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点!

    哦~~哈哈哈哈!

    陈亦眼角含泪,无声地大笑着。

    这不是笑哭的,是真的伤心啊……

    这要是一开始就在这里,他岂不是一下子就收入几十点甚至上百点造化?

    现在只有“区区”11点……

    无法言说的痛……并快乐……

    至于那个短头发暴力女说的危险,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大不了往小岛空间一躲,你奈我何?

    “没有了吗?”

    陈亦看着依旧还在持续爆发的强光。

    这些光芒很奇特,红橙黄绿……所有他见过的种种颜色在其中流转,梦幻无比。

    除此之外,并没有对周围的环境引起什么异常。

    虽然没再看到造化出现很可惜,但陈亦对这光芒和出现造化的原因更感兴趣。

    这是他至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造化来源。

    不弄清楚原因他怎么能甘心?

    “吼~!”

    一个充满了戾气的嘶吼,陡然从远处山脚下响起。

    这种声音他现在已经太熟悉了。

    不提之前刷怪那段,这一天一夜下来,他看到尸兽就想吐,不是因为它们恶心……好吧,确实很恶心。

    只不过与之前听过的声音相比,这个声音充满了情绪。

    不像是那些只剩下了本能的残暴和杀戮欲望的尸兽,这一声嘶吼,竟然让他感觉到了极度的不甘和愤怒。

    这是个有智慧的尸兽?

    很快,陈亦就见到了那个吼声的主人。

    一道黑影,从远处闯入他的视线。

    速度很快,左冲右突,眨眼便出了林,飞身一跃,纵上了两边陡峭的山石岩壁。

    这个山谷四处皆是光秃秃的山岩乱石,地形极为陡峭。

    黑影在山石峭岩之间,奔跑跳跃,如履平地一般,速度非常快,几人短短十数秒,就已离陈亦不远。

    竟然……

    又是一只狗子?

    一只浑身黑毛的狗子。

    看着很普通,只是那一双灰色的瞳孔,每次落地,在四只狗爪下的坚硬岩石都如同粉末一般,都在告诉别人:它很不普通。

    “畜生!休想逃!”

    一声音几乎同时紧随而至。

    话音还没落,陈亦便见那狗头微抬,一双灰瞳与他对上。

    心中一惊。

    被发现了。

    陈亦念头才起,那黑狗在山壁上几个纵跃,迅速爬升高度,猛地四爪一蹬,竟然径直朝着空中的陈亦扑去。

    瞬间即至!

    躲不过!

    打不过!

    黑狗扑来,那双眼中的冰寒,和他从黑狗体内感知到的那种恐怖又冰冷刺骨的能量,让陈亦一瞬间就产生了这两个念头。

    他从黑狗体内的能量中,感觉到了极度的暴戾和邪恶气息。

    哪怕他有心如止水,这一瞬间也被这股气息弄得烦躁无比。

    身上的几件佛宝,似乎都被这种邪恶气息刺激,自动泛起了淡淡的金光。

    这种种情况他还第一次见到。

    说来话长,其实一切都是一瞬之间。

    在这一瞬间,诡异的邪恶气息让他心性大乱。

    恐怖的压迫力,让他如临生死。

    两者的冲击之下,激起了他深藏心中的东西。

    潜藏的戾气,不甘的怯懦,不屈的愤怒。

    交织在一起,让他口罩下的俊秀脸庞变得有些扭曲。

    躲不过,就打。

    打不过,还是要打!

    至于之前龟缩进小岛空间的想法?

    去他娘的!

    “当我好欺吗!”

    一声大吼,双手已高高举起,造型华丽、沉重至极的龙木金藤已被握在手中。

    “去死啊!”

    “轰!”

    不过鹅卵粗细的棒子,却如同千钧巨石般砸落,轰然巨响。

    黑狗被一棒砸落。

    陈亦却是口中一腥,整个人像被火车撞了一样,倒飞而出。

    黑狗被一棒打落,砸在一面山壁上,翻了个身,直接站了起来。

    它只是身在空中,没有着力点,才这么轻易被打落。

    但它也不是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刚一站起,便仰天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

    不是因为陈亦的力道,而是因为他手中的那根龙木金藤,一瞬间的的接触,便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袭来。

    这一瞬间,它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段可怕的经历中,体内潜藏的那股庞大恐怖之极的力量差点失控、崩溃。

    当它极力压制着体内暴乱的力量,再抬起头,看向陈亦的灰色瞳孔,已经充满了一种忌惮,和怨恨之极的杀意。

    进去!

    陈亦尚存的理智让他瞬间做了决定,刚刚停住的身影直接凭空消失。

    “吼——!”

    失去了陈亦的踪影,黑狗狂怒不已,仰天怒吼不止。

    “畜生!死来!”

    一人身穿黑色军服,肩披大氅,身如洪炉,将周身空气都炙烤得扭曲模糊。

    一人身穿黄色风衣,浑身电光闪烁,雷蛇吞吐盘绕,神威凛凛。

    落了下来。

    得陈亦这么一阻,先前的两个声音的主人已经赶了上来,一前一后,将黑狗包夹。

    “嗷吼!”

    黑狗呲着一口利齿,吼声之中充满了暴戾,还有……一丝痛苦?

    “嗯?”

    两人很敏锐地发现了黑狗的不对劲。

    这尸狗极为难缠,他们两人合力,斗了一天一夜,不知道伤了这畜生多少次。

    但是,和那些普通尸兽一样,它根本不知道痛苦,而且身上的伤也都是转瞬就恢复,这种能力,简直让人生畏。

    现在发现,这尸狗竟然也会痛苦?

    这让他们怎能不震惊。

    难道是刚才那个人?

    这一路上,若说可能的原因,也只有刚才那个突然出现的人。

    可能在一击之间,就让尸狗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也得是b级以上的强者,至少绝不会比他二人低。

    哪怕刚才算是帮了他们一把,但这样的人在这个时刻出现,是福是祸还真未可知。

    两人为突然意外出现的神秘强者而疑惑的瞬间,黑狗身上出现了异状。

    黑狗忽然周身黑气缭绕,身上浮现出一个个拳头大小,如肿瘤般的团状黑影,像是煮沸的泡泡一样,不停地从身体中咕嘟嘟钻出。

    这让密集症患者一看生惧的一幕,倒让黑狗的身躯看着胀大了一倍有余。

    团状黑影有点虚幻,像是气体般,似乎在极力挣扎,想从黑狗身上钻出来。

    若是细看,一团团虚幻的黑影之中,隐隐还可见一张张痛苦的……人脸!

    让黑狗身上那密密麻麻、如同瘤子般的黑影,看着倒像是一颗颗虚幻的人头。

    那穿黑色军服的双目一瞪:“我说你这畜生杀了这么多人,却没有看到几个尸化的,原来都被你给吞了!”

    牛油果说

    感谢“北冥有鱼x其名为鲲”“灰烬一辉”同学打赏~看了下数据,咱们好像是第一噢!虽然只是第一天而已,请容没见过世面的小扑gai偷偷笑一会儿~o(* ̄▽ ̄*)o,我知道你们要说加更,上架前是真没办法,等上架一定努力加更,码字时间虽然不多,但拼了老命也会爆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