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麟终究还不是蠢到家,被扔出去之后,抢了一匹马,背着镖盒狂奔而去。

    吕腾空以一人之力,死死拖住了所有人。

    一直纠缠了一个多时辰,才以伤换伤,打伤了其中三个人,带着一身重伤脱身而去。

    “该死!”

    一个涂脂抹粉的男人狠狠挥出一掌,边上一颗树杆上,无声无息地凹进去了一个掌印。

    其他人也是满脸愤恨懊恼。

    “嗯?”

    那个脸涂得白一块红一块的人忽然转过头,看到了躲在远处的陈亦。

    打了这么久,连茶肆的老板小二都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反正一个破茶肆,搭个棚子,摆几个桌子的事儿,也不可惜。

    别说刚才收到的一颗玻璃珠子,能买几十上百个这样的茶肆,一天赚的铜板就止这数,否则他们干嘛要在这种荒郊野岭摆摊子?

    就剩下陈亦这颗大光头实在有些扎眼。

    “好大胆的小和尚,嘿嘿嘿。”

    这人几个纵跃,便来到陈亦面前。

    “小和尚,你怎么不跑?”

    “小僧为何要跑?”

    陈亦皱着眉头,被家伙身上的怪味儿熏的。

    太难闻了……

    真不愧鬼奴这名字,不人不鬼的。

    那人却以为他只是个不知世事的懵懂小和尚,便怪笑着:“算了,既然刚才不跑,现在也别想跑了,正好老子消耗不小,就拿你这小和尚将就将就吧。”

    “呃,施主想要干什么?”陈亦是真不懂。

    另一边,那几个点苍派的高手和另一拨的几个人,听到这人的话,都皱起了眉头。

    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露出嫌弃的神色,便转身离去了。

    “哼,一群伪君子。”

    一个鬼奴呸了一声,走了过来。

    “老二,这人你得分我一份。”

    先前的鬼奴不耐道:“凭什么?这是我先看的。”

    “你这就不对了……”

    “谁先得手就是谁的!”

    “呃,几位施主,若没有其他事,小僧就先告辞了。”

    陈亦在一旁弱弱地合什道。

    两个鬼奴对视一眼,突然哈哈大笑。

    “小和尚,到了我们兄弟手里,你还想走得了?”

    “施主这是何意?”

    “去问你的佛祖吧,如果你能见到的话。”

    两个鬼奴阴阴一笑,同时拍出一掌,阴风阵阵。

    “噗!”

    “噗!”

    两只手掌一左一右,同时拍在陈亦胸前,发出一声怪异沉闷的声音。

    陈亦眨巴着眼皮,和两个鬼奴大眼瞪小眼。

    两个鬼奴对视一眼,一缕惊骇浮出。

    刚想有所动作,只见那人畜无害的小和尚露齿一笑,几颗白牙泛着雪亮的光泽:“小僧明白了,原来两位施主是想要小僧的命……”

    “因果轮回,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你们要小僧的命,小僧便也要你们的命罢。”

    “臭和尚!去死吧!”

    两个鬼奴虽然因为刚才一掌下去,这和尚丝毫无恙而惊骇。

    但也不相信这么年轻的一个和尚能有多大本领,只当他身上有着什么古怪。

    又同时拍出一掌,这一次却是用了全力。

    却见小和尚合在胸前的双手,赫然分开,化作双拳,直直轰出。

    “咔咔~”

    连声脆响,他们挡在这双拳前方的手掌,摧枯拉朽一般地断裂粉碎,两只光滑如琉璃,金光隐现的拳头,直直轰进两人的胸膛。

    “砰!”“砰!”

    两个鬼奴胸前凹下一个大坑,像麻袋一样远远飞出,砸落地上,头一歪,眼见是没气了。

    死得真是风轻云淡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陈亦低声念了一句。

    是为了镇定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脏。

    他杀生了。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杀生。

    其实出手的瞬间他就后悔了。

    出拳的时候,他确实起了杀意。

    不知道是不是他之前杀的尸兽太多,一出手,就下意识地就是冲着要命去的。

    这些鬼奴的武功不弱,却根本没把这小和尚放在眼里,完全没有防备。

    他的拳力又刚猛无比,这时候想要留手也已晚了。

    两个鬼奴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杀了人后,他除了心跳快了许多,也并没有太多不适。

    难道我是天心凉薄?

    还是杀尸兽杀习惯了?

    灰幕没有反应。

    所以他们确实该杀?

    两个鬼奴刚才并不止是想杀他,而是想“吃”了他。

    那满身的恶业就是他心生杀意的原由。

    恐怕不止是眼前的鬼奴,鬼圣宫的人,个个该杀。

    为了炼那所谓的阴风鬼煞,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吃”了多少人。

    灰幕没有算他破戒。

    但是,他却感应到了一丝丝如雾如幻的淡淡气息,缠绕上了他。

    地藏经中有讲述业力的经文。

    世间万物万灵,一言一行,甚至一个念头,都是一种因,必定会产生相应的果,这就是业。

    这幻雾一般的气息,就是业力。

    业力有善、恶、无记之分。

    善心善举,自有善业。

    恶念恶行,当有恶业。

    善业为淡金色。

    他从黑狗、鬼奴身上看到的,是浓黑的恶业。

    无记业是无色透明的。

    非善非恶。

    这一丝丝缠绕上他的幻雾中,金色最多,无色次之,还有一丝淡淡的黑色。

    通明如镜的灵台,似乎蒙上了几丝细不可察的灰尘。

    陈亦才忽然想起,进这世界之前,灰幕有一句提醒。

    【红尘之毒,如影随形,谨记梵心梵行,勿使因果孽业缠身。】

    红尘之毒,如影随形……

    什么是红尘之毒?

    难道指的就是因果业力?

    为什么之前他杀了那么多的邪异和尸兽,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难道只是因为它们是死灵,而眼前的鬼奴是活生生的人?

    远处那几人,见到两个鬼奴被这和尚一拳打死的一幕,早已被吓住。

    一招打死两个鬼奴,刚才的吕腾空老儿都不可能做得到。

    连剩下的几个鬼奴也不敢为同伴报仇,反而被吓得拔腿就跑。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都不想惹祸上身,转身就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陈亦一时间心乱如麻,低声诵起了心经,根本无暇去理会。

    也不知是因为第一次杀生,还是因为灵台蒙尘。

    鬼奴该不该杀?

    自然该。

    能不能杀?

    当然能。

    既然该杀,能杀,那我为什么要心乱?

    以杀止杀,是对是错?

    不知道……

    但是……

    我又不是真的和尚,更不是唐三藏。

    这身袈裟,也只是被逼着披上的。

    我没有渡尽众生的大慈悲……

    这些渣滓凭什么乱我心神?

    不错……

    凭什么。

    该杀之人,杀便杀了,便是重来一次,我也要杀。

    诵经声乍停,陈亦重新抬起头,看了一眼那空无一人,只余一片狼藉的残存茶肆,转身离去。

    袈裟如雪,飘然而去。

    只余一声叹息袅袅。

    “红尘之毒,红尘如毒……原来,这就是红尘之毒……”

    可那又如何?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我杀该杀之人,我没有错……

    ……

    陈亦感觉自己当日转身离开的时候,很帅。

    但是没过多久,他又怂了……

    虽然不断地告诉自己,杀该杀之人没有错。

    可是在这几天里,他也算是有点体会到了“扫地恐伤蝼蚁命”的慈悲了。

    他一直在小心翼翼,连蚂蚁都不敢靠近,生怕一不小心,又杀生了……

    不过却不是因为慈悲,而是因为第一次杀生,杀出来的阴影……

    上次小岛空间里的小湖被污,就已经让他提心吊胆了。

    他不敢去赌被太多业力缠身,会有什么后果。

    陈亦发现,自从被灰幕附体,虽然得了许多好处,可也像背上了许多大坑。

    到处是坑……

    当然,也有这么个可能,这些坑每个人都会面临的,只是他得了机缘,反而能让他看到一个个无形的“坑”,还有机会跳过去。

    这么算起来,被坑还算是好事了?

    牛油果说

    感谢“5uhtwbhre”“中宫无卯”“沐月听雨”同学打赏~话说,又是一周完结了,这周同期推荐里咱们好像是第一~对别的作者来说微不足道,对作者君来说却是难得地一步,拜谢大家!-------这两天的情节比较平淡,也不大好意思跟大家说话求支持,小小地狡辩一句,小说嘛,都是起起伏伏的嘛~一直往上走,会窒息的~┑( ̄Д ̄)┍而且作者君也想尽力把人物和世界都写得丰满立体些,干巴巴的几个纸片人没完没了地装逼我写着不舒服,可能大家看着也不起劲……--------好吧,图穷匕现了~下周要上首页的一个小推,比较重要,恳请大家发发力,继续支持作者君,上架后会努力加更报答大家的~大概,也许,是在九月份上架吧,作者君还没有收到通知,就是一个估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