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一家,租住的地方,在东京城郊的一栋老楼里。他回家的时候,周围的邻居,都会冲他亲切的点头微笑。

    租住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从异国来的打工者。有十几年前从国内来的,也有菲律宾,印尼那些小国家来的。

    因为大家都不宽裕,都在为生活奔波,少不了互相扶持。

    关系处的,倒是都不错。

    张寒的母亲,就是世纪之初,中专毕业以后,跟家乡老大姐一块来这打工的。

    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年了。

    关于自己的父亲,张寒没听母亲提过。但是能想象的出来,在这个地方,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无非是男女一块搭伙过日子,然后又分道扬镳。

    这种孩子,很多都没人管,送给了当地孤儿院。也有一些,尤其是以国内女人为首,选择自己抚养的。

    张寒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

    租住的地方,两室一厅。

    张寒自己一间卧室,母亲蓝禾跟妹妹蓝雨住另一间。

    从张寒很小的时候开始,妹妹就得到了母亲无尽的宠爱,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妹妹的。

    小时候,蓝禾没有办法同时照顾两个孩子,只能把其中一个送回老家。

    被送回去的,也是张寒。他在滨海小城旁边的城乡结合部,一直待到上小学,才被母亲接回身边。

    张寒在老家的时候,曾经听到有这么一个说法。

    穷养儿,富养女。

    那意思是说,儿子要穷养,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知道未来靠自己奋斗。

    女儿要富养,防备孩子眼皮子浅,长大以后,三瓜两枣就被人给骗了。

    母亲应该是爱自己的,之所以给自己和妹妹不相等的生活待遇,大概就是出于这样的目的。

    总体来说,不管是自己上学还是日常生活的费用,不也没少吗?

    或许母亲并不像自己看到的那样拮据,她其实是一个隐藏的富婆。

    毕竟能够在他们租住的那个地方,租两室一厅的人家,说实话,也是不多的。

    直到张寒回到东京,跟母亲一起生活了几年。

    他才知道,是他自己想多了。

    那种设定,只在一些小白的网络小说里。现实生活中,又哪有那种事情?

    “妈妈!”

    “宝贝!!”

    “妈妈,您太辛苦了!要不,这学我就不上了吧!”

    “那怎么行,妈妈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不能让你们不上学!!”

    张寒进屋的时候,早已经准备好的情感大戏,准时上演。

    跟他最亲近的两个女人,正在抱头痛哭。

    张寒就感觉自己脑仁疼,特别疼。

    他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深吸一口气,假装没有看到。

    换好了拖鞋以后,张寒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你个小没良心的,没有看到你妈在哭吗?”

    张寒只好停下自己的动作,把注意力转回沙发,看着在沙发上哭成一团的母女。

    他从墙角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把座位拉过来,坐在母女的对面,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架势。

    看到张寒那张脸,刚刚还哭做一团的母女,立刻完成了180度的变身。

    “作为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你就没有想过要替这个家里,做一点牺牲和贡献吗?”

    “有你这样的哥哥,我真的感觉很失望!”

    “你们一个人的择校费,就是300万(相当于20万华币)。两个人加在一起,就是600万。作为这个家里的长子,你怎么就不能牺牲一下,跟人家签约?又不是让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就是当……”

    说到这里的时候,蓝女士好像突然卡壳了一样。

    “我要是给姥爷打电话,说你让我去当男优,你信不信他能打断你的腿?”

    蓝女士一脸讪讪。

    “那有什么办法,以你现在的成绩,回家参加中考,也不可能考上啊?再者说,我们都不说,你姥爷怎么会知道?”

    他们的老家在齐鲁,哪怕是整个华夏,都是考试难度最高的地方。

    以他们那个小县城的人才济济,中考的录取率只有不到40%。

    也就是说,能够顺利考上高中的,10个人里能有4个就不错了。

    张寒原本在老家的时候,成绩还不错,按说考个高中甚至考一个二类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

    但是他离开家乡已经整整4年了。

    4年都是在东京学习,专业的文化知识,尤其是历史生物这些课程,跟国内天差地别。

    以他现在所学的这些东西,回国参加考试。

    除了选择判断题,他不考零分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怎么可能考得上高中?

    现如今张寒和妹妹蓝雨唯一的出路,就是从东京念高中,然后顺利考上大学。

    拿一个东京的毕业证,未来不管是在东京找工作还是回国发展,都好说的多。

    不然的话,他的前程算是彻底耽误了。

    而人家东京也有自己的规矩。

    首先他们的高中是分公立的和私立的,公立的高中,学费比较便宜,但必须有当地的户籍。

    其实这在国内也是一样的,国家扶持的学校,国家是要掏很大一笔钱的。

    这笔纳税人的钱,当然是花在纳税人身上,总不能花在外人身上?

    别说张寒这样的外国人,就算是外地人,那都是绝对不行的。

    私立的学校。相对而言,没有公立的条框和制度,但这种学校是需要钱的。

    就算是他们当地人,学费都不会便宜。像张寒这样的外国人,更是需要不菲的择校费。

    一人300万,相当于蓝禾一年不吃不喝的总收入。

    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存款?

    家里的钱全都加在一起,满打满算,也就能凑一个人的择校费。

    “我的择校费不用您管,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回家之前,张寒就听球队的教练告诉他,有好几家高中球队的监督,对他感兴趣。

    想来应该能替母亲,减轻一些负担。

    说完以后,张寒回自己房间了。

    蓝禾擦了擦眼眶中并不存在的泪水,笑着对身边的女儿说。

    “你看,解决了!”

    蓝雨则有些失望:“哥,他不当男优,实在太浪费了!”

    蓝禾看着关上的房间门,点头应道:“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