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缤智一开始还算淡定,等时间过了一天,还没接到电话,他也坐不住了。

    市大三高那,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吧?

    要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毁了张寒的前途。那小野缤智感觉自己可能这辈子都要活在内疚当中。

    他几次想要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最终又犹豫着放了下来。

    等到第二天的中午,他实在有些忍不了,找张寒来商量。

    未来的去向,这个大主意,终究要张寒自己来拿。

    “就等他们通知吧!我们老家有句老话,上赶的不是买卖。如果市大三高真的看中了我,肯定会回电话。如果没有看中的话,我们自己送上门,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这个道理小野缤智也明白,而这也是他犹豫的原因。

    “但是万一,因此错过了市大三高的入学机会,那就太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上好的学校,确实有更高的概率成才。但我认为,那只是其中一方面。”

    张寒斩钉截铁的说道:“不是全部!”

    他的表情好像就在告诉小野缤智,哪怕没有接到市大三高的邀请,他未来也一定会成才。

    一定会!

    看着张寒坚定的眼神,小野缤智顿时有了主心骨。

    市大三高是个不错的选择,能够在那里学球棒球的话,张寒肯定能够得到更好的成长环境。

    但他们也不是唯一的选择。

    毕竟东京地区,作为全国的首府核心,豪门可不是只有市大三高一个。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回去等消息吧,我一定会给你选一个好去处。”

    一连等了两天,就在小野缤智忍无可忍,准备去联系其他球队的时候。

    市大三高的电话,姗姗来迟。

    “小野先生,实在是对不起。之前忙着球队晋级的事情,您这头就没有顾上。我是市大三高的监督田原,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跟你谈一谈张君的入学事宜。”

    听到电话里的答复,小野缤智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总算是回复了,如果再不回复的话,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小野缤智,又是开心,又是恼火。

    开心的是,张寒的事情总算有了眉目。

    恼火的是,市大三高这些家伙,竟然过了这么久,才想到要联系。

    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是不好好的敲对方一笔,都对不起他自己。

    “是田原先生啊,您好您好。张寒他不在,到稻城去参加测试了。”

    “没错,国友监督很看好他的潜力,说要重点培养呢。”

    “怎么会呢,我们最心仪的学校,当然还是市大三高。只不过张寒这孩子有些特殊,在学校和我们球队一直拿着奖学金。上学也好,打棒球也罢,这孩子可是没有花过一分钱。而你们招生办的人说……”

    小野缤智好像个话唠一样。

    滔滔不绝的说了很多东西,在这些话语中,他也透露出了很多东西。

    比如说张寒的能力,以及他有多么受欢迎。

    这些话,田原监督也是有选择的听。

    他当然知道小野缤智在胡说八道。虽说小野缤智在中学很出名,刚刚还带领球队拿下过全国亚军。

    但田原监督十分怀疑,这家伙可能只看到了张寒表现出来的能力,根本就没有看到张寒真正的潜力。

    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把张寒给放在替补投手的位置上。

    就算张寒的投球偏弱,没有办法成为王牌。以张寒的潜力而言,他也应该在其他的位置上,得到一个主力的背号。

    动态预判!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能力,基本上每个运动选手,或多或少都能做到。

    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能力,一旦被人做到巅峰,也绝对能发挥出让人目瞪口呆的效果。

    张寒就是如此。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已经把动态预判磨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他可以通过预判,轻松判断出对手下一步的行动。

    这样一来,不管是打击的时候,还是进行守备的时候。

    张寒都是非常占便宜的。

    拥有这样潜力的选手,只要他没受伤,肯定要时时刻刻放在球场上。

    小野缤智对张寒的使用,就不够彻底。

    他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田原监督也很难信任。

    虽然如此,但田原自始至终都没有反驳小野监督说的话。

    对方的意图,他基本上猜得出来。

    无非就是为了帮助张寒而已。

    或许小野缤智,因为跟张寒在一块朝夕相处,反而当局者迷,没能发挥出张寒真正的潜力。

    但他对选手的这份心,却是极好的。

    田原监督虽然没有办法做到这种程度,但并不代表他不欣赏这样的做法。

    一直等到小野缤智把他影级的表演,进行完。

    田原监督才说出自己的想法。

    “张寒boy,现如今究竟有什么样的困难,他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帮助?你直接告诉我,我去跟学校申请。”

    听到这样答复的小野缤智,一下子竟然无语了。

    他之前设想过无数种情况,唯独没想到,市大三高为了招揽张寒,竟然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这个时候,小野都不由怀疑。

    是不是自己之前,有什么没看透的地方?

    如果不是张寒身上,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潜力。他实在无法理解,豪门市大三高,凭什么摆出这样的低姿态。

    “您先说说您能够提供什么样的便利,我也好去劝。”

    小野缤智都没敢开口,准备让田原监督先说。

    这样一来,他多少能够看出对方的一点儿底线。

    “择校费的费用,可以全部减免。张寒同学以特长特招生的名义,进入市大三高。除了国家规定的住宿费以外,其他的费用只象征性的收取一点儿。这就是我们给张寒同学开出的条件。”

    这样的条件开出来,小野缤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嘴了。

    原本他跟张寒琢磨着,只要对方能够把费用承担50%。

    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万万没有想到,豪门市大三高,竟然开出了这样优厚的条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