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刚到球队,就被小野缤智,给拖到了球场上。

    “教练,您找我什么事?”

    张寒疑惑问道。

    虽说他心里也藏着事,但小野缤智是他的恩人。如果没有小野缤智的出现,张寒想在东京入学都很困难。

    毕竟他跟妹妹蓝雨不一样,蓝雨的学籍就在东京这边。上高中之前,还是比较顺利的。

    张寒的学籍,则在老家。

    把学籍从滨海老家转到东京,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起码以蓝禾的能力,很难做到。

    如果张寒不是得到了小野缤智的赏识,他没准儿就回老家了。

    更不用说,小野缤智还给张寒争取到了在松方免费学习棒球的机会。

    面对这个恩人,只要不违背自己的原则,张寒还是很愿意听他话的。

    现在小野缤智有事情找他,张寒宁肯把自己的事情先放在一边,也要先帮小野缤智。

    “刚刚青道高中棒球部,发来了特招的邀请。虽然没有提减免择校费的事情,但却提到可以给一笔不小的奖学金。不仅仅是你,我们球队也会得到一笔培养费。这笔费用,大概足够你这三年学习棒球的费用了。”

    “三年的学费,100多万?”

    张寒就感觉自己心里热乎乎的。

    原本他会选择青道,主要是青道的招生方式,让他感觉十分舒服。

    张寒不仅仅是外表,骨子里也是有一点傲气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不会接受嗟来之食。

    其他学校的特招,多少都有那么点意思。他们是出于照顾,所以才会减免学费。

    这本质上,就有点高高在上的意味。

    张寒虽然不喜欢,但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接受。

    相比于让母亲为难,只是丢面子这种事,张寒是可以接受的。

    青道高中出现,一开始双方就是平等的。青道提供奖学金,张寒为青道征战,大家互惠互利。

    这样的合作方式,让张寒十分轻松。

    他认为如果自己到了青道高中,应该也会得到这样的尊重。

    所以哪怕这几年青道高中的口碑,有点下滑。已经好几年没有打进甲子园,从吸引力上讲,比不上市大三高。

    张寒还是决定,去青道高中棒球队。

    他没有想到,青道竟然这么够意思,替他付了在松方少棒三年学习棒球的学费。

    尽管这只是一件小事,相比于张寒得到的巨额奖学金,这笔钱实在算不了什么。

    但他却说明了青道高中棒球队对自己的重视和尊重。

    以前一直听说,青道的片冈监督,以严厉出名。

    没想到他们做起事来,竟然这么的有人情味。

    原本张寒对市大三高,多少是有点儿愧疚的。但是现在,他心里好受了很多。对市大三的愧疚,也变成了对青道的感激。

    就现在来说,张寒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自己又没有签卖身契,卖给市大三高。小野监督说的也是,市大三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虽然露出了答应的意思,但并没有公开承认,也没有履行过任何的手续。

    最好的选择并不代表唯一的选择,更不代表他们一定要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也无可厚非不是吗?

    张寒这个人做事,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准则。

    别人对不起他,他吃一堑长一智。

    但是他自己,绝对不会对不起别人!

    之所以他会对市大三高的事情耿耿于怀,跟他这种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虽然他自己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但说到底,双方已经有了默契。

    张寒自己毁约,心里难免有些别扭。

    小野缤智却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对他来说,任何没有履行的合约说辞,都是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

    什么都不是。

    虽说市大三高给的条件不错,田原监督也很有诚意。但他们开出来的条件,跟青道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的。

    在这种情况下,张寒不管是选择青道还是市大三,都是无可厚非的。

    “就他们现在开出来的条件,以及他们各自的条件,你选择哪个学校都可以。咱们择校费的事情解决了,而且人家球队花费了那么大代价,总要收回成本。所以不管你在哪个队伍,应该都会得到重用。”

    小野缤智完全没有考虑松方少棒的立场,而是完全站在张寒的角度上,来思考这个问题的。

    张寒的眼睛,有点发涩。

    他是一个感情很丰富的人,却并不善于表达。

    以至于人们都认为他很高冷,也就小野缤智,跟他处的比较近。

    说实话,张寒一直都认为,遇到小野缤智,是他的幸运!

    “既然这样,监督您急匆匆的,把我找来干什么?”

    “市大三高和青道高中,怎么会同时看中你?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不管他们看中了什么,等我加入的时候,他们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你个傻小子,豪门的竞争是很残酷的。尤其是在东京这种地方。不是说你付出了努力,就一定能够有收获。很多非常优秀的选手,因为时运不济,只能在替补,甚至是二军的蹉跎。”

    说起这个的时候,小野缤智有些唏嘘。

    他大概是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小野缤智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也是打棒球的。

    据说还曾经加入过大阪桐生,有过豪门的经历。

    “进入豪门,就要检验自己的实力。同时你也要牢牢记住一个争字!首先你要跟同届的新生争,只有在新生里表现足够出色,你才能够得到监督和教练组的赏识。从而被破格培养!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那么你就很难成为同年龄段选手里的领军者。进入一军以后,你还要跟队友争,尤其是那些跟你抢夺同一个位置的队友。你们既是队友,又是亲密伙伴,同时也是直接的竞争对手。只有把这些人全都打败了,你才有资格堂堂正正的替你们学校比赛。

    可就算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是免不了一个争字。跟对手争,跟全国所有的对手竞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