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二军,跟着一块做守备练习。

    当张寒从太田部长的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内心还是挺激动的。

    尽管他自己,对自己在测试中的成绩,并不是很满意。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监督和教练组,显然觉得他表现不错。

    直接把他提拔到了二军。

    用小野缤智的话来说,他算是初步踏上了晋升的快车道。

    一直到第二天,张寒才知道,跟自己一块参加训练的,还有其余的三个人。

    御幸一也,白州,仓持洋一。

    这当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有4个候选人,也就意味着,在他们4个中,还要进行淘汰。

    最后究竟留下谁,提前进入一军进行培养?

    还是未知数。

    “嘻哈,大家好!”

    名叫仓持的少年,扬起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他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好相处。

    张寒跟不熟悉的人,实在打不来交道。他只是礼貌地扬了扬手,算作回应。

    白州的个性,看起来也不太合群。他甚至连礼貌都免了,就点了点头而已。

    御幸转头看了看张寒和白州,心中无奈的苦笑一声。虽然他本人也不是很擅长做这些交际方面的事情。

    但看起来,一年级的代言人,恐怕只能是他。

    “你也好,今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里的队友了,大家互相多关照。”

    说着,御幸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

    虽说他本人不是故意的,但这笑容,还是影响到了周围三个人。

    仓持:笑面虎。

    张寒:我果然跟这家伙处不来,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儿好了。

    白州:……

    虽然心里都有各自的想法,但暂时来说,他们还真的是站在一个战壕里。

    作为同年级的新人,他们参加完新人的基础练习。

    这才跑到二军的队伍里来报道。

    二军的管理者,就是棒球部的部长太田。太田对三人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并且热情的给他们介绍二军的情况,以及他们接下来要进行的练习。

    守备练习!

    在所有的练习中,这项练习无疑是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实力的。

    就太田来说,他始终认为让三个新人,直接参加守备练习还早得很。

    怎么也要经过一两个月的体能加强锻炼,这才行。

    可片冈监督已经下了命令,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在自己的职责范围之内,给这些新人一些照顾。

    “打球的时候,尽量不要把球打到太偏僻的地方。那几个孩子还小,太残酷的话,他们可能受不了。”

    练习开始之前,太田部长特意跟帮忙练习的击球员说。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话就传到了片冈监督的耳朵里。

    他当即反对,并重申了命令。

    “照着正常的节奏来!”

    听到片冈的命令,太田欲言又止。

    “监督……”

    片冈知道太田想要说什么,但是他墨镜下的眼睛,没有丝毫的动摇。

    “如果他们不能在这样的练习中生存下来,我又凭什么破格提拔他们?二军的选手里,也已经有好几个有模有样了,不是吗?”

    这个插曲,4位新人谁都不知道。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体会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仅有的柔情。

    他们将面对的,都是豪门真正的残酷。

    御幸是捕手,张寒一垒手,仓持游击手,白州外野手。

    在野手守备的时候,御幸负责抛起球来,让那些学长们把球打出去。

    球场上的野手,则负责把打出来的球给拦下出来。

    御幸一也一脸兴致勃勃。

    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因为不能直接参与练习而不爽。

    将心比心,如果让自己站在御幸的立场上。

    张寒虽然也会去做,但绝不可能一句怨言都没有。

    “这家伙的城府太深了!一看就不是好人!”

    如果让御幸知道,张寒对他的评价,他一定会感觉特别委屈。

    身为捕手,又不让他到牛棚接球。他除了使用阿q精神胜利法之外,还能怎么办?

    “乒!”

    几个新生也就是刚刚到了自己守备的位置,白色的小球就飞了过来。

    练习打击的学长们,挥棒速度很快,打出来的球,也是快的惊人。

    尤其是在内野,球速给人的感觉,甚至要超过200公里。

    这么快!

    张寒稍微有一点愣神,他就看到白色的小球,从自己的眼前飞了过去。

    “一垒!”

    周围是急促的呼叫声。

    但张寒真的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就眼睁睁地看着棒球飞了出去,落地反弹。

    反弹起来的棒球,被一个身手矫健的身影给拦了下来。

    那个身影拦下球以后,马不停蹄的,摆出了回传的动作。

    张寒在松方也算是身经百战,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他还是知道的。

    他转身就想往一垒跑。

    可是不等他迈开腿,旁边一个急速飞奔的身影,就从他身边掠过。

    提前跑到了一垒的垒包上。

    “啪!”

    棒球就好像跟那个补位的一垒手约好了一样,准确的钻到了他的手套里。

    这一切就好像电光火石一样,眨眼就完成了。

    “节奏好快!”

    不光是张寒,其他几个新生也有点傻眼。

    对方这反应速度,真的跟他们一样,都是人吗?

    围在新生周围的二队成员,一个个冷眼旁观,露出不怀好意的模样。

    这些学长,看起来就跟跟他们有仇一样。

    不友好的氛围,空前的压力,以及高水平,高节奏的守备……

    这些都在围绕着他们。

    被提拔起来的几个新生倒也硬气。

    仓持和白州,都露出不服输的表情。

    尤其是白州,他虽然不太爱说话,但情感却很强烈,让人很容易就能明白他的想法。

    “下马威!”

    张寒低声嘀咕了一句。

    刚刚的表现,太巧合了一些。

    很明显,这是二军的学长们,对他们独特的欢迎方式。

    只是这个方式,有点不太友善。

    果然。

    能够在这里打棒球,并且已经进入2军的,也都不是简单角色。

    他们距离一军只有一步之遥。

    对于队内竞争的残酷性,比任何人都了解的更清楚。

    他们这4个新人,对二军的学长来说,就是4个竞争对手。

    人家当然没理由给自己这些人好脸色。

    但他们也是被破格提拔的,难不成就是好惹的?

    张寒,仓持,白州。

    三个人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

    飞熊骑士说

    感谢小雪人,书友1503,花落亦无痕,混沌之神卡奥斯,好吃的螃蟹,祖安的路,jk,凡思如梦的慷慨打赏…