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众人只见陈亦长身而起,独立在岩壁之上。

    袈裟飘拂,一张脸庞如玉雕琢,眉目如画。

    如此仙姿玉质,已是世间仅见,让人惊叹。

    刚才他显露的一手深厚之极的内功修为,更是骇人。

    如此年轻,相貌气度,佛法,武功,竟然都这般惊世骇俗。

    其余人几乎都要与庆空老方丈一般,怀疑这怕不真的是天人降世?

    若非如此,世间怎么会有这般完人?

    陈亦不知道自己一个动作让人产生了这么多遐想。

    其实他现在有点纠结。

    是下去呢?

    还是不下去呢?

    不下去吧,站在这么高和人说话,挺有点尴尬的。

    下去吧,他不会轻功啊。

    以他现在的修为,别说这十几米的高度,就算是从百米的高空自由落体,他用脸着陆都不带破防的。

    但是,有损形象啊……

    “三藏大师,这两位是我金龙帮的人,手下人不懂事,胡言乱语,冲撞了大师,还望大师千万不要见怪。”

    那鲁姓汉子为这和尚丰姿所惊,一阵出神,很快醒悟,抱起拳,和颜悦色地道。

    他本就对这和尚短短十来天,就有了这般声望而有些忌惮。

    刚才又见到他展露了一手高深到极点的内力修为,更是不敢随便得罪了。

    “等鲁某回去,定当好好责罚,再备上厚礼,给大师赔罪,不知大师可否先将此二人交与鲁某带走?”

    他指着被那两个被云岩寺僧众围着的人道。

    “孽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佛慈悲,当度有缘。”

    陈亦已经习惯性地喊口号开头,满脸慈悲,看得庆空方丈与众僧连连点头,钦佩不已。

    “难得这位施主痛悟前非,有心忏悔,虽其罪不赦,小僧也当尽力相助。”

    陈亦指了指先前那个痛哭的大汉,话锋一转又指向另一人:“而这位施主,却于佛门清净之地,妄起杀生害命之心,实不可取,此地乃云岩寺,庆空方丈当有所决,小僧却不便过问。”

    “三藏大师言重了,佛门广大,寺庙不过是与我等方便之所,又岂是老衲一家之地?”

    庆空老方丈合什道:“不过,此人于佛门净地杀人,虽未得逞,却也是亵渎我佛,该有一劫,却要留于云岩寺中悔过才是。”

    果然是人老成精。

    陈亦心中为老方丈点赞。

    鲁姓汉子却是额头青筋一阵跳动。

    早就知道这些秃驴都不是东西,最善搬口弄舌。

    一张嘴能说得是天花乱坠,死的也能说成活的。

    要不是忌惮庆空这老秃驴……嗯,现在还多了个小秃驴!

    他早就拔刀子砍了,跟你废这唇舌?

    “庆空禅师,三藏大师,我鲁能明人不说暗话,”

    鲁姓汉子失去了耐心,冷下脸道:“此事关系重大,非同寻常,若是沾染了此事,一个不好,便是粉身碎骨,就是这云岩寺,恐怕也要从此灰飞烟灭。”

    “两位大师都是佛门高僧,安安静静地参禅悟道,比什么不好?何苦要来趟这浑水呢?”

    他颇有些苦口婆心地说着,实则处处威胁。

    “鲁帮主,可有儿子?有女儿?”

    陈亦却像是没听见一样,突然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鲁能一愣,不知其意。

    陈亦已经点头笑道:“看来是有了,实不相瞒,小僧见得鲁帮主之时,心有所感,鲁帮主的一儿一女与小僧有缘,小僧意欲收其二人为座下沙弥,共礼我佛,鲁帮主意下如何?”

    “你怎知我有一儿一女?”

    鲁能更是一愣,旋即惊怒:“三藏大师,我敬你是佛门高僧,你却屡次戏耍鲁某,莫不是以为鲁某好欺不成?”

    “看来鲁帮主是难舍儿女了。”

    陈亦对他的怒意视若无睹,只是点头做恍然状。

    下一刻,却慢慢撑开了眼皮,眼中神光乍射。

    一向给人如沐春光的祥和声音,突然变得冷冽:“鲁帮主倒是疼爱自家孩儿,不过是赠与小僧为伴罢了,便如此不舍,那为何对他人的孩儿,却如此心狠?”

    鲁能心中一跳,强自镇定:“你说的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我也不要听!快快把我的人放了,否则,哼哼!”

    “既然记不起,那小僧便让你回头看看,你到底,造了多少恶孽。”

    陈亦话音一落,在众人的疑惑目光之中,伸出一根手指,缓缓向前点出。

    如庆空老方丈这般的高手,能发现陈亦虽是轻轻一指,却点出了一道刚猛霸道之极,却堂堂皇皇的指力。

    让人更惊异的是,这一道指力一出,竟让看到的人,都恍惚了那么一瞬间,在这瞬间中,似乎陷入了某种如梦似幻的境地,却又完全看不真切。

    想要看清楚,一睁眼,却什么也没有。

    只有庆空禅师心中暗惊:这三藏大师真是好深厚的武学修为。

    忽见那鲁能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两眼呆滞,脸皮僵硬。

    死了?

    不对,除了额头那点红印,好像连一丝皮外伤都没有。

    “呃……啊……”

    “不……不要……”

    “不!”

    “金禅社!我为你们做了这许多年的牛马,造下了多大的孽,你们竟然连我的孩儿也不放过!”

    “报应……报应……”

    鲁能先是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脸上神色一阵变幻。

    跟着又如同梦呓一般,抱着头不断地叫喊着,神情悔恨痛苦,扭曲狰狞。

    其他人都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却有一人,面色大变。

    “啊!”

    鲁能狂吼一声,突地安静下来,满脸惊愕地抬起头。

    “怎……怎么回事?”

    “我、我在哪里?”

    “阿弥陀佛。”

    陈亦视线落下:“鲁能,你可看到了?”

    “你……是你,是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鲁能一脸惊恐地看着岩壁上的陈亦。

    其他人也惊疑不定地看向陈亦,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诸法因缘起,如来说是因。”

    陈亦淡声道:“小僧不过是让你回望前尘,让你看看自己到底种下了何种因,是善是恶,是德是孽?”

    “如何?可都想起了吗?”

    “前尘……?”

    “我、我……”

    鲁能眼中满是茫然惊恐,突地看向一旁,夹杂着惊恐、痛恨的复杂目光,落到一人身上。

    实际上,他不止是看到了已经发生过的,还看到了没有发生的。

    他知道自己看到的东西不大可能是真的,但那一切却又是他一直以来,潜意识中害怕的事情。

    被他看着的那人脸色铁青难看,却是先前鲁能梦呓时面色大变之人。

    此时被鲁能看着,脸色一阵变幻,忽地放声大笑……

    牛油果说

    感谢“qsawa”“薤露lyc”“不懂忧郁”“乔戈里封”“自游星空”同学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