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坑人的秘密。

    那片小湖,似乎和他心神是相连的。

    湖水脏了,他的心也会“脏”。

    附在那尊地藏法相中,他的心灵前所未有地强大和纯净。

    之前被黑狗所伤后的种种,清晰地浮现。

    当时顾不上探究。

    躲进空间,又喷了一口血到湖水中,心中再次升起了种种负面情绪,吓得他赶紧诵念心经。

    却正好歪打正着,心经本身就有清心静神的作用。

    没想到也能净化小湖,湖中的血迹,在他诵读心经的过程中,渐渐地消失了。

    这小湖绝对和他的“心”有关。

    污染了湖水,就污染他的“心”。

    净化了“心”,就净化了湖水。

    坑!

    害得他连伤势发作,都不敢再在里面吐血。

    生怕污染了那个巨坑空间,又生出什么夭蛾子。

    憋了老久,出来才敢吐。

    还好那些人已经走了,要不然暴露身份是一时小事,丢脸是一辈子的大事!

    虽然损失了几口很宝贵的血,但超度了那畜生,又发现了小湖的一个秘密,也算是值了。

    更何况,在超度那畜生后,他还有一笔庞大的收入。

    附身地藏法相时,陈亦才知道,那只黑狗竟然拘了上千人的魂魄在体内。

    也难怪恶业滔天。

    所以陈亦才说它自作孽。

    同样是狗子,人家金毛被残成那样还那么暖,这畜生却这么凶残。

    不过,看到那些魂魄,倒是解了他之前的一个疑惑。

    这畜生应该是有一种可以束缚甚至奴役魂魄的能力。

    那些尸兽虽然已死去,魂魄却仍被它束缚着,所以他在超度的时候会感觉到很强的抵抗力。

    抵抗的不是尸兽,而是那只畜生。

    不知是这狗子脑子不大好使,还是能力有什么限制。

    那些尸兽的魂魄虽然比不上人,但架不住数量庞大,它要是能把这些都给吞了,得强大到什么程度?

    也不知这只黑狗是怎么得到这样的能力的,又仗着能力,作了多少孽?

    徒自造下一身滔天恶业,却让他凝出了一尊惊天动地的地藏法相。

    陈亦对这一次事件的种种始末,都有着浓浓的好奇。

    不过黑狗已经没了,他也没法跑去向那些人追问,算了吧……

    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等着他去临幸呢。

    这一次性超度了上千人,最少的有8点,最高的有10点愿力。

    也就是说,仅仅这一波,他就收获了上万愿力。

    加上超度黑狗本身有500愿力,同时完成了“陈平的心愿”那个任务,奖励200愿力,之前尸潮中得到的5千多愿力,和身上剩下的205,减掉升级地藏经的消耗,现在一共有……

    16755点愿力!

    还有12点造化!

    发了!

    之前他还颇为怀念琵琶洞舍身饲蝎,为大老板打工的日子。

    现在他膨胀了,感觉大老板……真的小气了点……

    有点吃力地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远处。

    同心顶两座山峰之间,那个山谷中仍在发着强光。

    但是陈亦没有一点想要去窥探的想法。

    万一再蹦出个什么东西来,他可不敢指望又是像黑狗这样的大礼包。

    先回去养养伤,再把这次收获给消化了的好。

    这世界真的越来越离谱了,多一分实力,多一分安全感啊……

    ……

    符文之墙的营地中,气氛有些惨烈,弥漫着沉沉的哀默。

    虽然战斗胜利,尸潮覆灭了,但他们的损失也不小。

    尤其是,往日熟悉的脸孔,消失了许多。

    其中甚至是他们亲手解决的。

    09号营地,是最早受到冲击的营地,也是受损最生的营地之一。

    “王特事。”

    一身黄制服的王丽质刚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已经少了一条手臂的古来便找了过来。

    “干什么?”

    尸潮虽然解决了,但因为界域的开启,许多事等着去做,王丽质正一头乱麻,烦着呢,语气并不好。

    “我想问一下,那个人……”

    那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只能以“那个人”称呼。

    “到底是谁?他在哪里?”

    “你找他干嘛?”王丽质自然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谁。

    “他救了我和我的兄弟,我想跟他说声谢谢。”

    “不知道!知道也不说,有本事去问你们督军去!”

    说起这人,王丽质更没什么好气。

    之前这家伙没头没脑地闯去同心顶,枉她还担心了许久,特地请了一个b级强者去照看。

    没想到在后来,不但她托请去的马大元,连她的顶头上司雷王,突然神秘兮兮地找到她和元嘉锐那个中二幼稚鬼,问他们俩和那家伙熟不熟。

    知道他们并不认识后,就唉声叹气,似乎他们两个不认识这人,是件很愚蠢很不可饶恕的事一样。

    然后还交代两人,等空闲下来,就找机会,去认识认识那人,说什么,年轻人,好相处,得多来往……

    什么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王丽质并不是对那个人不满,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救过他们许多条命的人。

    只是两个b级强者一副神神秘秘,甚至有点像是要他们去巴结人的意思,偏偏还不愿意告诉他们实情。

    这就让她恼了。

    古来不知其中内情,被怼得一脸莫名其妙,看着这个黄沙有名的暴力女怒气冲冲离去的背影,也不敢再叫。

    倒是真的考虑起来,要不要真去问督军。

    ……

    古来壮了几次胆,都没有敢打扰的某督军,正大手一挥,对几个军兵下令:“给我查清楚这个人,我要知道他的所有,一切!不过记住,不许惊动他。还有,时刻注意,他有没有什么麻烦,尽可能暗中解决了。”

    ……

    远离符文之墙的南岭森林深处。

    身披黑袍,阴气森森的诡异人影,正在发出低沉的吼叫声。

    “那个穿得像变态一样的家伙究竟是谁?竟敢坏我大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定!”

    ……

    同心顶山谷,地藏法相留下的巨大的掌印不远处,一颗巨石后,突然冒出一颗毛绒绒的脑袋,然后一个圆滚滚的雪白身影鬼鬼祟祟地爬了出来。

    四只长着肉垫的小爪子踩在地上,低伏着身子,亦步亦趋,探头探脑确定安全后,嗷呜一声,蹦到了一滩鲜红的血迹前,伸出粉嫩嫩的小舌头刷刷舔起来,毛绒绒的脸上满是惬意……

    ……

    某个穿得像变态一样的家伙,并不知道自己被许多人惦记上了。

    不过就像知道也没什么。

    其实他出手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知道自己九成九会暴露。

    所以他走的时候,是大剌剌地从封锁线走过去的。

    那道封锁这一片地域的光幕早已经撤去了。

    他的“能力”,还有他拿出来的念珠,已经是暴露过的了。

    以这些人的本事,很容易就能联想到他身上。

    也不怕被发现了,当然没必要再费事了。

    实际上,陈亦性格是有点小闷骚的,年纪也才丁点大。

    这种人前显圣的事,他其实巴不得大张旗鼓,让万人敬仰。

    乔装改扮,遮掩行藏,已经是因为怕麻烦,很克制了好不啦。

    话又说回来,他干的也不是什么坏事,怕什么鬼敲门?

    只不过,他一直想要避免的麻烦恐怕是免不了了。

    只是他并没有料到,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可能存在的隐藏大boss。

    也不知道,他真的坏了某些疯子的大事。

    更不知道,他的血真的是很香的……

    陈亦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将收割的经验消化掉,就接到了裴松茂老先生的夺命电话。

    然后连口水都没能喝,就满头冷汗,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裴松茂老先生的家中。

    此时,此刻……

    一栋环境典雅僻静的别墅中,一位银发苍劲、气质儒雅的老先生,正和一个脸似乎会发光,长得能让许多男性画圈圈、扎小人的光头,大眼瞪小眼。

    确切地说,是老先生在目瞪狗呆地盯着光头。

    “你……你、你……”

    老先生手指颤巍巍,指着陈亦,嘴唇皮子抖动着,你了半天……

    牛油果说

    预告,大概一章或两章后开始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