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在场之人都是久经江湖风雨之人,向来只信奉自己手中刀剑,此时恐怕要以为自己见到了神佛。

    五仙教之人一阵呆滞,金蛇郎君也是一脸怀疑人生,差点一脚踏空,从树枝上掉下来。

    站稳之后,才艰涩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亦笑容不变:“小僧只是一个出家人,法号,三藏。”

    “出家人……”

    “三藏……”

    “好,好,好一个出家人,好一个三藏!”

    “我夏雪宜服了,是我输了!”

    金蛇郎君有些失魂落魄地喃喃道

    不过话到后面,脸色又蓦然变得冷厉:“不过你想让我不杀人,绝不可能!”

    “夏雪宜!”

    何铁手从惊骇中回过神,冷笑道:“你也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一代高手,怎么?想出尔反尔,说过的话当狗屁吗?”

    金蛇郎君却没有理会她,看向陈亦:“和尚,我夏雪宜虽不是什么好人,说出的话自然不会反悔……”

    “但有一事例外!”

    “夏雪宜苟活至今,只为报一身血海深仇,你的条件若是旁的,就算要夏某的性命,夏某绝无二话!”

    “但无论什么条件,都只能在夏某报了血仇之后,否则……哼!”

    何铁手嗤笑道:“夏雪宜,你好生无耻!”

    “嘿!我金蛇郎君为报血海深仇,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又要这张脸面做甚?”

    金蛇郎君一脸冷笑,也不知是笑人,还是笑己。

    也不再理会他人:“和尚,你有如此神功,我夏雪宜自愧不如,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言下之意,陈亦若真要阻他报仇,纵然不是对手,他也会拼了这条性命。

    陈亦暗叹一声。

    这夏雪宜是个极为高傲的人,这样的人物,大多不屑毁诺,自食其言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

    但他为了报仇,却连自尊都不要了。

    可见心中仇恨之深。

    不过,陈亦本来也没有要阻止他报仇的意思。

    他一向认为,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劝一个受害者,去忘掉自己所受的伤害,去原谅伤害自己的人。

    这叫站着说话不腰疼。

    遇上这样的人,直接大耳刮子招呼就是。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陈亦合什,诵出一句佛偈。

    又笑道:“人伦大道,人神共尊,便是佛祖,也要尽孝。施主为亲复仇,乃是孝举,小僧虽然希望施主能脱离情仇之苦,却绝不敢以此强逼,阻人尽孝,行此大逆。”

    所谓四重恩,其中之一,就是父母恩。

    佛从来不是灭情绝欲,而是超脱。

    说来也怪,他现在对这些东西越来越明朗,越来越信手拈来。

    金蛇郎君冷厉的脸色微微一松:“好,只要你不阻我报仇,待我将温家庄满门屠尽,夏雪宜这条命,便是你的!”

    陈亦摇摇头。

    你在这么慈悲为怀的佛爷面前,说什么屠人满门,真的好吗?

    “小僧不要你的命。”

    金蛇郎君一挥手:“不论你要什么,就算你要这金蛇剑,待我报仇之后,也一样会给你!”

    如果你不把剑握那么紧的话,我还真信你了……

    陈亦扫过他握着金蛇剑的手,暗暗翻了个白眼。

    “善哉,善哉。”

    陈亦笑得眯了眼:“小僧的条件,暂且说不得。”

    金蛇郎君脸色微变。

    “施主放心,小僧的条件,绝不会让施主违逆本心,否则,大可算小僧毁诺。”

    “这可是你说的?”金蛇郎君冷然道。

    “是小僧说的。”

    “既不阻我报仇,也不能让我违心?”

    “不错。”

    “好,既然如此,我便答应了。”

    金蛇郎君干脆答道。

    不管这和尚打的什么主意,只要不阻他报仇,也没有要挟他的意思,那他就不在乎。

    “哈哈哈哈!你这和尚果然有点意思,比那些道貌岸然的秃驴强多了!”

    阴沟里翻船,能有这样的结果,金蛇郎君还是很开心的。

    “……”

    之前是谁一口一个道貌岸然地骂佛爷来着?

    还有,你当着和尚骂秃驴,真的不是想挑衅吗?

    要不是佛爷要普渡你手上那把剑,不打你个满头包!

    “不过……”

    “怎么,你要反悔?”金蛇郎君神色骤冷。

    “自然不是,只是小僧有一不情之请,想与施主做个伴,同行一段。”

    该死的上限,陈亦也只能用这种方法赖在金蛇郎君身边了。

    金蛇郎君一愣:“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陈亦笑容不改,点头道。

    “随你。”

    金蛇郎君一挥手:“哈哈哈,若是别人,自然不配,但你这和尚还有些本事,夏某倒也想结交一番。”

    金蛇郎君收起笑声,陡然转向何铁手:“五仙教的妖女,今天看在和尚的面子上,我不杀你,如何?你还要抢金蛇剑吗?”

    “哼,我不是你对手。”

    何铁手很干脆地自认不如。

    虽然不甘,却也无法。

    若金蛇郎君只是武功强,五仙教虽无人能敌,但还能以补天大阵一搏。

    可刚才见了金蛇剑的威力,她便知道,金蛇郎君之前不过都是在戏耍而已。

    难怪江湖传言:金蛇剑出,神惊鬼哭。

    这样的威力,天下有谁能挡……不对,现在已经有了。

    何铁手看向那小和尚,眼中仍难掩惊色。

    这还是个人吗?

    旋即,又忽然眼波流转,笑道:“我不是你对手,想抢也抢不了,不过……”

    “金蛇剑是五仙教圣物,就算抢不回来,我也不能任由你拿着它。”

    “不能拿回圣物,本教主就要守着圣物!”

    金蛇郎君好笑道:“哈哈,你的意思是要赖上我了?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当然怕,不过……”

    何铁手看向陈亦,笑道:“这位神僧可是慈悲为怀,最见不得人杀生的,在他面前,你敢杀我,能杀我吗?”

    “……”

    陈亦皮角微微一跳。

    花痴教主,干嘛扯我身上来?

    “三藏大师,这个人可是杀人不眨眼,你慈悲心肠,总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让他杀了吧?”

    “……”

    装比装过头了,这下拉不回来了。

    管她呢,反正一个脑子不大好使的花痴而已。

    陈亦决定,无视她。

    “哼。”

    金蛇郎君冷哼一声:“随你的便吧,只不过你最好不要烦我,否则,和尚虽然本事不弱,但我夏雪宜要杀的人,他也拦不住。”

    何铁手笑了笑,没再说话。

    今日之后,她才知道金蛇郎君的可怕,比传闻中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不是有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和尚在,她肯定不敢说这话。

    如今目的达到,自然也不愿再招惹他。

    牛油果说

    今天翻了下章评,发现有些同学纠结前面的“心如止水”这个恒定效果的问题,说主角废物。我在这里解释一下吧,这个状态,只是让主角保持住平常心,所谓平常心,就是平时怎么样,关键时刻还是怎么样,而不是指像块石头一样,完全没有情绪波动,那不叫心如止水,那叫灭情绝欲。其实我写主角虽然经常一惊一乍,也会有从心的时候,但是,完全没有真的畏惧过吧?就算是从心,那也是一种趋吉避凶的本能而已,从来没有说是害怕的。我想写的,是一个开始有点逗皮的赤子之心,以后有可能走到超脱的一步,但可能笔力不足,没有表达出来,我会努力进步。但是如果是想看那种绝情绝欲的主角的,那只能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