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事情办的可还顺利?”

    开车的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成了。”

    高岛礼撩了撩耳边的碎发。

    “真答应了?之前不是听说他的梦想是打进甲子园,而且已经得到了市大三高的破格录取。”

    司机先生感觉十分惊奇。

    说实话,市大三高给出的优惠,已经是最高等级的了。就算他们青道,也很难给出更高的待遇。

    倒不是说他们没有钱,而是青道招揽的优秀选手太多。这样的选手,所获得的奖励和待遇,都是有规定的。

    就算高岛礼是学校理事长的女儿,她也不可能无限度地拔高待遇。

    在待遇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人家张寒为什么要放弃市大三高,选择他们青道?

    高岛礼则胸有成竹。

    “待遇相差不多,不过给予的方式,可就差太多了。其他的学校,之所以减免张寒的择校费。一方面是为了他的天分,另一方面也有接济的目的。就跟早些年的特困生是一个道理。是学校根据学生实际情况所作出的福利。再者,如果我猜测的没有错,这里面还有宣传的目的,张寒毕竟是留学生嘛。”

    司机听了,默默点头。

    “但我们就不一样了,我们给的是奖励,说白了就是奖学金。他可以用奖学金,自己来支付所需要的学费和择校费。如果是你的话,你是愿意当需要别人照顾的特困生呢,还是愿意当能够拿奖学金来支付学费的优秀学生?”

    司机张了张嘴,最终只能一脸佩服的赞叹道。

    “不愧是小姐!”

    真厉害!

    高岛家能够成为东京地区,有名的大家族。

    其背后果然有一套。

    就连家族的女子,都有这样的头脑。试问这样的家族不兴盛,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兴盛起来?

    张寒的家里。

    一家三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巨额支票,久久无语。

    500万!

    那可是500万。

    换算成大陆那边儿的钱,也有30多万。

    在张寒的老家,那个小县城里,都够买个二手房了。

    “哥哥,我以前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您一定要海涵。谁让您是我最尊敬的哥哥,我是您最亲爱的妹妹……”

    蓝雨率先回过神来,用手抓着张寒的衣角,来回摇动。

    张寒看着眼前温柔可亲的妹妹,足足愣了有半分钟。

    然后他才把手伸到蓝雨的额头上,一脸疑惑的说道。

    “没发烧呀!”

    “你才有病呢?”

    蓝雨瞬间破功。

    张寒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眼前这个家伙果然是自己的亲妹妹,没有被人冒名顶替。

    “你的梦想是打棒球,不是要打进甲子园吗?青道高中他们虽然给的福利好一些,但并不像市大三那么有名。要不你还是考虑一下去市大三吧。大不了这笔钱我们退给人家……”

    蓝禾一脸不舍地看着眼前的巨额支票。

    老实说,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钱。

    可为了宝贝儿子的梦想,她不会向金钱妥协。

    蓝禾骨子里,是浪漫的。

    如果她物质的话,一家三口也不会住在这样的郊区。

    “那您倒是不用担心,青道虽然最近几年,没能打进甲子园。但他们的实力还不错,没能打进甲子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运气不好,并不是没有机会。好歹人家也是西东京三大豪门之一。再者说,在职棒的赛场上,也有不少知名选手就毕业于青道。想要在棒球上有所作为的话,加入青道也是不错的选择。”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去吧!”

    蓝禾一把把支票抄在了自己的手里。

    “青道高中是贵族学校,去那里就读的话,不光需要交纳十几万的择校费。他们的学费,书本费都是很高昂的。您手里的那张支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也就是刚刚足够支付这些费用。”

    作为棒球选手,张寒的前辈,有好几个就是就读于青道。

    对于那里的情况,张寒多多少少都听闻过一些。

    除了棒球部特招的选手,普通的学生在青道就读的话,学费和住宿费都是非常高昂的。

    所以别看高岛礼给了他一张500万的支票。其实她给予的待遇,跟减免了择校费的市大三高比起来,也没强多少。

    当然,区别还是有。

    首先这500万直接拍给了自己,就说明青道高中棒球队非常看好自己的潜力。

    去那里就读的话,应该会得到监督和教练组的重视。

    另一方面,个人感受上也会好得多。

    市大三,药师,春日一。

    对他伸出橄榄枝的这些学校,之所以会对他减免择校费,是因为小野缤智帮他主动提出了申请。

    就相当于,在他老家申请贫困补贴。

    面子上难免有些难看。

    而青道呢,直接给了奖金。就相当于在他老家,中考考得特别好,学校给的奖励。

    比如说中考状元,如果留在当地的学校读书,学校往往会给一定的奖励。

    张寒在老家的朋友,给他打电话,说他们滨海今年出了一个市中考状元。

    直接被滨海一中,奖了30万。

    目的就是为了把他当成招牌。

    从这两方面来说,青道高中的做法,或者应该说高岛礼的做法,无疑让人感觉舒服很多。

    只不过,青道已经连续三四年没有打进甲子园了。

    去那里就读的话,自己进入甲子园的路程,无疑会艰难很多。

    另一方面。

    小野缤智和他,之前都已经跟市大三高联系好了。

    现在突然变卦,脸上难免有些过不去。

    最起码张寒心里有些过不去。

    纠结了几分钟,看到桌子上摆的支票,张寒无奈苦笑。

    自己有些矫情了。

    其实这个决心,他一早不就下好了吗?

    如果没有做决定的话,他又为什么同意,让高岛礼把支票留下?

    “监督,我现在有事儿需要找您?”

    逃避不是办法,遇到事情只能去面对。

    张寒把电话打给了小野缤智,准备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

    电话另一端的小野,听起来同样很着急。

    “你小子快过来,我有事找你。”

    ……

    飞熊骑士说

    感谢小雪人,好吃的螃蟹,jk,翡涩琪,妖魔,3213,卡奥斯,小说之华,松江里有条鱼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