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亦表示,我一点都不慌。

    真的。

    因为他刚才已经慌过了……

    实际上,从刚才金蛇郎君挥出那一道剑气时,他在心里已经吼开了。

    到底谁造的剑?

    你管这叫剑?

    这应该叫激光武器吧!?

    然后赶紧唤出灰幕,一边心疼得要死,一边将之前置之不理的0级《十三太保横炼》升了起来。

    【领悟武学《十三太保横炼》(低级)……】

    【……】

    【《十三太保横炼》(lvmax)大成,体+2,愿力-210,可提升品阶,是/否】

    【……选择进阶方向,外……】

    【……获得《铁布杉》,造化-1】

    【《铁布杉》:中级武学,炼体功法,能锤炼皮、膜、髓五精之三。学习需求:体10】

    【领悟武学《铁布杉》(中级)……】

    【……】

    【《铁布杉》(lvmax)大成,体+15,愿力-2150,可提升品阶,是/否】

    【……选择进阶方向,外……】

    【……获得《金钟罩》,造化-1】

    【《金钟罩》:高级武学,炼体功法,能锤炼皮、膜、髓五精之三。学习需求:体20,气20】

    【领悟武学《金钟罩》(高级)……】

    【……】

    【《金钟罩》(lv8/9),体+56,愿力-6800】

    一瞬间烧掉了9150愿力,2点造化。

    陈亦这个心啊,真的是血淋淋的呀!

    庆幸的是,进阶出来的武功是他最需要的一类。

    这一路功夫都非常极端,除了“体”什么都不加。

    也没有像一开始瞎猜的那样,把他变成一个扭曲的魔鬼筋肉人。

    不过这其中十有八九是因为他现在无论肉身还是内功,都到了一个极强的地步。

    金钟罩从一级开始,就增加7点体。

    他现在的“体”已经高达112点。

    达到100点时,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肉身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质变。

    若说之前是一块石头,现在就是一块精钢!

    金钟罩虽然是一门极端的练体功法,却偏偏需求极为浑厚的内力。

    以雄浑的内力打磨肉身,更能外放凝聚成罡。

    和铜人功的金琉璃一样,都拥有肉身与罡气内外两层防护。

    区别就是,铜人功可以修炼内气,金钟罩却不行。

    而且没有浑厚的内功根基,根本没办法修炼。

    在这短短瞬间之中,金蛇郎君等人确实感觉到了他似乎有了些变化,却根本说不出到底哪里变了。

    有了金钟罩之后,陈亦才算是有了足够的底气。

    而他此时的淡定,让何铁手等人一阵惊疑。

    这人究竟是痴傻,还是真有依仗?

    只是金蛇剑之威,天下间就没有几人能撄其锋。

    何况站着不动不闪,也不还手?

    他如何抵挡?

    用血肉之躯吗?

    开什么玩笑!

    “小和尚,你莫胡闹!你既不肯要我赠礼,我的事便用不着你插手。”

    何铁手以为他是为自己出头,终究是对陈亦极有好感,虽然怒他拒绝自己好意,却实在不忍见他死在面前。

    “何施主不必多言,小僧此身入红尘,非为何人,而是为了众生之愿,为渡众生出这红尘苦海。”

    陈亦双手合什,一脸慈悲。

    这话虽然大了点,但他说得理直气壮啊。

    他也完全没有说谎,他穿越这几个世界,哪一次不是为了别“人”的心愿?

    “你……!”

    何铁手一阵气急。

    心中却被他这一句话震动。

    金蛇郎君也是一样,他那颗一直冷眼观世间,已经化作寒冰的心,竟也有些动摇。

    这世间难道还真有如此人物,爱众生,胜过爱自己?

    为了素不相识之人,竟能把自身生死置之度外,敢效佛祖割肉饲鹰?

    陈亦有这么高的觉悟?

    当然不可能。

    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一开始说要站着不动,他是很心虚的。

    但没办法啊。

    如果是站着不动,你一拳我一拳地打,陈亦觉得自己应该不怕这个金蛇郎君。

    但是,偏偏他见到了刚才金蛇郎君在补天大阵中展现出来的身法,太恐怖了哇。

    长翅膀的也办不到啊。

    而他是个一点轻功都不会的蛮子……

    真打起来,恐怕只有站着挨打的份……

    就算打不死他自己,可要是这货大开杀戒,陈亦也绝对拦不住。

    追都追不上,怎么拦?

    只要把这里的五仙教徒杀光,陈亦的任务就可以直接宣告失败了……

    还不如主动挨打。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选个逼格高点的挨打方式?

    超过100点的“体”,还有金琉璃加金钟罩,再加上摩衲袈裟还有个“不破”属性,我就不信你还能砍得动佛爷!

    “小心了!”

    金蛇郎君虽然有些震动,但以他的心性,却绝不会心软。

    “铮!”

    曲指在金蛇剑弯曲的剑身上一弹,这柄奇形长剑猛地一颤,金光大盛,夺人耳目。

    长剑挥出,一声震耳之极的戾啸声中,一道刺目的金色蛇形剑气,似乎穿透了虚空,瞬间即至陈亦身前。

    “小和尚!”

    何铁手难以自抑地惊呼出口。

    “当!”

    锋锐无匹的剑气,到了陈亦身前三丈,便突然停滞,像是射在了无形的屏障之上,虚空荡起一圈圈水波一般的金色涟漪,同时发出一声如同古寺钟声般的金铁之鸣。

    宏亮悠长。

    “啊!”

    何铁手再次惊呼出声。

    先前是惊惶,这次就是惊骇了。

    金蛇郎君也是双眼圆瞪,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一层薄薄的金光涟漪之中,那和尚真的是双手合什,一动不动,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

    这是陈亦的第一层防御,金琉璃与金钟罩叠加的护体罡气。

    护体罡气并不能完全挡下这一道金蛇剑气。

    这道蛇形金光剑气仍在前进!

    “嗞~”

    “吱~”

    在一阵令人浑身抓挠的刺耳摩擦声中,金蛇剑气在一寸寸地向着陈亦前进,荡起一圈圈金色涟漪。

    “噗!”

    沉闷的爆破声响中,陈亦的护体罡气终于告破,金蛇剑气竟瞬间由极慢到极快,疾射而至!

    “叮!”

    剑气直射陈亦左胸,却又是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

    陈亦脚下猛地下陷半尺有余。

    金蛇郎君确实是狠辣,手下没有半分留情。

    可眼前一幕,却让在场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剑气消散,陈亦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着实擦了把冷汗。

    这金蛇郎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攻击的地方正好是没有袈裟覆盖的。

    若非金琉璃加金刚不坏真的很给力,他这次就要玩脱了。

    不过这金蛇剑真的是很恐怖。

    一道剑气,竟然连他的护体罡气都没能挡得了多久。

    还在他两门护体神功的双重叠加下,仍旧震得他一阵刺痛,体内气血翻腾不止。

    灰幕上提到的“月圆之夜,金蛇狂舞”,又会是个什么神仙场景?

    实际上,此时众人看他,才是神仙。

    “阿弥陀佛……”

    压下翻腾的气血,抬头时,脸上已是一片祥和之色。

    “施主,如此,小僧可算是赢了?”

    牛油果说

    感谢“花海流觞”“书友20190620165602780”“易清居士”“累人的爱”几位同学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