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张寒离开家,就直接去了球队。

    他是松方少棒的主力成员,王牌投手的第一替补。

    一进球队,刚好看到二年级的新秀二人组。

    东条秀明和金丸信二。

    松方少棒的名气,可不仅局限在东京,在全国范围内,松方都有很高的知名度。

    就连职棒里,从松方走出来的天才选手,都数不胜数。

    毫不客气的说,能从这里面杀出来,拿下号码的,代表球队比赛的,都不是简单角色。

    这样的队伍,一般来说,国中三年级的选手,把持着主力位置。

    一方面他们年龄大一些,实力确实更优秀。另一方面,三年级选手在第三年的成绩,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前程。

    也就是说,在同等条件下,教练和监督会优先选择给三年级的选手机会和位置。

    可就算是在这种苛刻的条件下,这两个人还能够脱颖而出,成为球队的主力。

    不难看出,他们两个的实力是多么出色。

    尤其是东条,比张寒小了一岁,却依然是球队的王牌。

    虽说这里面,有些别的原因。但他能够成为王牌,很大程度上,是他的实力,确实足够出色。

    不然的话,小野监督是绝对不会让他来当球队王牌投手的。

    “寒桑!”

    “张学长!”

    两人看到张寒,满脸笑容的上前打招呼。

    刚刚拿下全国亚军,球队的氛围很不错。

    可张寒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寒暄?他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直接跑去了小野监督的办公室。

    “张寒学长是不是生气了?”

    金丸皱着眉头问道。

    这位学长,平时虽然有些高冷,但却很有礼貌。

    他们主动打招呼,张寒还是会跟着寒暄两句的。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没有吧,我们刚刚拿下全国亚军。虽说离冠军差了一步,但这个成绩已经是我们球队这些年最好的成绩了呀。寒桑没有道理生气!”

    东条摇头。

    “果然还是因为那件事吧!”

    “什么?”

    “明明实力在你之上,又是三年级的学长。结果王牌的背号,却被你小子给窃取了。张寒学长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一定介意。”

    金丸猜测道。

    东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如果学长介意的话,早就介意了。现在大赛都比完了,寒桑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再者说,谁说我的实力不如寒桑?”

    东条说着,狠狠瞪了金丸一眼。

    “你们这些投手啊,还真是一群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

    松方少棒的监督室。

    “教练!”

    张寒一改之前的高冷态度,很有礼貌的招呼道。

    小野缤智抬头,看到是张寒,就示意他直接过来坐。

    张寒倒也不客气,坐到了小野缤智的对面。

    “有什么事吗?”

    全国大赛刚刚结束不久,三年级选手的任务已经完成。

    刚刚拿下全国亚军的他们,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

    作为球队的监督,小野缤智也是忙得要死。

    一方面要接受媒体的采访,另一方面也要考虑新球队的构成。

    松方的主力队伍,基本上都是由三年级的选手构成的。主力的选手里,也就是王牌投手东条和三垒手金丸,是二年级的选手。

    其他的,清一色,全都是三年级。

    这么大批量的选手离队,松方少棒的重组工作,让小野缤智头疼的不得了。

    这甚至都不叫重组了,简直就是推倒重建。

    现在,他又接到各个高中的邀请,他不得不替这些三年级的选手考虑未来。

    工作量。更是雪上加霜。

    松方少棒,作为东京地区,最有名的几个少棒之一。哪怕在全国范围内,都有不小的名气。

    从他们这里走出去的选手,尤其是获得过出场机会的选手,原本就是各大高校的争抢对象。

    再加上松方刚刚拿下全国亚军,球队里的选手,也变得炙手可热。

    眼巴巴来挖角的高中,更是数不胜数。

    作为小野缤智的得意弟子,张寒虽然是球队的替补投手,但出场的机会,一点都不少。

    比赛中,他也拿下了不错的表现。

    “教练您之前说,有球队对我感兴趣,我想问问是哪些球队?他们能给什么样的待遇?”

    “就知道你小子,不会好心专门来看我。”

    “瞧您说的,我当然是来看您的,顺便打听一下,我自己的问题。”

    “你个小滑头,等着。”

    小野缤智回身找东西,张寒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两人能够结识,也是一场孽缘。

    那个时候张寒刚刚来东京,对这里人生地不熟。

    刚好赶上一群成年人打棒球比赛,张寒原本就是个观众。

    后来有一方人数不足,主动拉张寒来凑人数。

    张寒就上去了!

    比赛结束以后,作为获胜一方王牌的小野缤智,满脸笑容地拍着张寒的肩膀。

    “小伙子的棒球,打的不行啊!还要多锻炼!”

    当时的张寒,恨的牙根痒痒。

    虽然他就是个临时凑数的,但这种失败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下次一定打败你!”

    “有决心就好,不过就你的技术,想要打败我,还早100年呢!对了,你小子学棒球多久了?”

    “一个月!”

    就因为这三个字,小野缤智跟松方少棒的老板申请,让张寒免费学棒球。

    他当时是跟老板这么说的。

    “这个少年确实不能给球队带来经济效益,但是他能够给球队带来胜利。只需要两年时间,他就会成为球队不可或缺的战力。”

    虽说最终张寒也没有拿到王牌的背号。但松方少棒这两年取得的成绩,确实有他贡献的一份力量。

    “找到了!”

    小野缤智拿着厚厚的一摞资料,重新坐到张寒的对面。

    “对你感兴趣的球队不少,我这里收到的免试邀请函,就有31份。这里面有27份是我们东京的,还有4份,是东京之外的。”

    “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

    “少臭美了!星田和宫川,收到的邀请函更多。里面甚至有市大三高,稻城实业和帝东高中。”

    “帝东不是东东京的吗?”

    “那又怎么样,只要实力足够,豪门还不是随便挑。”

    ……

    飞熊骑士说

    感谢兄弟姐妹的支持!

    小熊真心感觉,有你们在真好!

    还是那句话,新书上传,能给什么支持,就给什么支持。

    点击,推荐,收藏,多多益善。

    尤其是,新书投资,够资格了,一定要点上。

    小熊这里拜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