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所有秘密道具都拥有的特殊光环,光环范围内,所有对“秘密”的窥探视线,都会自动忽视秘密道具和使用者,并会自动干扰所有电子成像产物。】

    不愧是秘密道具!

    这个属性可是解决了他很多麻烦和顾忌。

    “老安!”陈亦凑到老安身边,喊了一声。

    “卧草!”

    安隆跳了起来,便看到陈亦站在身边,吐了一口气,没好气地骂道:“你是鬼啊!走路没声儿的?”

    陈亦笑得眼睛都弯了,摘下头顶的竹蜻蜓。

    算是试出了这个秘密光环的大致效果了。

    光环只是让人忽视自己,并不是就让自己在别人眼中消失不见了,只要他出声,或者做出什么很吸引人注意的举动,还是会让人看见。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效果也足够了。

    安隆这时也看到了那只竹蜻蜓。

    老安只是无语道:“我说你小子真是长不大啊,这么大了还玩这东西。”

    “你懂什么?这叫童心未泯,你这种大叔是不会有的。”

    陈亦面露不屑,没有刻意避讳,也没有多说。

    这玩意儿,在别人眼中就是小孩子的玩具。

    就几根竹片子罢了,不是亲眼看到他飞起来,说破嘴皮子也没人会相信这是真·竹蜻蜓。

    能飞的那种!

    “对了,嫂子还好吗?”

    “嗯,精神好多了,不像前两天,天天没睡醒一样。”

    被那触手怪祸祸得不轻,能好得了吗?

    “还没说你呢,不说好给你嫂子看看病吗?都几天了?你嫂子到底什么情况?”安隆不满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压力太大了,精神压抑太久,暴发了就没事儿了。”

    陈亦随口忽悠。

    这也不算撒谎,现代人几乎都有这毛病。

    “准备开个咨询室,这段时间我有点忙,不过快了,也就这个月的事儿,到时候你随时带嫂子过来,我和她谈谈就行了,没什么大事儿。”

    “你要自己干?”

    安隆惊诧地从椅子上撑起身子:“不是,那你医院的工作怎么办?”

    陈亦摊摊手:“辞了。”

    “你傻了!”安隆气急骂道。

    “不对!我说你个小东西,这都几天了,你怎么还是这身怪里怪气的打扮?”

    安隆才注意到陈亦的失扮,反应了过来,要是穿着玩,也不可能连着几天都不换啊。

    “对哦,”

    陈亦就知道这一问迟早会来,淡定地道:“忘了告诉你了,我出家了!”

    “你没开玩笑?”

    安隆惊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似乎不像开玩笑,确认了一句。

    “没!”

    “……”

    安隆呆愣了一会儿,这个信息……有点冲击啊。

    咂了咂嘴,小心翼翼地道:“因为清叔和卿姨?”

    清叔和卿姨就是陈亦爸妈,安隆还以为,他是因为父母的死——嗯,在许多知道情况的人看来,陈亦父母就是不在了。

    以为陈亦还迈不过这道坎,终于心灰意冷,看破红尘,出家当和尚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多年后才看破红尘……

    那不是他当时小嘛?而且有很多事是越想越伤心,越想越伤心……

    陈亦不知道安隆自己脑补了这么多东西,但看他神情也大概猜得出来,嘴角微微抽了抽,也没有打算解释。

    虽然他仍然不认为自己是和尚,但他这光头袈裟的,恐怕是很长一段时间甩不掉了,还有“精神阉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妹子。

    为了不让人把自己当精神病、基佬、变态,干脆点吧,就被出家吧……

    “唉……”

    安隆看他沉默,以为自己猜对了,深沉地叹了口气。

    说实在的,他和陈家的关系是很好的,超过了一般的邻居关系。

    当年他还是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从大山出来,一头扎进这个大城市,可想而知有多艰难。

    机缘巧合的,碰上了陈亦父母,帮了他许多忙,才慢慢站稳了脚根。

    陈亦父母出事的时候,他也和陈亦家的几个亲朋一起,帮了许多忙,背地里做了很多陈亦都不知道的工作。

    要不然当时陈亦一个小孩,早就被送到孤儿院,父母留下的房子财产什么的,也未必能保得住,赶上拆迁那阵儿,被人怎么坑都不知道。

    不过毕竟没有实质的关系,安隆这会儿想管陈亦,也无从管起。

    “老安,你别想多了,我这是修行,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陈亦面笑道,心里却暗骂:老子这是“被”修行!

    “唉,你好自为之吧。”

    安隆认定他是伤心过度,心灰意冷了,但现在他也不好劝。

    就想着以后找机会,再慢慢地想办法,让陈亦“浪子回头”……

    他就不信了,20出头的半大小伙子,血气方刚的,还真能出家当什么和尚?

    再说了,这年头,和尚怎么了?照样喝酒吃肉玩……咳咳!

    就陈亦长这长相,还真能让老陈家绝了后?不能够!

    “……”

    陈亦看他模样,嘴角抽抽,也懒得去猜他在脑补神马鬼东西。

    “行,我还有事儿,不跟你聊了,先走了。”

    安隆只是挥了挥手,等他走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可怜的孩子……

    可怜孩子陈亦没往出跑,又回到了家里,捣腾了几个小时,等到天黑后,跑到了阳台上,拿出竹蜻蜓,啪到了脑门上。

    趁着夜色,直接飞了起来。

    朝着天空,不断上升,飞得越来越高,脚底下的城市也在变得越来越小,只有一片通明的灯光,就像一块宝石镶在大地上。

    陈亦还没有满足,迎着风,很快就穿越了云层。

    天上有月光洒下,地上有灯光映照,夜晚的云层上并没有他想像的那样黑暗,有着蒙蒙的光,有种神秘的美感。

    “喔呼~~~”

    在厚厚的云层遮挡之下,陈亦终于敢放开束缚,大声怪叫起来,在云上自由飞翔。

    毕竟秘密光环只是让人忽略他,并不是真的隐身了。

    他早就想这么干一次,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天空上,放开一切束缚,飞个痛快!

    “哈哈哈哈!”

    陈亦在云中蹿来蹿去,像是云海之中的一条飞鱼,简直玩疯了。

    不能怪他幼稚,他可是才21岁,以现代人的年龄来算,还是个孩纸……

    也不知道疯了多久,陈亦打了个喷嚏,感觉有点冷,才停了下来。

    毕竟在高空,还是夜晚,气温很低,也就是他神功有成才能撑到现在……

    “算了,今天也玩够了,先回去,下次再玩!”

    听听,还下次……

    从云层上降下,玩得太疯,他都不知道自己飞到了哪里,看看脚下,应该已经跑出了港市。

    辨别好久,才找到港市的方向,径直飞回。

    竹蜻蜓的时速不算很快,但架不住是飞的,实际上还是很快。

    没多久,陈亦就看到自己熟悉的区域,就稍微降下了点高度。

    “嗯?”

    从天空飞过,陈亦又突然倒飞回来。

    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这个熟人的状态似乎还很不好……

    牛油果说

    养书的各位,浇点水吧,别让小幼苗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