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刚才他被陈亦诵经的那一幕给惊着了,这种影响过去后,他就压根不往什么神佛那方面去想,只把陈亦当成是特殊的觉醒者,再加上他相貌气质,让他很崇拜加羡慕。

    嗯,简单地说,他是陈亦的颜粉……

    谁说男人对男人就不能有颜粉的?

    不过对于陈亦说的超度,他也没有完全不信。

    只不过他认为陈亦的确是个有道行的佛门弟子,所谓超度,就是一般的宗教法事,说是为亡灵超度,其实超度的是人心,给人心理安慰的那种。

    陈亦见这黄制服小子的表情,就知道他没信。

    不过这样更好,省得他费口舌解释。

    事实上,他自己都不确定李爱国和金毛大狗被他送走后,会去哪里。

    是到某个不可知之地,还是直接轮回?

    但他知道他们走得很安详,很满足,这就够了。

    如他所想,只要脚下的路走得够远,他总有机会,看清楚一切的机会。

    就在陈亦心神不属,有一搭没一搭地就会着黄制服有意无意的旁敲侧击,回到了陈亦的小楼前。

    此时小楼前停了一辆外形很彪悍的黑色越野车,车旁站着一个年轻女子,穿着和他身旁这个小子一样的黄制服。

    相貌很清秀,勉强算得上漂亮,却不是非常出色的那种。

    不过女子此时清秀的脸上,表情可算不上太好。

    看到他身旁这男的,陈亦明显发现她眉毛竖了起来,不过看见错后一个身位的陈亦,半张的嘴合了起来。

    毫无滞涩地转换了一张笑脸。

    心机表……

    这是陈亦对这女人的第一印象……

    “情况怎么样?”

    女子迎了过来,直接问道。

    雷达微不可察地翻了个白眼,才答道:“一个普通亡魂而已,大师已经解决了。”

    “大师?”

    女子饶有兴趣地目光落到陈亦身上,有点肆无忌惮地扫过他身上的袈裟和一颗光溜溜的脑袋,最后落在陈亦那张雕塑一样的脸上,露出一种陈亦很熟悉的眼神。

    又一个觊觎本帅美颜的心机表。

    陈亦默默地在心里为刚才的心机表标签添上了一个定语。

    “对了,我都忘了介绍,”

    雷达拍了一下头:“大师,我叫雷达,隶属十三司,黄沙第七队,这位是我的同事,妲己……哦,这是我们习惯叫的外号,她真名叫苏茗。”

    苏茗?妲己?苏妲己?

    陈亦眼角微微一跳,隐晦地扫过心机表只能算清秀的脸……

    咦?你脸呢?

    “你好!”

    苏茗睁着一双大眼,闪烁着星星,带着一丝小期待,一丝小激动,一丝小娇羞,小脸红扑扑地,朝陈亦伸出一双小手。

    一只觊觎本帅美颜、非常狡猾的心机表。

    陈亦心中再次给心机表添加定语,并且修改了量词。

    然后微微低头,双手合什,面色平和,表情真诚:“阿弥陀佛,小僧有礼。”

    苏茗一双小手停在空中,表情微微凝滞,看着陈亦宝相庄严的俊脸,还有一颗反光的脑袋,又一句话说不出来。

    “你不是心理学研究生吗?怎么变成和尚了?”

    苏茗收回小手,微微噘着嘴,眉目间流转着一丝嗔意,还真有几分勾人媚态。

    换其他男人比如旁边的雷达,已经是心中一荡,赶紧移开视线。

    只可惜,他碰上的是连号称“色邪”的蝎子精都勾不动的钢铁……意志——陈长老!

    “有规定和尚不能上大学,不能读研究生吗?”陈亦一脸纳闷地眨眨眼。

    “……”

    苏茗清秀的脸庞抑制不住地抽了几下。

    好吧,还真没这规定……

    “好吧,虽然有点不理解,但禁欲系男神更帅!”

    苏茗抱着小拳拳,满眼星星。

    “……”

    一只觊觎本帅美颜、非常狡猾、非常不要脸的心机表。

    陈亦在心中添加了第三个定语。

    “那个,快上车吧,队长等着呢。”雷达有点看不过眼,赶紧招呼。

    ……

    这是陈亦第……记不清几次进警卫厅。

    再次踏进来,他还有点感慨怀念……

    前面的记不清几次,还是在他父母失踪后的那段日子,他没少往这儿跑。

    “你就是陈亦?”

    一个穿着黄制服的干瘦中年,歪歪扭扭地坐在椅子上,斜着眼,用鼻孔看着陈亦。

    陈亦看着眼前长得有点猥琐,动作很嚣张的干瘦中年,微微眯了眯眼。

    傻小子雷达和心机表苏茗,都没有给他太特别的感觉。

    但是,通明智慧下,灵台反照的是中年猥琐男体内潜伏的一股磅礴的力量。

    这就是觉醒者中的强者?

    “阿弥陀佛,小僧俗名陈亦,法号……”

    “三藏。”

    陈亦合什一礼,再抬头,在心经流淌下,一双眼已变得清澈如平湖,渊深如古井。

    “三藏?”

    中年猥琐男眯起三角眼,满脸不屑地撇嘴道:“口气不小啊!”

    “据我所知,你直到七天前,还一直是一个刚出校门不到一年的实习医生吧?怎么几天不见,就变和尚了?还法号三藏,果然是无知无畏,狂妄!”

    佛门中人,对精通佛教圣典中之经、律、论三藏者,尊称为三藏法师,这是个极高赞誉。

    所以陈亦直接以三藏为法号自称,中年猥琐男才说他狂妄,讥讽他无知至此,却还敢冒充佛门中人。

    陈亦听懂了,却反露出一丝微笑:“小僧自幼熟读经、律、论三藏七十二部真经(72是本书设定,非真实数字,勿究),字字在心,深觉佛法无边,以此为号,常铭敬畏,并无不妥。”

    陈亦说这话时,脸上一片云淡风轻。

    我可没说谎,我真的自幼熟读三藏经书哦,虽然那是唐三藏的记忆,而且他还没法主动翻阅。

    但是,现在,就是我的!我的!

    “嗯?胡说八道!”

    中年猥琐男三角眼一翻,鼻子哼出声音,脸上却是真的不喜了。

    三藏佛经,何等繁浩,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年轻竟敢说自幼熟读?

    还有这七十二部又是从哪里得出的数字?

    简直满口跑火车!

    陈亦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合什垂眉。

    一副我不屑和你这凡夫俗子争论的模样……

    气得猥琐男鼻孔上翻。

    “哎呀!队长,人家年纪这么小,刚进警卫厅有点紧张嘛,你怎么还这样吓唬人?”

    苏茗见气氛变得紧张,连忙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