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到门口,陈亦便发现,电影院外,已经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好几队荷枪实弹的特警在警戒。

    在进出口处拦住了要出去的人,有几个穿黄色风衣的,似乎还在一个个盘查着什么。

    虽然和里面他见到的那个穿某外卖组织的黄外套不一样,但陈亦猜测,他们八成都是一起的。

    陈亦皱了皱眉,退了回来。

    到了现在,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他自以为熟悉的世界,还有着他完全不知道的一面。

    虽然很多事情都没搞明白,但他下意识地想躲开他们。

    里面那个黄外套看样子是官方的人,他刚才已经看到了自己种种异常。

    虽然他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但被缠上了十有八九会很麻烦,恰好他真的很怕麻烦。

    四处看了一下,这么大个电影院,出口是不少的,可看外面那架势,陈亦不认为他们会这么大意,只守一个地方。

    陈亦忽然抬起头,看向东面的一堵墙上有许多镂空窗口。

    这是用来陈列的窗口,上面摆着许多雕像之类的东西,墙的另一面就是一个商场。

    这么大的商场,而且这时间早已经关门,总不会也被围起来了吧?何况这些陈列窗口最低的也有五六米高。

    陈亦四周小心地看了看,趁着没人注意,就迈起长腿助跑起来,接近墙的时候猛然跳起。

    “嗯!”

    因为太过用力,闷哼了一声,陈亦已经双手攀到了一个窗口上,脸上带着一丝兴奋。

    果然,他早就发现,自己在跑路地时候速度快了很多,身体感觉很轻。

    就想到肯定是身上这件僧袍的原因。

    脖子上的的佛珠刚才已经证明了它的神奇,现在他一跳能攀上五六米高的地方,也证明了僧袍的不凡。

    宝贝啊!

    陈亦手脚并用,有点吃力地爬上窗台,喘了两口气,回头下望。

    电影院里的人都在有序地被安排离开,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更没人注意到他。

    故技重施又双手攀着窗台,慢慢降下高度,放手一跃,在地上滚了一下,爬起来倒吸了口凉气。

    这动作在网上看别人做的时候轻而易举,轮到自己差点没被脖子给折了。

    商场果然没有被围,陈亦四处找了找,总算找到了个厕所,有个通风窗,费了老大劲才爬了出去。

    远远回头望了一眼电影院,抹了一把汗,长长吐了口气。

    看一场电影而已,可真是把他这一辈子的惊吓都给经历了,也把他的三观给颠覆了……

    电影院,陈亦刚才所在的放映厅中,观影的人群已经被疏散,黄外套和那只二哈仍在,还多了几个样穿着黄色风衣的人。

    “侦探,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动用镜子?”

    说话的是黄色风衣中一个脸型方正,气度沉稳的中年男子,正皱着眉头,带着一丝质问。

    “队长。”

    黄外套淡淡地开口叫了一声。

    看到中年男子,黄外套也就是‘侦探’也没什么意外,“镜子”的力量虽然强大,却不是能毫无限制地使用,他们每人只能分到每月一次使用权限,还不是有权限就能用,还得花费大量出生入死才得来的宝贵贡献才行。

    动用这种珍贵资源,中年身为他们的头,肯定是要过问的。

    “喂,你就看到队长,把我当死人啊?”

    “如果是死人,他肯定会很感兴趣,但是你?对不起,在他眼里应该是透明的,连死人都不如。”

    先后说话的两人,前者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来岁,唇上还有一圈细细绒毛的男生,他黄色风衣下,还穿着某高中的校服。

    后者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容貌还算出众,一头齐肩中短发,显得很干练,正斜睨着旁边的高中生。

    高中生翻着眼皮:“喂,强暴女,死冰块眼里只有队长,换句话说,你口中的‘死人都不如’也包括你自己。”

    “……”女子额角青筋跳动,拳头咔咔作响,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你!想!死!吗?”

    高中生不屑地撇了撇嘴:“切,你打得过我再说。”

    “行了,别闹了。”

    中年皱起眉,高中生顿时缩了缩脖子,女子也撅了撅嘴,都安静了下来。

    “不像单纯的邪异。”

    “侦探”简短了说了一句,就摘下胸前一颗黑色纽扣,递了出去。

    这东西看似纽扣,其实是他们的“执法”记录仪,只不过比起普通部门的记录仪,他们用的要先进得多,而且有着神奇的功能。

    中年接过“纽扣”,掏出看书的手机,将“纽扣”塞进手机中的一个接口,手机上竟然放射出一片立体光影。

    光影之中,正是刚才在放映厅中发生的一切过程。

    “哈哈,大侦探,你也太挫了吧……呃……”

    高中生看到黄外套被提醒向前扑倒滚地的画面,哈哈大笑,被黄外套冰冷的眼神一斜,顿时闭嘴。

    “多事之秋,真是越来越乱了。”

    没多久,几人就当时的影像看了一遍,中年收起手机,眼中忧虑一闪而过,旋即正色道:

    “你做得很及时,这不是普通的邪异,是从未见过的类型,归到第三类,b级档案,由你来负责做好详细记录。”

    黄外套淡淡地点了点头。

    “对了,那个光头是什么人?”中年想起影像中出现的陈亦。

    “不知道。”黄外套简洁异常地回答。

    高中生撇嘴道:“看他穿的就知道了,我看又是个有受迫害妄想证的死肥宅,有点异常能力就当自己是独一无二,生怕国家把他生吞活剥了。”

    “真是的,小说看多了吧,整天没事干瞎鸡儿乱想,也不用用脑子。再说了,这么大个国家,有多少奇人异士?他排得上号吗?求我们去管还没那功夫理他呢。”

    他似乎在这方面有过不堪回首的经历,碎碎念地吐着槽。

    “你管这样的叫肥宅?”

    旁边的女子瞪着大眼,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高中生。

    刚才她都差点流口水了好吧,这样的极品男神给她来一打都不嫌多!

    “……肥宅是属性,与长相无关!”高中生一脸不忿。

    牛油果说

    有人看吗?给点推荐票呗?顺便点下收藏呗?再顺便投下资呗?不用花钱的,还有点币拿,签约合同已经寄出去了,签约状态一改就能收获一波了,不要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