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您后悔吗?”

    陈亦轻轻问了一句。

    “后悔?当兵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这是我们的命,我们的使命。”

    老人淡淡一笑:“命定的,我们这辈子就这么点缘分。”

    “没关系,我就想啊,我好好过完这辈子,下辈子,我还找她。”

    “那个时候,不会有仗打了,嗯,应该不会了,国家这么强大了,以后还会更强大的,没人敢欺负咱们的了。到那个时候,我再好好跟她,过完一辈子,挺好。”

    老人用缓慢的语调说着,嘴角带着笑容,眼中闪烁着憧憬的光,似乎已经看到了他所描述的一幕。

    陈亦听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你看我,跟你唠叨这么多干什么?人老了,真是……不说了不说了,小伙子,你饿不饿,我这还有两个猪蹄,不嫌弃的话就吃吧。”

    老人一脸不好意思,走到灶台边上,打开锅上的盖子,端出一个盘子,盘子上有两个猪蹄。

    陈亦睁开眼,看了一眼猪蹄,叹了一口气,又闭上了眼睛。

    带着一丝痛苦,一丝释然,缓缓开口:“老人家,您说的对,一切都会实现的,所以……不要再等了,安心地,去吧……”

    老人带着一丝愣然:“小伙子,你说什么?”

    陈亦再次睁开眼,目光烔炯看着老人:“告诉我,您是怎么死的?”

    “我死了?”

    老人双眼微微呆滞茫然,嘴里反复念叨着:“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醒来!”

    陈亦舌绽春雷,一朵金色莲花虚影霎那绽放,一现即逝。

    老人猛地一顿,眼中清明渐复。

    “原来,我真的死了。”

    老人叹道,脸上却见不到恐惧、不舍,反而有一丝解脱、喜悦。

    他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如若虚幻。

    “老人家,告诉我,您是怎么死的?”

    陈亦站起身,急忙追问了一句。

    “怎么死的?”

    老人渐渐变得虚幻的身影,微微皱眉,似在回想,转瞬又松开:“对了,我想起来了……”

    然后对着陈亦摇了摇头:“小伙子,算了,我死都死了,何必还要害一个孩子?就这样吧,也好,我要去见她了,终于可以去见她了……”

    老人说着,脸上充满了憧憬和喜悦。

    很快,虚幻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

    屋子里像是褪去了一层颜色。

    灶台下的火早就熄了,只有一堆烬,不知道熄了多久,座在上面的水壶也没有冒白气。

    床上、桌子上,都有一层厚厚的尘埃。

    桌上的杯子,是干的。

    桌上的盘子,有两个猪蹄,没有动过,但已经发臭了。

    陈亦记得,这是他那天在粉店给秃毛狗的,它叼了回来,却没有吃一口。

    “嗷呜~”

    趴在灶边的秃毛狗爬了起来,对着空处,呜咽着,一只独眼中竟流露出浓浓的哀伤,滑下了一行浑浊的泪。

    “唉……”

    陈亦沉沉叹了口气。

    “你去哪里?”

    他看到秃毛狗突然蹿了出去,用三条腿跑得飞快。

    陈亦见状,马上追了出去。

    秃毛狗只剩下三条腿,这个时候,却跑得很快。

    陈亦却不是一般人,很快跟上。

    紧跟在后面,看了一眼秃毛狗跑的方向,好像是……公墓?

    没多久,秃毛狗停下了,在一块墓碑前。

    “嗷呜~呜~”

    对着墓碑哀咽地叫了几声,秃毛狗忽然转身,离开了一段距离,又猛地朝着墓碑狂奔。

    “喂!”

    陈亦远远看着,猛然一惊,叫了一声,同时用最快速度跑过去,只是已经来不及。

    “砰!”

    秃毛狗软软地倒在墓碑前,墓碑上,鲜血迸射,像盛开了一朵血花。

    “你又何苦呢!”

    陈亦无力地垂下手,走到秃毛狗旁边,蹲了下来,又怜又气。

    没救了……

    秃毛狗头上塌了一块,一片模糊。

    “唉,你这样子,活着也可能更受罪,去陪你主人吧……”

    陈亦摇摇头,抬头看了一眼墓碑:

    李老人之墓

    连名字都没人知道吗?

    陈亦摇了摇头。

    他之前问老人,后悔吗?

    在战场上,老人遇见了妻子,可又失去了妻子,还有,一双腿……

    该不该怨?又该怨谁?

    老人却似乎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活着。

    陈亦不能理解。

    妻子死了,双腿没了,为什么不怨?怎么能不怨?

    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一个人活着,

    妻子死了,双腿没了,默默无闻,在森林边上一个人,过了大半辈子。

    甚至死了,连个名字都没有。

    既然如此,又为了什么,要独活这许多年?

    他觉得,这种活法应该叫苟活,但是对老人,他用不出这个字。

    不能理解他对自己妻子的感情。

    他们明明只是经过介绍,才见了一面,没有山盟海誓,没有天崩地裂,荡气回肠,甚至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两年。

    为什么他没有另娶,而是选择孤苦一生?

    这么多为什么,陈亦不明白。

    但老人回答他的话,却让他有一些些醒悟。

    老人的想法,也许没那么复杂,很简单,很朴实。

    也许在现在许多人眼里,也很可笑……

    如有来生,愿天下太平,

    如有来生,愿国泰民安,

    如有来生,与君厮守……

    这一世,先就这样吧。

    只是如此,而已。

    老人活着的时候,没了双腿。

    死了,身体是完整的。

    他的灵魂,从不曾有缺。

    ……

    看着秃毛狗的尸身,看着墓碑,陈亦忽然觉得,也许他离奇的际遇,神秘的灰幕,不仅仅是让他有自保的能力,也许他能做的,更多……

    如果他有能力,也许他可以帮助老人实现愿望,

    如果他有能力,秃毛狗可能不用这么极端的结束,

    如果他有能力,就能找到杀害老人的凶手,还一个公道……

    没错,老人是被人杀死的。

    智慧通明如镜,般若返照,能让他看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老人最后说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

    如果他有能力,他还可以找到失踪的父母……

    也许,我可以不这么咸鱼的……

    就在这时……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成道之路,艰难险阻,唯自性自持。】

    【恭喜你,心有所感,自性真如,“涅槃妙心”第一层封印解除。】

    【涅槃妙心(封印):涅槃妙心,如来藏性。(1/12)】

    【获得一部真经点化次数。】

    【提示:《地藏经》可超度众生,降伏诸恶。】

    陈亦:“……”

    牛油果说

    首先,感谢“三世情缘三世怨”又一次打赏~还有今天的推荐票比以前多了,感谢支持本书的同学。然后,就是今天的新增收藏,排名又掉了一名,好紧张啊,再掉一名就掉出前三了o((⊙﹏⊙))o.有书单大佬拯救一下吗(づ ̄3 ̄)づ╭?~诸天神佛,各路神仙,走过路过,千万保佑,不要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