死后,一直守在墓旁,有人拿东西去喂它它也不吃,每天都沿着老人生前清扫的路线走一圈,饿了就从垃圾里翻找一些吃的,或者像现在一样,捡一些别人丢弃的东西吃。”

    “我们这附近几个开店的,都认识它,它不愿意吃别人给的食物,我们就故意扔些东西给它捡吧,照说也能活得好好的,但是前两个月,我们突然看不到它了,过了好几天,才又看见了它,但那时它尾巴已经被人切断了,腿还连着半截,眼睛碎了一只,皮也被人剥了半拉,血糊糊的,眼看就活不成了。”

    “我们几个人合计了下,把它送去了医院,还好它命也够硬,好险救了回来。”

    “后来才听人说,是被人捉去了,施虐取乐,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干的,丧尽天良!”

    老板说着,想起了当日的情形,依旧气得浑身发抖。

    “好可怜啊……”

    旁边一些第一次听说的客人中有几个女的眼里已经泛起泪光,有不少人嘴里骂骂咧咧,自然也有人不以为意,不过一只狗罢了。

    陈亦听着周围的义愤填膺,看着那只趴在角落里的狗,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愤怒有些,更多的却是悲哀。

    人性之悲。

    都说人性本善,陈亦也愿意相信,但人性之恶,却又时常能挑战人的想象极限。

    长长地出了口气,对老板道:“老板,再给我拿两个猪脚。”

    “!?”

    老板懵了。

    合着老子说了这么多,你小子一点都不感动,还特么想着吃呢?

    哼!吃,让你吃!有本事你把老子店吃空了!

    老板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然后端着两个猪脚,重重地放到陈亦面前。

    吃!吃不死你!

    陈亦赞赏地看了眼老板,真是个好人啊,为了一只狗也能这么义愤。

    然后拿起两个猪脚,朝着角落里啃着骨头的狗子走了过去。

    老板见状,虽有些意外,还是赶忙叫道:“哎?你干嘛?它不会吃的,你这样反而会刺激到它,小心咬你!”

    “没事,它会吃的。”

    见陈亦走过来,那秃毛狗猛地翻起身,仅剩的三只腿微微伏低,咧起嘴,露出锋利的牙,发出呜呜的低吼,一只独眼中凶光毕露。

    陈亦没有畏惧,继续向它走过去。

    秃毛狗嘴里发出的低吼更急,身子伏得更低,大有他再向前一步,就要扑过来的凶厉。

    陈亦脸上露出笑容,温和地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快回来!没用的……”

    老板怕陈亦刺激到狗,也怕他在自己店里被狗咬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有点傻眼。

    “呜……呜……”

    秃毛狗的嘶吼声越来越低,独眼中的凶光也渐渐消散,竟然露出了一丝柔和,缓缓趴了下来。

    “来,吃吧。”

    陈亦蹲了下来,将两个炸得焦黄、炖得酥烂的猪蹄放到了它面前。

    秃毛狗用独眼看了他一眼,在老板的目瞪口呆中,张开嘴叼起猪蹄子,却没有吃,而是撑着三条腿就跑了。

    跑出一段距离,又转过身来,放下猪蹄,对着陈亦汪汪叫了几声,又叼起来跑了。

    “这……这……”

    老板有点发愣,还有点发酸。

    他花钱送狗子去医院,还扔了这么多吃的给狗子,都没得过一次好脸,也不会吃他手上的东西,更没见它叫过。

    旁边客人中的雌性生物已经一个个化身迷妹、迷姐、迷妈,老板和一众雄性客人都酸了。

    难不成狗的世界也看脸?

    老板看着陈亦那张脸,在一颗光头的映照下,简直像会发光一样晃眼。

    “老板,你干嘛?”

    陈亦看着秃毛狗消失在转角,站了起来,便发现了老板直勾勾的眼神,莫名其妙道。

    老板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你怎么做到的?”

    “……”

    能不能别用这么深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我很害怕的……

    “就这么做的啊,你不是看见了?那什么,钱我微讯扫你了,你查下,我走了!”

    陈亦付了账,一溜烟地就跑了。

    “唉,人长得太帅就是这么麻烦……”

    离开米粉店后,陈亦仰天长叹。

    妈妈的教育是对的,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阿亦!”

    正四十五度角望天长叹的陈亦,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

    牛油果说

    关进去的章节已经放出来了,心累……那个,有猪蹄不对,有票吗……呼醒我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